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2017-08-11 12:36:09|  分类: 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哈啦哨)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972年底,原71届的我们推延一年从上海梅陇中学毕业,按照当年分配条件,四个小哥们各奔前程善隆当兵去了青岛;鲁申到嘉定科研单位上班;木瓜崇明新海农场入职;我原本与小学同班好友、中学8班的杨权同学相约一起到上海市卫生学校报到,结果我爽约了,因我从小就不愿进医院,为此请刘老师将我换到同等分配条件的上海长江机械厂技校(上海劳三技校),2007年当我与杨院长再次见面时,他还在埋怨当年到卫校报到时怎么也找不到我。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四个小哥们自中学分手后,主要靠书信来往联络。

木瓜与我走得勤一些。有时他从崇明回来,住校的我星期天也正好有空,我俩又聚到木瓜的小阁楼,海阔天空侃大山。

记得中学毕业后与木瓜首次在小阁楼见面,木瓜手里甩着一沓10元票子(那时还没10元以上的票子),对我这每月仅有几块钱生活津贴的穷学生“财大气粗”的说:老家,我现在有钱了,你说,想吃什么?我请客!豪爽好客的木瓜非拉着我到曹家渡遛弯请客,若不让他花点钱他会失望难过的,可我又不想让他多花钱,便说:那就请我喝杯奶吧。

我俩进了一家店,木瓜光看到瓶子上有“奶”字样,就对女售货员说:给我们每人来两瓶。当木瓜坐下来用吸管吸了几口,问我:你以前喝的奶是这味吗?怎么稠糊糊酸酸的。我实话实说:打我记事以来今天是第一次喝奶,原来奶味这么怪,不好喝!木瓜说:“这奶肯定有问题!”立即大声招呼女售货员过来:“同志,你卖的奶的,赶紧给我们换好的来!女售货员用鄙夷的眼神瞧着我们两个“阿乡”解释道:同志,你不认识瓶盖纸上写着的‘酸奶’两字吧?酸奶就是这个味!”木瓜自知漏了大怯“算了,不喝了!”连退瓶费都没要,赶紧扽着我离开这尴尬之地。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当兵一年的善隆回上海探亲,邀请了部分男生到家,请大家吃饭。善隆特意在老同学面前露一手,拿出他在部队帮厨学到的过硬手艺,表演一根擀面杖同时擀两三个饺子皮,包饺子的全过程都是他一人,别人不会也帮不上忙,善隆在最短时间内让大家吃到热腾腾、香喷喷、既好看又好吃的北方饺子。老同学们只吃过上海大馄饨,大多数人还是第一次看到包饺子,吃着美味饺子,大家无不向善隆翘起赞赏的大拇指。探亲假期间,善隆又与刘老师、老同学们到长风公园和外滩游玩留影。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同桌善隆的归来,使木瓜十分兴奋,不仅能观赏精美厨艺表演和享用美食,更重要的是能借穿善隆的军装拍照。平时向不太熟悉军装,很难开得了口,即使勉强开了口,人家也未必敢借,因为那时什么都上纲上线,一旦被人告发就会受到严厉处置。木瓜深知小老栾的胆量和秉性,小哥们这点小小要求他不仅会毫不犹豫答应,而且会乐在其中。鲁申与我同木瓜的想法一样,三个小哥们从小的理想就是当兵,既然无缘参军,借穿真军装拍几张军人照也会感到很自豪。

鲁申与善隆个子差不多,而木瓜与我则担心穿上善隆的军装会紧绷在身上。岂料穿上后挺合身,此时,善隆得意地介绍,套头水兵服设计很科学,宽松得体,也便于在水中脱去,个子小的穿上,衣摆束到裤腰里显不出宽大,你们个子大点的人穿上也不会显小。于是,三个小哥们开心地做出各种姿势,逮住这难得机会在镜头前尽兴显摆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木瓜一直没忘记我在中学时喜欢吹口琴,有时见我拿着两把口琴摞在一起吹奏,那是因为缺少半音阶或需变调的缘故,虽然我还吹不好,但样子仍要装得像那么回事似的。于是,木瓜特别有心,从崇明回上海后有意到市中心转商店,决定要给我一个惊喜。

一天,木瓜约了原小小班“学军排”的国华、国强小兄弟到天山路长江机械厂技校来看我,并送我一支半音阶口琴。我知道这种口琴在市面上极难见到,木瓜一定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去寻找它,而且这种口琴价格不菲,起码花去了木瓜月工资的四分之一,因此我特别惊讶和感动。遗憾的是,我在技校从没吹过口琴,毕业联欢会上仅与同学们在民乐小合奏《翻身道情》时吹过唢呐,这又是木瓜及中学同学从不知道的,老家居然还会“吹喇叭”

几十年后,原技校学生二连、曾是梅陇中学老同学的海笛在欢网聚会时回忆起,当年看到木瓜来技校时,伸出手像回事似的同老家握手,她们几个女生躲在一旁偷偷发笑——这两个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974年底,我从技校毕业分配外地工作,1975年初,临时到上海外滩边的四川中路办事处帮忙一段时间,10月将永久离开上海去外地单位。

临离开上海前,我想到崇明红星农场跟大姐见面并告别。红星农场与木瓜他们的新海农场相邻,木瓜正好在上海,他决定陪我坐船到崇明岛,让我先到他所在的新海农场玻璃厂玩一天。木瓜带我来到玻璃厂车间里,他穿上工作服,在炉台前给我表演了玻璃制品制作工艺,最后将他亲手完成的一只精美小巧彩色玻璃天鹅工艺品送给了我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到外地工作后,在小哥们中,我与木瓜保持通信联系时间最长。在信中,我将自己从不与外人说的心里话、内心愉悦或不快通通向木瓜坦露,有意思的是,木瓜在回信中从没向我透露过涉及他工作、生活、思想的任何信息,而是像学军排老排长或老政委一样,哼哼教导我、批评我、开导我,要我好好做人做个好人,我再回信“斗私批修”“狠斗私一闪念”。

1976年10月后,我到西双版纳招工(招收知青)长达3个多月,闲来无事在知青防震棚想以我们办学军排实例写长篇叙事《盛夏的时候》(又名“学军之曲”),写了几个章节后,因水平有限实在写不下去了,于是写信给木瓜,希望他能续写下去。

20075月,木瓜在师生交流网上发表了一段高论,由此可见一斑当年“老排长”“老政委”写信口气三十年前,老兄我有幸成了老家同学小说“学军之曲”的第一个读者(也是唯一的读者)。老家同学对小说作了很周全的布局并按计划开始了写作。小说写得很快,前两章(约三十张报告纸)很快寄到了我的手里。小说文字非常流畅,看得出这是在一种激情澎湃,极度兴奋的状态中写成的。小说构思是要写十二章的,可是接下来一定发生了很多的事,咱们老家同学的“学军之曲”嘎然而止了。也许那时老家同学陷入了神魂颠倒的“男欢女爱”之中无法分神了?!也许那时老家同学正面临着人生的又一大抉择无暇顾及了?!也许……以后,时事有变,很多的观念(现叫理念)包括人的价值观都有了巨大的改变,这事自然也就不会再做下去了。小说中很多重要人物还未出场,很多精彩情节还未展开,就结束了。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1978年下半年,我进了部队当兵,当年年底接到命令和战前动员,我部作为第三梯队随时准备上自卫还击战的战场。自此,我断绝了所有与外界的通信联系,包括同上海家人的联系,从此也与木瓜失去了联系。因为我若上战场,既有必胜的坚定信念,同时也有为国捐躯视死如归的精神准备,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是一名战士保家卫国应尽的责任,我不想让家人和朋友为我牵挂。

11.木瓜传说(六)小瓞大瓜(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