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十年前你说的还记得么(六)  

2017-09-02 11:15:34|  分类: 奉献欢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前你说的还记得么

哈啦哨收集编辑

 

交流(中)

十年前你说的还记得么(六)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 神秘的35

顺子:据我分析,前一阵子那个很有来头的“哈里”,是我们的鲁申!

木瓜:顺子,你说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别听他老是说保持沉默”,其实捣乱破坏的心一直不死,瞧他的代号35号,就知道是专搞这种活动的。

吾言:这两天网上放着委婉动听的《绣红旗》歌曲,使我眼前交替出现着两幕场景,一幕是江姐领着众姐妹在绣红旗,一幕是鲁申踩着缝纫机在做《学军排》的大旗,神情是同样的专注、神圣和庄严。

志勇:鲁申谢谢你花头经百出的圣诞贺卡玩得我们老头子一的。你白天工作那么忙,下班后还要给肌体加点“乙醇”,哪来的那么多时间制作贺卡?你何不把两旦一同贺了(圣诞、元旦),这样就能组成一碗酒酿水濮蛋很有营养的甜点。

十年前你说的还记得么(六)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 校友父子

玉荷:明鑑,第一次看到你这么英俊帅气而且正直的不容半点邪念的照片,令我肃然起敬。我还是第一次了解小时候的同学。祝严明鑑斗志不减,永葆青春!

明鑑:玉荷,我俩中学毕业后,只在1978年见过一面(不知你还记得否),以后你就没有信息了。直到这次同学会,才又看到你的身影。

我的父亲和我是校友,他是1950年纺大毕业的,历次运动夹紧尾巴做人,所幸没挨到棍子。在那运动的年代里,知识分子是不能和工农兵相提并论的,所以在中学时,我确实是很羡慕伟伟、鲁申、建新、家庭和善隆同学的,羡慕他们都有一个革命的父母,党员干部的父母!当然随着社会对知识的尊重,现在我也为有一个知识分子的父亲而感到骄傲。在1977年底恢复高考时,我填了华东纺织工学院这个志愿,子承父业!

十年前你说的还记得么(六)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 老同学论酒

鲁申:陈菊珍小学+中学同学,谢谢你还记得我,连名字都没写错,使我又多喝了两杯。酒不醉人,人自醉,又不敢开怀大笑,怕应了“笑一笑十年少”,几笑之后,找不到我了。

木瓜:各位,咱没走远,就在家门口,只是和朋友一起吃酒聊天,整天醉熏熏的,上海话说酒肆糊涂”,咱一喝酒话就多,就胡说八道,所以不敢胡说。

家颿:酒是好东西。家人团聚,朋友聚会,恋人相会,举杯把盏,少不得酒。没有了酒,就没有了气氛,没有了酒,就缺少了豪情,酒能使平素道貌岸然的人绽开笑脸,酒能使沉默寡言的人谈笑风生,特别是三五知己聚在一起,意气相投,无话不谈,在酒酣耳热之时,那个感觉哪是不喝酒的人所能体会。否则怎么会有久远的酒文化呢。当然及时知止也是很重要的,“酒仙”么只能偶尔为之,最好不要酒失酒过。

雨馨:家颿,被你这么一说,我对酒的魅力也产生了极大的好奇!想象着酒酣耳热时的感觉,但只怕一旦恋上,就很难知止吧?

木瓜:家颿,真乃女中豪杰!欢网:这喝酒么还是要量力而行的,不然发起酒疯来也是蛮怕人的!(千万不要像某君过量后,眉头紧锁,两眼发直,口齿不清,语无伦次,寻衅滋事,又吵又闹。)

木瓜:老家,昨晚可是看见你的宏篇大论,怎么今天又难寻踪影?有人说你是革命小酒一喝,立马胆气冲天,敢做敢为!一夜惊梦,醒来便是忙着收摊,夹紧尾巴做人,你挺忙活的!

木瓜:憨瓜,革命小老酒好!那酒精点燃起的是革命的激情,自然叫人是豪情万丈,思绪泉涌,那只是一杯小老酒的力道,再来一杯革命的小酒吧,在头重脚轻酒精的熏陶下,你憨瓜的深刻和感悟,将会把那个标Qiang远远的甩在后面,让他使出当年投标Qiang时吃奶的力道来也是望尘莫及!

Qiang还要拼命吃所谓的“革命小老酒”,酒精已经充实你们的血液,酒精已经麻痹你们的神经。“豪情万丈,思绪泉涌”涌出来的全是“二锅头和糊涂仙”,而且度数不低,醉的人不行不行的。还是像我这样,平时用足力气拼命的吸吸奶,度数肯定不及糊涂仙,但营养肯定是有过之而不及的,多种维生素是维持生命的源泉。要长寿,多吃奶。

丽萍:鲁申,我知道你喜欢喝白酒”,但是我不敢送你白酒,就像建新讲的,我们要一起永远的走到底,也像你的贺卡上讲得那样,我们要永远的在一起。虽然天冷了,喝点革命的小老酒能取取暖,但是不能过多,任何东西过了就不好了。真诚的希望你多多保重!给自己一点爱心!给家庭一点放心!给我们一点宽心!

十年前你说的还记得么(六)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 贼溜贼精的事和人

徒弟:哈哈~不知如何才能为我师傅的故事拍手叫好!师傅说起事儿来贼溜贼溜的,说起事中的人来贼精贼精的,篇篇佳作,出手不凡,师傅是名符其实的好学之士。

小雪: 木瓜就是不同寻常,一出手就把那北虚南彪的好学特点、好学精神,刻画的惟妙惟肖,可俺们这辈子是学不成学不象喽。要说有希望的非他们的粉丝啦,还有就是木瓜的徒弟也可塑,说不定要比粉丝们学的还精灵精灵的。

木瓜你很逗。20秒的小小故事让我边边笑,拉长到45秒,没想到还要回味再笑上15精彩啊!小胖子要“男产”;小孩子真“难缠”;公鸡生蛋遇“难产”;木瓜心思叫“难猜”。木瓜听听你徒弟的:以行动来显示“太抢手”了,也听听BQ的抓紧改单为双,不必做“引领者”啊。

老家木瓜首先你对工作是极有责任感的人,那天你误碰手机按键拨通了我的电话,我听了五分钟你在工作现场与同事们对话的现场直播,充分领略了你认真工作的精神风采;其次你对自己的作品又是要求很高近乎苛刻挑剔的人,反复推敲精益求精,一旦出笼就是极受欢网大家欢迎的精品,这点我相信欢网的兄弟姐妹们有目共睹深有体会。

憨瓜这两天怎么不见木瓜身影啦,去搞技术革新攻关了吗?多嘴劝木瓜一句,老同志,不要尽想出风头,让年轻人多干干露露脸嘛!今见木瓜在甲戈士博客上写的一番话,有点毛骨悚然,请看木瓜主动坦白交代:“兴趣繁杂,特别是对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是个半拉子军迷,有些战略头脑,还有些战术手段,只是从未试过。”他想干啥?搞人肉炸Dan?在这里可吃不开哦,俺的老兄弟!顺子,请赶快阻止你师傅可笑的唐吉柯德式的无谓牺牲。

十年前你说的还记得么(六)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 向老师告状

憨瓜:雨馨老师,高兴之余,俺有点自卑和悲哀。你在日志上说的太好了:“让每一个喜欢跳舞的孩子,都拥有学习舞蹈的自信”。如今俺已到了老小孩的年龄,也想学跳舞蹈,但是那个木瓜打击俺的积极性,说俺跳舞动作像“打夯”,太伤自尊了,自信心全让木瓜拿走了。老师,俺还能学跳舞或学会跳舞吗?

木瓜:憨瓜,你可千万别说俺专门打击你的积极性,俺看你那个行的是不行不行的!不管是什么年龄,你都要有学习舞蹈的自信——“我是最好的!我一定是最好的!在我看来你就是最好的,你跳得最好的当然是那个打夯舞”,谁能和你比?连你老师都不能和你比!再说,在雨馨老师独特的教学方法培养下,你憨瓜一定会踏入舞蹈艺术的神圣殿堂!

欢子:哈哈是谁带头把Q_Y_X描绘的“五颜六色”的?不过这些话她倒确实说过,并且一直为这些话努力着。她也确实设想:在不久的将来把哈兄的“打夯”动作扭转为潇洒的打麦动作,把“枝叶”们修剪成随风摆姿的杨柳枝。

Qiang戆瓜你老这么大岁数,还要学什么舞蹈雨馨老师教的可是少儿的“我爱北京天安门”和“请把你的歌带回我的家”,凭你的体力,肯定不能胜任,自卑一点有好处。老小孩不是真小孩哦。国标你是更不要去想了,桑巴、探戈、斗牛,会让你上气不接下气,弄不好中间还要……,三步、四步,你也不要去想,那要男女搭肩揉腰,有失体面。我看算了吧,还是吹吹你的口琴吧。让我们兄弟都多活两天,能在网上多调侃调侃。谢啦。

十年前你说的还记得么(六)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