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2017-08-08 21:29:47|  分类: 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哈啦哨)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由于文革影响,我们上中学那阵没学到多少文化知识,倒是参加不少社会活动,尤其是学工学农,去接受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再教育。在我印象中,学工去过三家工厂,学农一干就是三个月,那段时期,我都和木瓜分在一起。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第一次学工是在我们“学军小组”后的那段时间,地点是苏州河边的棉纺厂,善隆要求“学军小组”成员每天提前到武宁路桥,先去做好事帮人推车半小时,然后再去工厂上班。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到棉纺厂学工初始,还发生一件上作乱”的事

我们分到纱锭车间,下午2点上中班,在隆隆机器轰鸣声中,学生帮着拔铜管插纱锭,纺织女工给纱线接头,大家都忙的不可开交。到了吃晚饭时,我们不知道机器不停而女工是轮换到食堂就餐,女工们也以为有人会通知学生去吃饭,由于车间里棉絮飞扬,女工们都戴着口罩,看不清她们真面貌,我们也就闹不清楚她们是何时换人的。尽管我觉得肚子很饿,却一直以为身边的女师傅还是原来那位,我想:工人阶级真能扛得住饿,或许她们不吃饭连续奋战8小时?接受再教育原来就是这样子的啊!我只得忍饥挨饿硬扛着。眼看时间快到晚上8点,木瓜饿得实在受不了,插空跑来问我:怎么还不让吃饭?你去问问你师傅。师傅闻听十分吃惊,摘下口罩说,你们还没吃饭?我们6点前早吃过了,快去快去!木瓜、小明、幼骥、我等赶紧跑到食堂,那里早已黑灯瞎火关着门,我们这几个饥民迫不得已使劲敲门,里面有大师傅怒吼:砸什么门啊!没饭了!我们哀求道,哪怕卖几个剩下的馒头让我们充饥也行啊。“没有没有!你们早干什么了!饥民也怒了,不知谁说了句,反正离中班22点下班时间快到了,不管饭就回家!木瓜十分赞同,几个人又饿又气,在黑夜中走回了数公里以外的家。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以后,我们到曹杨路弄堂中的纺织机械配件厂学工,木瓜与我分在两间厂房干钳工活,每天上班我俩一起来,一到工间操就凑在一起聊会儿天,下班互相招呼着一起回家,我俩的师傅笑谈,你们两人是亲兄弟吧?分都分不开。结束学工时的评语上,师傅对我俩评价都很高,因为我们把师傅的活都顶下来了,弄得师傅们每天无事可干,尽找人闲聊天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再后来,我们到中山路桥下的大孚橡胶厂学工,一进厂里就闻到一股轮胎胶鞋刺鼻气味。

我们那几个曾在棉纺厂学工的难兄难弟饥民又被凑到了一块儿,安排到厂里的蜂窝煤场干活,整天盘弄那些黑煤泥,将新做好的搬到空地晾干,下班前再收回,每天周而复始十分枯燥。这倒也罢了,受不了的是那位管我们的师傅,人长得本来就磕惨,瘦瘦的长脸配上一对很长很长的眉毛,阴森可怕的脸成天阴沉着老大不高兴,好像我们学生每人欠他老人家几吊钱不还似的,嘴里还总在叨叨我们这也做得不对那也做得不好,反正对我们百般看不顺眼。

既然“长眉大师”这么不待见我们,可他死活不向厂里反映将我们调往别处,就让我们苦熬着。于是,不知是谁出主意(我再也不敢说是木瓜,否则又说我让他替人背黑锅,反正也不是我,因为我是这个小组的组长,有这心也不能明目张胆):我们在排队传递蜂窝煤时,假装失手没接住,多摔碎他几块,逼他将我们赶走。果真,“长眉大师”上当了,怒火中烧跑去厂部告状,我们被调往车间,再也不用每天瞧那“债主”似的苦脸啦!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972年的春季至夏季,班主任刘老师带我们4班学生到上海嘉定县朱桥镇黎明大队学农三个月,同学们分成两队人马,善隆排长带着木瓜等男女同学到黎明三队,鲁申排委带着大头等男女生到黎明二队,刘老师虽然住在黎明三队,但经常往返于两个队,关照学生们的生活与学农情况。我因家中父亲患癌症在医院动手术需陪护,故前两个月学农没去,最后一个月赶去,刘老师将我分到善隆、木瓜所在的黎明三队,并照顾我在伙房管账与买菜。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两个月没见面的四人帮”三个小哥们又重逢显得十分亲热尤其是木瓜兄弟,手舞足蹈、滔滔不绝讲述我没来的这两月趣闻轶事。说他刚来时见房东家后墙外竹林里长出不少嫩竹笋挺好玩的,于是悄悄提壶开水去浇烫,观察被浇后竹笋的变化,结果肯定损”善隆以前喜好捉养蟋蟀,夜晚他陪这位同桌去捉蟋蟀,追踪叫声无意间来到泽婴等女生住宿的屋后林子里,不料惊动夜栖树上的鸟群弄出很大动静,吓得屋内泽婴她们以为后墙外来了小偷,拿着棍棒倾巢而出呼唤捉贼。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趁着夜色没瞧见他俩,两人赶紧逃回宿舍。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当木瓜讲起隔壁黎明二队大头油葫芦的“司马缸砸缸”故事,更是绘声绘色:

领队鲁申因大头油葫芦数学出色,能“一分钱掰作两分花”,让他管理学生伙食菜金,相信大头平时精打细算,在结束学农最后一天,让大伙儿饱餐一顿。

那天,勤快细心的大头瞧着大水缸被明矾沉淀下去越积越多的泥垢直皱眉头,拿来水瓢挽起袖子将缸里的水往外舀,准备将水缸彻底洗干净后换上新水。那口向老乡借来的水缸可真大,为了将水缸底部剩余的水舀干净,他不得不扒在缸沿逐渐将上身慢慢探入缸中,结果大水缸却被压着的腹部带倾斜倒向地面,当他发现用手去扶时已来不及了,怎么就那么巧,地上一块大石头正好将倒地水缸磕破一个大窟窿,缸里剩下的水哗哗流了出来。早知这样还不如学“司马缸砸缸”直接放掉缸里的水,还用不着那么白辛苦,那效果同现在是一样一样的哦。大头沮丧地想,“完了完了,白白绞尽脑汁省了那么久的‘最后一顿晚餐’菜金,兄弟姐妹们,我对不住你们,让你们白‘瘦’苦了,省下的钱都得让我赔这口倒霉催的大水缸了。”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鲁申正巧路过,见大水缸委屈地歪在一旁,便同大头开起了玩笑:“大头,你真行啊,拿大顶顶水缸也不找一口小水缸,居然跟咱队里这口谁也离不开的宝贝疙瘩大水缸较上劲啦,有种!厉害!” 大头在踌躇满志时说话都不利落,何况此时呢,就更没法顺溜说话了,眼神不断地躲闪着,不敢直视鲁申的眼睛,蠕动着嘴唇哆哆嗦嗦半晌没发出声响。鲁申围着大水缸转了一圈,这才发现大事不好。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善隆、木瓜趁着那天不下地劳动,要带我步行到15公里外的江苏太仓去见世面。我担心小哥们路上体力不支,正好从家中带来粽子,每人拿两个一边走一边先垫肚子。木瓜吃得真香,忙得连话都顾不上说,个高腿长的他逐渐走在了善隆与我前面,竟然忘了后面还跟着两个需要时刻提防爱闹搞笑的居心叵测家伙。

善隆见木瓜吃得那么专心,正好小土路边有根草绳,随即用眼神示意我,撅嘴指指那根草绳,又用手往木瓜背后比划一个捆绑动作,脸上露出小老栾那特有的诡异笑容。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我立即心领神会,赶紧拣起那根草绳,扑向木瓜背后,同善隆一起背过他双手,像裹粽子一样将他五花大绑捆了起来。还沉浸在甜蜜粽香中、嘴角挂着几颗糯米粒的木瓜吃惊万分地回头喊道:“你们想干什么?救命啊,有人截道截色啦!”善隆幸灾乐祸大笑:“喊吧喊吧,尽量用美声最高音来喊,你看看四周有人没?”我虽然于心不忍,但还是感觉好玩有趣:“木瓜,求求你就委屈一下当回汉奸吧,让我们将你押解到太仓,过过游击队好人的瘾,保证到那里就把你放了。”木瓜寡不敌众,气量很大的他勉强配合演出,反正农田四周没人看见。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快到太仓时,烟波浩渺宽阔的浏河挡住了路,我俩只得将木瓜提前松绑释放,此时的他已被浏河两岸美丽恬静幽雅景色吸引震撼,早忘了当汉奸被捆绑押解一路的委屈,爱好朗诵和歌唱的木瓜情不自禁大声吟诵几句、高歌一曲,声音通过两岸整齐划一小树林防洪绿化带的回音回传过来,让他激动兴奋不已,在河滩上又蹦又跳,用更高亢激昂的美声“嗷嗷”大喊起来,在这里练声实在是很过瘾。

面对浏河,善隆眼珠一转又生出一个主意,决定要下水泅渡过去,木瓜从没游过那么宽大且有暗流的河,面露难色,曾横渡过黄浦江的善隆与我,让木瓜拿着我俩的衣服坐船摆渡过去。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进到太仓县城,算是走出上海地界跨入江苏了,来到陌生地方及比学农点热闹的城里,三个小哥们瞧新鲜的眼睛都不够使了。中午时分,三个小哥们将每人口袋里不多的钱全部集中起来实行“共产主义”,除了留出返回时木瓜过浏河摆渡的2分钱船费,其它都用来享用美食,想吃什么、爱吃什么就买什么,一分钱都不能留,尽情享用,一直吃到小肚滚瓜溜圆,自然,这时对木瓜更是放宽“俘虏”政策,给予特殊演员物质和精神补偿,让他多吃一口。

用木瓜后来回顾感叹的激情话语高度概括当年感受:“啊~,那时的天是多么的蓝~,那时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好~……”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由于我学农空缺两个月,认为不能每天买完菜算完账就行了,只要有空就下地与同学们一起劳动。一天,割稻后需将成捆的稻用扁担挑往打谷场,反正我有膀子力气,不久就掌握窍门能挑着担子一颠一颠轻巧走在田埂上。有的同学还不行,挑着担子东倒西歪像扭秧歌一样,引起木瓜所住地房东儿子胖墩的轻蔑讥笑,木瓜听后受不了,为了压制胖墩这股嚣张气焰,他指着我的腿毛让胖墩看,瞧见了吗,那个老家是飞毛腿,能跑得过汽车,你觉得自己很有本事是吧?你骑自行车,让我的同学老家跑步追你,只要追上你,我们这些同学都上你家吃红烧肉,你敢吗?”木瓜知道胖墩很小气,舍不得让人到家吃肉,这么一吓唬,自此胖墩再也不敢笑话学农的学生了。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几十年后,木瓜常抽时间骑自行车到朱桥镇当年学农点去转转,我想,一来是锻炼身体,二来是瞧瞧那里变化,三来是对青春岁月的留恋,可能最后一点是最主要的。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0.木瓜传说(五)吃瓜群众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