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2017-06-22 19:18:28|  分类: 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哈啦哨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的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我在网上看到一些原大屯煤矿工友近年在江苏一带聚会视频,看后令我感慨,尤其是,2016610日大屯煤矿400多位工友相聚昆山,原大屯煤电公司党委副书记黄乐孺到会并讲话;以及网上文字报道,由原机修总厂制氧车间主任黄惠鸿以及原救护大队、姚桥矿、发电厂等人精心筹备组织,2017610日大屯煤矿230多位工友聚首太仓,原姚桥矿小学校长陈连元主持著名作家、原大屯煤矿发电厂的凌鼎年代表东道主致欢迎词原姚桥矿矿长唐宝祯等与会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的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由于年轻时到大屯矿区工作,如今时隔40多年,从视频中与文字名单里没辨认出熟人,但我看到了昔日工友们重拾青春记忆的激情,花甲之年重聚的欢乐。同时,青春年华在大屯矿区遇到的一些人与事,模糊回忆不断涌入我的脑海,真想重新再相见,聊聊人生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的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技校同学

40多年前,我们所在的上海劳三技校那届毕业生,分配到大屯煤矿工作有多人:邢卫国、陆建刚、黄惠良、郭庆元在机修总厂,李志刚在二十七工程处,学生二连的小陈在地质勘探队,我在指挥部。在大屯煤矿那几年,卫国、建刚、惠良、庆元和建刚宿舍的王黎明、小陆等,以及带着老同学女友常来我宿舍聚餐,外出游玩,我也常去卫国、建刚宿舍串门聊天同他们喝酒吃饭;相比之下,我与志刚、小陈见面少些,志刚曾邀我同他师傅师母相识并进餐,后来我们都成了部队战友;我在农场劳动一年期间,小陈常让其女友给我带好吃的改善生活,小陈的女友小余也是上海技校生,曾担任上海培训组长,我在上海办事处负责培训时就认识她,在办事处还接待过后来分配机修总厂的陈九妹与郭庆元的女友,当年小余常带地质勘探队文艺宣传队姑娘们参加农场大田劳动,中午休息时到我们机关连宿舍慰问表演。上世纪八十年代我离开大屯煤矿去了北京,以后卫国、志刚回了上海,建刚去了太仓,惠良去了昆山,其他人可能也回上海了吧?近几年我回上海与卫国、建刚、志刚小聚过几次,遗憾的是未见到其他同学,更遗憾的是听卫国说,我们学校分配大屯煤矿建筑工程大队还有4名女生,几十年后我才第一次听说,至今仍未知姓甚名谁,卫国一句“你在劳资处还不知道?”实在令我汗颜和自责2013年我利用春节休假,一人重回大屯煤矿故地重游,来到原机修总厂,见到传达室值班的原上海技校生小袁,我们同届不同校,当年我曾在机修总厂职工宿舍见过他但不熟,由此我才知道,我们那批还有人没回老家而继续留在了大屯煤矿。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的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指挥部工友

当年20岁的我到指挥部生产大组时是最年轻的组员,比我稍大一二岁的是同为劳资组来自常熟(或是昆山?)的焦近愚,虽然我从事职工调配工作,但我从她那里学会了劳动工资统计,以后我调动工作除了主要业务外兼搞统计,无意中小焦成了我不是师傅的师傅,后来听说她与供电所的丈夫调回了常熟老家。生产大组内车辆管理组的俞金林年龄同小焦差不多,工作之余常带我去后勤组车队与矿山救护大队转转,认识了顾龙弟、徐乃林、小俞头等人,后来顾龙弟与机修总厂的夫人回了上海,前几年我在上海小聚中与龙弟见过两面。每到周末,劳资组负责劳动保护的无锡人吴根发,他那在姚桥矿开绞车的儿子吴蝉鸣来看父亲,我对吴师傅开玩笑地说,一听你儿子名字就知道是夏天出生的。随着在指挥部时间稍长,也认识了机关部分同龄年轻人,如财务组王爱荣,数年后她成了俞金林的夫人,后来他们夫妇调到了北京,我常在路上遇见他俩;打篮球时认识了来自江苏高邮在组织组工作的小高,后来他调到上海商业局搞人事工作,我一直没见过他,得知他调上海的消息纯属一次巧合,当年二哥退伍后到商业局报到,小高见二哥名字前面两字同我一样,便说出我的名字问二哥认识吗,二哥说那是我弟弟。我在后勤组车队同龙弟他们聊天时,常见上海技校生分配家具厂的陈志伟与小陆从那里经过,从而认识了他们,小陆曾帮我修理从上海运来被损坏了的家具,后来他们调回上海,但我没见过他们。机关食堂年轻职工多来自常熟,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位个子稍高、待人热情脸上总是挂着微笑的小赵,我结婚到机关小食堂办了两桌酒席招待师傅与朋友,就是由食堂管理员老俞头(后勤组车队小俞头他爸)安排,小赵帮忙具体打理的。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舍友与邻居

我刚到大屯煤矿时,机关集体宿舍紧张,师傅于泽国安排我临时居住招待所,这一住就是近一年。那时,断断续续有曾是知青的新职工被招收进来,我下塌处成了“铁打的客房流水的”:知青王五一来了,过几天分到矿山救护大队走了,他父亲作为高级技师从上海来大屯煤矿,调档就是我在上海办事处时办的;吉林招来的小顾来了,每天晚上给我讲他们知青的故事,白糖煮人参大锅汤,把小伙子们喝得半夜里像狼一样,眼发绿光直上火,到处乱窜,逗得我乐不可支,一周后小顾分到地质勘探大队也走了;黑龙江知青丁文杰背着手风琴来了,等待分配期间,我每天下班听他拉手风琴,帮他抄写五线谱,一年后他被上海乐团招收走了。丁文杰成为我室友时,常带我到大屯煤矿发电厂一家属楼,参加一对热爱音乐中年夫妇自发组织的全矿区音乐爱好者即兴表演沙龙”,在当年物质匮乏年代,夫妇俩自掏腰包给大伙儿提供水果点心等,我在那里认识了建筑工程大队的同龄人男高音演唱者小吕(吕立和?时间久远接触人多,名字容易搞混啰),不知怎么他认出我,说他家与我家同住上海曹杨一村,还沾亲带故辈分比我大,称年龄一般大的我该叫他“叔1976年初我在山东鱼台农场劳动时又遇到一位小几岁的上海曹杨一村女“邻居”,她们刚从上海的中学招收来分配到建筑工程大队在农场盖房,那天我趴在窗台看她们初来时举行欢迎会,女孩突然站起来激动地指着窗台说认识我,并说出我曾是上海曹杨新村第一小学的校外辅导员,异地遇到同村熟人,我自然给予她较多关注,回上海时也曾到曹杨一村一工区她家想看望她,因见她单位有小伙子前脚去她家,我悄悄退出了,如今已记不起她的姓和名。当我离开居住较久的招待所后,又被安排到大屯煤矿汽车队宿舍住过一段时间,认识了同宿舍的王午桥与他女友,我当兵后他俩还去部队宿舍串过门,我吹口琴伴奏,他俩与我们楼层中的女兵跳舞。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农场年轻人

1976年我被派往山东鱼台农场劳动,所在的机关连由指挥部、矿工医院、矿工中学、供电所、总仓库、上海办事处仓库派出劳动人员组成,毕竟劳动时期为一年,大家既是工友又是逐渐熟识的朋友。我印象较深的年轻人有,指挥部器材组小赵;供电所党总支委员小刘;总仓库小车;矿工医院外科党支部副书记张宁娟、外科医生男小张、护士小朱与小潘、药房勇以航、小李等,他们都是上海卫校分配来的学生。矿工医院张宁娟在春节前大队人马还未进农场,就与外科沙书记、小朱先入驻,为帮助春节期间无处觅食的我与矿工中学患病的沙老师解决困境,小张从年三十开始就主动邀请我俩到农场医务室,由她亲自下厨,小朱协助,请我们一起吃饭。患难之中见真情,至今我仍感念那个温馨的大年夜与春节,欠了小张一个大大的人情,不知何时才能当面再次向她致谢并还这个人情。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招工人和事

我第一次参加招工是刚进大屯煤矿不久,当时二十七工程处招工人员到江苏海门招收新职工时资金上出点小问题,因这批职工分配建筑工程大队,为此,我与该单位劳资科刘伟科长前往海门进行处理。19769月我离开山东鱼台农场,与姚桥矿招工人员老杨会合,到江西知青点招收8名职工子女,同年10月,我与发电厂办公室老陈前往云南西双版纳建设兵团招收职工子女一男两女,分别为小张、小程与小潘,由于兵团不放女知青,招工工作极其困难,费时三个月才将他们带出来。期间,我到男知青小张所在知青点,真实看到并了解那里知青艰难情况。在昆明火车站,货运站只允许按迁移户口手续托运一付板材,不让小张托运多余的,无奈,我与小程、小潘陪他蹲在火车站旁贱卖木材,然后陪他们坐火车到上海,让他们各自回家休息一周,当然我也回趟家,又陪他们坐火车到大屯煤矿,因此同他们混得较熟,他们被分配建筑工程大队,我们常串门,我到部队后就没了联系。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部队战友情

1978年我进入基建工程兵43支队,驻地仍在大屯煤矿原二十七工程处办公地,离指挥部机关不远。在那里我有缘遇到上海中学毕业分配大屯煤矿二十七处再入伍的同龄人张连发,以及后来成为他夫人的矿工中学孙新生老师,我们十分投缘。我与张连发是上海同届不同校中学同学,从大屯矿区到山东薛城一直是同一科室战友同一宿舍舍友。我俩一起研究业务,一起学函授,一起学外语,一起代表部队取证同地方企业打经济官司,一起参加师部机关文艺联欢演出:口琴合奏《我是一个兵》,男声小合唱《真像一对亲兄弟》……当对越自卫反击战我们作为第三预备梯队待命,随时准备上战场,那段时间我俩互相鼓励,收听无线电中战况广播,关注报纸上实战报道,共同分析战局研究战术。当我新婚时,连发与孙老师腾出他们在矿工中学一间住房当我们临时新房。后来连发和孙老师回到上海,我与他们多次在沪、在京见面,与大屯部队战友及同事小聚。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回顾当年,我们的青春贡献给了微山湖畔的大屯煤矿;活在当下,我们要好好把握珍惜现在健康快乐过好每一天。我想感谢的人很多,因为他们陪伴我度过了难忘的青春时光,尤其是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向我伸出无私的援手;我想道歉的人也不少,由于当年我的青春年少缺乏社会经验,可能无意中伤害了一些人,希望能得到原谅。我有点后悔没能参加今年大屯煤矿工友太仓聚会,即使没能遇见熟人,感受一下工友聚会热烈气氛拍些照片也好啊!若明年还举办工友聚会,只要自己身体能出行,没有家庭情况拖累,我想争取参加。

大屯煤矿工友聚会引起青春岁月联想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