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与《江南草》  

2017-11-26 14:30:22|  分类: 木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江南草》

木瓜

 

四十年前,我在玻璃厂的一个外号叫“老包”的哥们向我推荐了李季诗《江南草》(还有郭小川的诗《秋歌》等),当时我并不知道李季是谁,他的诗也是“老包”用钢笔抄写在报告纸上的,他是个朗诵爱好者,是我听了他朗诵后向他索要的。

诗很华彩也很短,我自觉是适合我这种背功不堪的人,于是我就将这首《江南草》一直放在兜里,闲的时候就拿出来念几遍。

我与《江南草》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当时并不知道李季是何许人也,只知相声界有一个叫马季的,于是想像他大概也是个胖胖的人吧(和《五朵金花》中下乡采风那个词曲家会有几分像吧)。后来“老”考上师大走了,我也揣上郭小川、何其方、李季的几首诗回了上海。

我与《江南草》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那时在车间工作非常乏味无聊,突发奇想其间背背可以朗诵的诗不是挺好的吗?一时兴起,边做活边将这些《秋歌》《向困难进军》《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等反复不断的背诵,我甚至专门订了一份《诗刊》,试图会找到几首适合朗诵的诗,当然,我当时并不知道《诗刊》的主编就是这位李季同志。我还真在诗刊上找到过几首很适合朗诵的诗,直到由原来的十六开变为八开版价格上去后才不再订阅了。

那时上班时,我坐在小机床边一面埋头干活,一面翻来覆去背诵着《江南草》,我有时会想作者说的江南草究竟是哪种草呢?是盛开的菊花吗(草本植物么)?有时又会想作者为什么要写秋天的江南?春到江南不是更美吗?这样在背诵了数百遍后,有一天我突然醒悟到了作者的这首诗要告诉人们什么,明白了这首诗应该怎样来朗诵了(这以前都是字面上的意思简单的理解),我会去想像开满菊花的戈壁滩,我似乎也理解了作者写秋之江南会有不似春光胜似春光之意,更有“秋天里显示不出你那神奇的美妙,我所见到的是千里花乡中的一棵草”。秋天江南竟如此之美,春天的江南那更是美不胜收了。而作者也许更想把春天留给变得像江南一样了的戈壁滩吧!

我好像也一下子知道了朗诵是怎么回事了。从此,我脑子里的某个地方就一直放着江南草等小诗,不管在什么场合,只需要默背几遍就能上场朗诵(郭小川的诗太长,是需要很长时间准备的),且都能取得很好的效果。

我与《江南草》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区文化馆组织我们坐船去黄石进行基层文化交流活动,路上和船员们联欢,大家出些小节目,不用准备我上去就朗诵了《江南草》,反响很好,同去的小林后来对我说:七棉时装队的女孩子眼睛都发亮了!

我们领队是文化馆的老陆,干瘦的脸五十岁左右,平时无精打采的看上去还有些萎靡,怎么也不像是个会写几句诗的,这时也来了精神,对我也格外客气,对我说这次去黄石也是去会会老诗友。黄石文化馆的馆长也是一个诗歌爱好者,和老陆一样也经常在杂志刊物上发表些小诗,私下也经常作些交流。后来在黄石联欢中我又不时的朗诵了这首短诗,那馆长也是很热情:你们朗诵等小节目很好啊!大概很合他的胃口。当我们走黄石、上庐山回来时,同去的人几乎都会背诵这首小诗了。

我与《江南草》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我与《江南草》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我与《江南草》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还有一件事我印象深刻。

同学宗元有一次过生日在红子鸡摆了四桌,两桌同学,两桌亲戚。酒过三巡大家开始活跃起来了,又是唱又是跳的,后来一定要我也表演一个,情急之下我还是拿出《江南草》朗诵了一下。两年后,宗元移民国外,临行又在红子鸡设告别宴,也是和前次一样,八班同学又唱又跳,我本想做个旁观者,不想宗元的亲戚里一个小伙子说,上次为我们朗诵李季诗的叔叔来了吗?能再为我们朗诵一段吗?知音啊!我都感动的说不出话,掏出一首小诗就诵。

我与《江南草》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木瓜老同学即兴朗诵《江南草》视频


固然如今我是知道李季是何许人物了。他是一个老战士,1938年很小的年纪就参加了八路军奔赴延安在抗大学习,在延安他发表了长诗《王贵与李香香》,从而奠定了他在新中国诗坛的地位,解放后他在戈壁滩的油田里工作多年,以后官至人民文学总编,1980年去世年龄不到六十岁(五十八岁)。除了《江南草》,我几乎没有读过李季的其他作品,长诗短诗的只是泛泛的读了二三首,但《江南草》却一直在我兜里待了四十年,也教我时有所悟,我珍视他。

我与《江南草》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我与《江南草》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木瓜字幕配乐朗诵《江南草》相册视频


(友情提示1.网络操作——鼠标点击文中相册视频小标题后点“继续访问”,再点右下方全屏标记,即可观看较大界面的视频;2.手机微信操作——手指只需击以上相册视频标题即可播放。)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