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转帖】曹阳(杨)新村社会调查(上)  

2017-03-26 14:46:39|  分类: 奉献欢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阳(杨)新村社会调查(上)

来源:百度文库 花卷0222 2011-10-21

 

曹杨新村历史发展概况

上海解放初期,为解决上海三百万职工住房困难问题,于1951年,上海市人民政府成立了上海工人住宅建筑委员会,潘汉年副市长具体负责工人新村的建设工作。几经比较,工人新村的选址定位于中山北路以北,曹杨路以西地区。中间散布十几个自然村落,其间沟渠纵横、禾绿稻黄、鸟语花香,环境优美,一片江南水乡景色,且与长宁、普陀、闸北等工厂区相距不远,是最理想的工人居住区域。

而事实上,选择这里也有着无奈的理由:当由于资金不足、工人阶级生活拮据且与资产阶级的冲突,没有办法在当时的中心地带建设工人新村。边缘地带虽然距众多公共设施较为遥远,但好在曹杨新村建设完成的同时还考虑了公共设施,小学、图书馆、公共浴室、老虎灶、菜场、消费合作社、诊疗所等等,满足了人们日常生活的基本需求。

19519月,新村第一期工程正式启动,到19525月竣工。这就是曹杨一村,占地13.3公顷,共建成三开间二层楼房48幢、167单元、1002户,建筑面积323663平方米。经过审慎的讨论,市政府决定将此批房屋分配给普陀、江宁、长宁三区一部分住房困难的工人,而生产上有显著成绩者、生产上带头的优秀先进工作者有优先分配的权利。因此,有幸第一批入住新村的居民几乎全部都是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人,这也造就了曹杨新村单一的居民成分,而“劳模村”的美誉就此留在了曹杨。19528月,新一轮的工人住宅建筑工程拉开了帷幕,至19537月,建筑面积达11万平方米的“二万户”工程竣工。新建的公房以曹杨一村为中心向周围辐射,形成曹杨二村至六村,总数高达4000户的住宅群落,从空中俯瞰成五角状。19581977年,曹杨七村至九村相继建成,奠定了现在曹杨新村的规模。

在当时,和过去简易搭起来的房屋,曹杨新村显得整洁、宽敞。用一位老奶奶的话说,“对面只有一个简易搭起来的小学,很荒,但我们新村里那是真的好得不得了。”

邻里单元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在步行范围内解决日常生活各种需求”,这就要求服务设施配套一要齐全,二要便捷。新村建设初期(1956)就在兰溪路、棠浦路口相继建设了银行、邮局、医院、学校、托儿所和菜场等设施,当时大大提高了新村工人的生活水平。

曹阳(杨)一村概况

1962年,自然灾害期间,因住房紧张,曹杨一村的楼房由原先的两层楼翻建成三层。现今居民的普遍意见是,虽然经测算原先的楼房足以承受新建的第三层楼房,但是,在以后的翻修过程中发现,第三层使用的建筑材料质量明显不如原先的建筑材料,此外,由于第三层的居民为拓宽私人居住空间,加盖了第四层(同时也是违章建筑),导致现在居民多担忧房屋的安全隐患问题。

近几年来,曹阳(杨)一村共经历了三次大修,在此之前的曹阳(杨)一村已是破败不堪,由于二三十年未经整治,道路坑洼不平,楼房外墙剥落,楼房内墙开裂渗水……

2009.10 2010.2 第一次大修:主要包括了外墙、内墙、屋顶的整治,同时,对于已经老化,易引发火灾的电线也进行了重新调整,规范铺设。此外,还特意在楼房内安装了防火喷淋装置,增强了新村安全保障。自此,曹杨新村呈现欧式风格,红瓦白墙。

2010.10  第二次大修:为迎接世博,新村进行了“六小工程”。六小指的是:路面、绿化、晾衣、停车、椅子和门面六大民生问。为此,政府出资约1000万元,针对路面,下水管道积水等一系列关系到居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进行了整治。对于这一次的大修,居民的反应普遍较为满意,例如,在新村内设立的晾衣杆解决了一层居民因天气潮湿而难以晾晒衣物被子的问题。但是,不足之处还是存在的。普陀区绿化局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在新村内重修绿化带,其中,就草坪而言,由于保养费用高昂,绿化局转而使用麦冬作为铺地,但是由于麦冬生长速度快,且易滋生鼠害,对于居民以及保洁人员造成了一定的困扰。

第三次整治——免费整治厨房:现今仍在进行中,预计截至今年七月为止,一村内共将有约1700多户完成。免费厨房整治指的是将每层公用厨房平均分配给单元中的家庭,安装统一规格的煤气灶和水池。这样,使得公用厨房变得整洁美观,同时也排除了过去因煤气灶老旧而引起的安全隐患。然而,在实际实施中,遇上了不小的难题,有约10%的居民由于公共厨房内自家占用面积较大,一旦整治后会有所损失而拒绝接受统一的安排。

建筑室内空间

在我们所调查的房屋中,主要有两种类型的居住格局。一种是一家一室,面积为13.9㎡左右,另一种为一家一间半房屋,面积大约24㎡。我们分别采访了两种户型中的住户,从他们的描述中,我们以生活为切入点,来看其建筑室内空间。

【转帖】曹阳(杨)新村社会调查(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走进楼门,一层的一侧是楼梯,另一侧是有装饰窗户的外墙,走过楼梯为一过道,楼梯下面为一个小的储藏间,过道一侧是三户住户,另一侧则为卫生间、厨房等公共使用房间。厨房为一层三户公用,卫生间一层只有两个,个别一层中的一间半住户在其房内的小开间内单独装修出了一个卫生间,没有单独修的则三户公用两个卫生间。二层以及追加的三层格局同一层对应。

空间使用:

●卫生间空间——卫生间面积狭小,放置一马桶,在墙上,装有凉毛巾的架子以及淋雨的喷头,窗台上放置一些生活用品。住户反映,洗澡的时候十分不方便,只能将马桶盖盖上后,放置用品,然后再剩下的小空间内淋浴。

●厨房空间——厨房为三户合用,厨房用柜等靠墙围绕一圈放置,柜子上放置炉灶等用具。厨房内的管线十分杂乱,墙面由于烟熏油染已经变得灰黄,卫生条件十分不好。

●居室(一室住户)——室内基本家具,床、衣柜、桌子等靠墙放置,有的在屋子中间放置一小桌。

●居室(两室住户)——将大一些的房间用为卧室,一进门小一些的房间用作小起居室,放置沙发、桌子,有的放置柜子或冰箱。还有在两个房间都放置床的,没有明显的卧室与起居室的分别。

●“天井”——大多数住户为了扩大空间,将一栋楼之间由两个厨房夹在中间的凹进空间围合了起来,作为天井使用,在下面设有水池,用来洗衣服和晾衣服;还有住户在这里又搭了小空间,用作卧室或储藏室。

生活状况:

●拥挤——

13.9㎡以及24㎡的居室面积都不能满足住户的居住需求,例如,其中一户13.9㎡的住户当时搬进来时是6个人住在里面,拥挤程度可想而知。而且随着人口的增加,空间越来越不足,住户应对的方法就是加床、购进沙发床,给生活带来诸多不便。

【转帖】曹阳(杨)新村社会调查(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卫生间更是拥挤,放下一个马桶之后就没有什么地方了,淋浴的空间狭小,没有再放置洗手池的地方,功能不齐全。居住在这里的本来多为老人,在我们的访谈中,老人说道卫生间,最常说的就是“老人要求不高啊,给我们改建个能洗澡的地方就好了呀。”卫生间面积不到2㎡,而现在的卫生间面积要求在3-5㎡比较符合人体尺度,更舒适。

厨房的空间看似相对较大,但是由于三家合用,物品的堆放很拥挤,在日常生活中难免有争吵,加上厨房没有专设的门,而且和居室离得很近,所以经常由于作息时间不同而互相影响,因此住户都希望可以独门独户。

天井里面三家装两个水池,但是由于水费不好一起算,所以在两个水池上安装了三个水龙头,看上去十分不协调,而且十分杂乱。居民反映,在这里放洗衣机很拥挤,而放在室内用着又不方便,因此在此居住的老人有的虽然身体不便,但是也只能用手洗衣服,生活和辛苦。而且我们看到由于这个空间是住户后来自己加建的,所以地面上存在和外界连通的缝隙,经常有老鼠窜进来,总之卫生条件十分的差。

●潮湿——

我们知道,曹阳(杨)一村的房子已有60多年的历史,墙仍然是当时建的烂泥墙,室内地面和室外的地面之间没有很多间隔的空隙,所以地板经常出现鼻涕虫,在地板上留下一条条白色的痕迹。而且一到黄梅天,地板上会冒出水来,屋子里潮湿不堪。有的住户在室内铺了木地板,但是对潮湿仍然起不到什么防护效果。而且,我们观察到房屋的墙上也是大片大片的脱落的墙皮,尽管后来也粉刷,或是贴瓷砖,但是终究不能根治这一问题。

●晾衣服——

【转帖】曹阳(杨)新村社会调查(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在上海,窗外晾晒的衣服已成为一道风景线,在曹杨新村,也不例外,但是一楼的居民怎么办呢?改造时为居民在楼前建设了晾衣的铁架,但是很少被用,因为衣服晾在外面经常被偷,只能晾一些不值钱的衣物。我们观察到有一楼前的电线上晾了几件衣服,原来电线比衣架高,晾在那里不会被够到,也就不会被偷了。再有就是在居民自搭的天井里晾衣服了。这样的景象反映出居民的无奈和辛酸。

可见,每户的基本生活需求都已经满足,但是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室内空间无法满足住户购进家具的摆放,而且,房屋时间久了,许多在建造时没有注意的质量问题使生活卫生条件大打折扣,因此这些诸多方面给生活造成了不便。

我们看到,住户对他们已拥有的空间使用已经尽其所能了,在顶层我们看到由于过道不像下面两层使用那样频繁,因此都被住户摆满了杂物,窗户的上床框被用来当做挂小椅子的架子;有的三层住户在楼顶上又自己加建了小四层;有的在一层的窗户外边又加建了一间小房,等等。这就是生活的情态,透露着生活在这里人们的百般无奈。

公共空间与居民生活

1.建筑布局

曹杨新村是在农业地带发展起来的,它较合理地利用了原有地块的特征,保留原址的部分河流,沿河建成了贯穿新村的道路,再根据道路将新村分成不同面积的街坊。

曹杨一村被公共交通道路(堂浦路、花溪路)划分为三部分。但整体布局风格趋于一致,建筑风格为苏式建筑,新村规划设计体现了欧美的“邻里单位”理念。

【转帖】曹阳(杨)新村社会调查(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曹杨一村的房屋34层,房屋层数低、密度小,坐北朝南平行分布,大部分与村内道路垂直。由于配合地形,道路比较弯曲,没有直路很长的感觉,使人有较丰富的视觉空间体验。每幢房屋之间做有绿化带,植有梧桐、棕榈等常绿乔木,与自然紧密接合。

2.空间质量

自发性、娱乐性的户外活动以及大部分的社会活动极依赖于户外物质空间的质量。通过对曹杨一村外部空间的观察和居民的反映,综合来说,曹杨一村的户外空间质量良好。

1)基础设施及周边环境

通过“六小工程”的改造,曹杨一村加入了座椅、晾衣架等设施,路面得到修整。这些元素的加入改善了居民生活环境质量,为社会性和娱乐性的活动创造合适的物质条件。

曹杨新村附近现有十余条公交线路及轨道交通十一号线通行,各项生活配套设施齐全。1.以兰溪路商业街为轴线、以曹杨商城为中心,各类便民商业服务网点遍布,如散布新村各处的菜场、农贸集市和小商品市场等;2.曹杨新村周围拥有优质的教育资源:曹杨二中,曹杨二中附属学校,上海市实验幼儿园,托儿所等。3.丰富的文化生活设施:普陀区中心医院,文化馆,电影院,文化中心,图书馆,曹杨公园等。

2)环境绿化

【转帖】曹阳(杨)新村社会调查(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曹杨新村被誉为“花园”小区,其主要归功于低密度的人居环境和绿化。全村绿化覆盖率达37%。一村绿化植物景观丰富多样。一村内以梧桐做行道树,房子之间的绿化以桂花、棕榈、麦冬等常绿植物为主。河流景观是曹杨一村的独特景观空间,该河流一方面利于排水、夏季有利于降低环境温度,另一方面经过绿化,增加了住宅区的自然风趣。住宅楼外清流环绕,房前屋后绿树成荫,曹杨一村具备了现代社区所要求的环境要素。

3)聚集型空间

曹杨一村住宅区中有4处供居民聚会活动的较大户外空间,其中3处设置有健身器材、座椅,一处设有木制凉亭和座椅。目前,这些设施功能完好,空间绿化较好,可以方便居民健身、小憩。

4)道路交通

曹杨一村主干道宽约6-7米,其中为机动车设置的停车位约2.5米,道路单向停车。曹杨一村交通以步行为主,兼有自行车、机动车等交通方式。主门口设有控制车辆进出的自动栏杆,可方便管理进出车辆。据观察,一村主干道的停车位80%已停有车辆。

3.室外空间生活

关键词:步行;健身;小坐;观看聆听与交谈

生活总是始于足下,步行能为交往和获取信息创造有利的条件,使每一个人都轻松自在,并有时间去感受、停留乃至参与。曹杨一村道路稍有曲折,使空间更加紧凑,行走的距离不会一目了然,从而为步行创造出良好的外部条件。步行交通对于路面的铺装材料是相当敏感的。通过路面整改,平整的路面取代了过去的“弹格路”,方便了居民特别是老年人的出行。但由于一村内允许车辆通行,汽车的驶入对于步行的自由度产生了一定的限制。我们所调查的一户居民就表示不放心自己的小孩在一村内自由活动。

【转帖】曹阳(杨)新村社会调查(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公共环境中人们的出行目标,是那些每个人都会很自然地去寻觅的事物或场所,能吸引和促成居民外出活动。外出活动的目的地可以是特定的场所、观景点、看日落的地方,也可以是商店、社区中心、体育设施等等。对于曹杨一村来讲,公共性的聚集场所有曹杨公园、兰溪公园、一村内部健身园、凉亭。其中,曹杨公园的人口分布较多,居民活动种类丰富。

【转帖】曹阳(杨)新村社会调查(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在城市和居住区的各种公共空间中,都必须为人们安坐小憩做适当的安排,这一点具有特殊的重要性。良好的座椅布局与设计是公共空间中富有吸引力的许多活动的前提,如阅读、编织、看人、交谈、晒太阳等等。曹杨一村的座椅沿街道而设,材质为木板与铁制支座,与自然环境搭配较为协调。在我们观察中,坐在街边座椅上的人数较少,很多居民还是将自家座椅搬出坐在单元门口。座椅 要提供给需要迫切的各类使用者,在安置时也要顾及对座位的需要不是太多的场合。但不可否认,座椅的设置,为一村户外交往提供了一种轻度接触的可能性,并可能导致高水平接触的开端。

【转帖】曹阳(杨)新村社会调查(上) - 哈啦哨 - 曹杨新村

在住宅区中,不仅要有散步、小憩的条件,而且要有进行各种活动的场所,让人们有事可做,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在曹杨一村,剥蚕豆皮、摘豆角、缝纫、修理等一类琐碎的日常家务活动移出到公共空间之中。在道路两旁单元门口前的石桌上,人们聚集在一起交谈、择菜,发生更为丰富的日常户外活动。在没有石桌的单元门口,居民将自家的小桌子小椅子搬出来在户外进行择菜等日常家务活动。就目前一村内存在的活动场所而言,还存在有种类较少、场所空间较小等问题。根据我们的调查,棋牌室、茶 室、桌球室等是目前居民比较需求的室内娱乐场所。关于如何建设此类公共设施还需要有关部门进行更深一步的调查分析。

新村出现的意义

一、社会主义制度需求:

曹杨新村作为上海的第一个工人新村具有特殊的意义,它代表了社会主义对上海这座殖民大都会的改造。可由于空间布局的原因(曹杨新村位于当时上海边缘的普陀区),这种改造又显示出退避的一面——它与殖民地空间的疏离、冲突。与之相关的是,新村内部的规划、布局和陈设作为一种空间的生产方式,不仅再造了工人群体的日常生活环境,而且形塑了他们的日常生活模式。

1949年之后,社会主义城市设计对上海面貌的改变,既有意识形态的考虑(工人阶级当家作主、改变殖民化城市的面貌、显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等),同时也关系到城市形态的变化(从“消费型城市”向生产型城市”的转变)。而工人新村的建立,恰恰对应了社会主义对上海城市改造的诉求。因为“工人新村”一方面显示出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符合意识形态的要求;另一方面“生产型”城市功能的发挥,需要工人阶级的积极参与和投人。工人新村的建立虽然没有大规模地改变工人的生活条件,却具有十分明显的“示范”作用,让工人体会到当家作主的感觉,把宣传意义上的“主人翁”地位落实为具体的生活感受。这一时期的住宅建设,主要集中在大城市、急待恢复的工矿区和新建大型厂矿生活区。同时也维修改造了一批破、旧。危房和棚户区。这一时期比较有特色的住宅建设,一是有的城市建造了工人新村,如上海的曹杨新村、北京崇文门幸福村;二是当时著名的“156”项大型建设项目中的新建项目,如生活福利区。

二、生活现状需求:

19495月上海解放当时。全市200户以上的棚户区就有322处,其中2000户以上的4处,1000户以上的39处,500户以上的36处,300户以上的150处。棚户区占地面积1109万平方米,棚户简屋197500间,共居住着115万人。此外,还有大量的“旱船”、“草棚”、“水上阁楼”,星罗棋布地分散在上海的各个角落。这些居住地的环境和居住条件都极其恶劣。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急需改善住宅条件和生活条件。

“新村文化”象征意义的消逝

调查中发现,由于刚刚经历一系列建村60周年的活动,几乎所有的居民都知道了曹杨新村是第一批工人新村。但说到历史认同感、新村凝聚力,还是要从两类人群分开来考虑。

首先,是最早的几批住户:当时的劳模、先进工作者,即如今生活在曹杨新村的中老年人。

对于他们而言,曹杨新村承载了他们那一代人的记忆。从最早的棚户搬到新村里来住,巨大的差异使得他们至今牢记那种改善生活质量的震撼,即使社会的总体生活质量现仍在不断提升,但在他们心目中,曹杨新村虽然谈不上完美,但熟悉的环境,心目中美好的印象,老年人特有的安定状态使得他们多不愿离开这里。此外,由于经历了集体劳作,合作社等一系列共产经济时期,再加上平时几乎没什么事情做,这些老人普遍对于社区活动较为热心,愿意为新村出谋划策,乐意帮助邻里。

其次,是如今住在这里的中青年一代人。这群人主要是失业、下岗工人,也包括一些社会不良分子及外来人口。

对于他们而言,留在曹杨新村是有苦衷的,或是为了等待遥不可及的拆迁费用,或是实在没有能力搬离这里。在曹杨新村最初建成的时候,由于工人阶层占据了社会的主导地位,新村出现的困难、问题总会在第一时间得到解决。而如今,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工人阶层不再受到过去那样的关注,政府面临僧多粥少的局面,不可能只关注这一个阶层或是这一个社区。而绝大部分的劳模子女,因自身掌握的技术单一且低下,多成为了第一批下岗工人。在他们眼里,父母辈的荣耀与受关注,不应该就这么消褪,相反应该延续到他们的身上。他们潜意识里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理应受到多方关注,解决他们的困难,但是他们又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弱势群体,再去从事社会底层劳动,离开如今这个较为繁华、拥有良好地段的地方。

曹杨新村对于这群人而言,只是一个生活质量低下的居住环境,并且能够证明曾经的地位。他们知道关于曹阳(杨)新村在历史上的辉煌,但是极少能够引起认同感。并且,邻里矛盾大多数也是由这些人引发出来的。

新村建筑虽然曾经是国家样板,但却未能在今天成为上海的标志性民居。很少有人在陈述上海时愿意提及这种外形简陋的水泥房屋。随着时间的推移,工人新村和上海其他旧区一样越来越显得破旧,原来的“幸福生活”渐去渐远。究其原因,主要有两点:

1、正是由于新村建筑成为居住的主要类型,原来的新村建筑作为一种稀缺的居住形态就开始面临其象征意义的自然消解。人们都住上了工房,而那些最早因条件优秀的居民,自豪感也随之降低。

2、住宅本身同人们迅速发展的居住要求水平差距越来越大。建国初期的住宅水平受经济水平、经济制度的制约,新村建筑的标准仅仅在于解决眼下的问题,受到历史制约。更大的居住、活动空间,更高的私密性等等需求逐渐突现。看到曹杨地区新型住宅的出现,不难体会居民的心情。与之相比,老房子确实已经不堪重负。

对早期的新村而言,建设是为了适应重工业的发展。今天的新村居民,大多已经不愿再回首那段贫乏的往事,虽然在他们的长辈心中,那是他们最辉煌的人生岁月。在这里生活了半个世纪的老人不愿离开这里,这里不仅记载着他们过往的青春岁月,也在他们内心深处记录下他们对于那个时代的情感。随着时代的变迁,工人新村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目前面临着拆迁的命运。

从建筑角度而言,当下的曹杨新村的命运是一个特例,它已经融入上海这座城市的发展中,成为上海城市的物质与精神的一部分。但对于“新村文化”而言,人们的认同感正在逐渐降低,甚至是反感。

也许,在今后,我们只能够从文献记载和建筑实物中隐约感受曾经那段日子的辉煌,那个年代独有的文化。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