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老同窗:贺敏 黄芸  

2016-07-26 06:28:48|  分类: 奉献欢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老同窗:贺敏 黄芸

作者:补牢 发表时间:2016-02-25

 

在实验幼儿园时,贺敏和黄芸都是跳舞的,小学同窗张剑平保留有他们几个当年跳舞的照片。我没有被老师选为文艺份子,对小朋友们跳舞唱歌的活动并不太清楚。我的记忆力是很好的,至今还能依稀记得三到五岁的一些事情。但在实验幼儿园只上过一年中班,唯一刻骨的印象就是走到哪里窗玻璃上都贴着米字花,天上来了飞机,老师带着小朋友们躲到花园的大坑里猫着,说是苏修的飞机。后来社会上风传可能与苏修干仗,要疏散人口,外婆就带着我和弟弟去了她老家江苏兴化的村上,六岁的我在那里混了近一年的小学,老师都是插队知青,可是我光调皮,一个字都没认得。夏天我又去父亲工作的江西省上高县呆了两个月,那是座偏僻贫穷的山区小县城。回到上海不久,我就进入曹杨新村第一小学读书,贺敏、黄芸与我同班。她俩依然在小分队跳舞,我则在合唱队打酱油,给舞蹈队伴唱,合唱队男生都穿海魂衫。记得入学后第一次合作的节目叫《我是公社小社员》,我到现在还会用中英文唱几句这首歌。小学直到三年级还只有我们一个班,老师富余,从一年级开始我们就上英语课,流行的不少歌曲我们都学过英语版,比如《火车向着韶山跑》、《字母歌》等。那时候有一部剪纸片叫《放学以后》,描写小学生敢于参与阶级斗争的,不晓得是否受其启发,我们二年级英语考试的作文题目就叫After school

【转载】老同窗:贺敏 黄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曹村一小与实验幼儿园大门哈啦哨插图)

【转载】老同窗:贺敏 黄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曹杨一村窗玻璃上贴着米字花╱哈啦哨插图)

跟长大一样,贺敏小学时也几乎只留短发,天暖和的时候,老穿一件嫩黄的灯芯绒马甲,原本文静,又收拾得利落,所以小学班主任孙影说:“女同学中最清爽的是贺敏。”黄芸则爱穿苹果绿灯芯绒两用衫,梳两根短辫,辫尾总是向里掘,大概用滚烫的火钳或铝梳处理过。我印象里,孙老师从未批评过贺敏,却对黄芸的发型看不惯,课间当着大家的面说:“啥体辫子非要往里向掘啦?”黄芸很绝,就那么不解地盯着孙老师看,不脸红,也不畏缩。但孙老师又很倚重黄芸,只要有演出任务或者主题班会,编舞的任务都交给黄芸。贺敏是清爽型的,爱穿丁字型皮鞋;黄芸是娇媚型的,爱穿黑灯芯绒布鞋。

那时候,我属于后进生,放学后总被老师留下来训斥,所幸成绩还不错。贺敏和黄芸则基本上是乖孩子,尤其贺敏。但有一次,她俩同时都被孙老师狠批,还有班长胡蔚雁,因为她们去已经调离的音乐老师王老师家时,表达了对别的老师的不满。孙老师那次批评得很凶,她们几个都被训哭了。

【转载】老同窗:贺敏 黄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教音乐的王老师【前排左一】哈啦哨插图)

小学里,我从未与贺敏、黄芸说过话,但拉过手。那是在校党支部书记颜雅珍老师代课的体育课上,同学们要跳一男俩女配合的集体舞,大家伙转着圈跳,曲子和舞步不记得了,但贺敏和黄芸跟我一组却记得,因为就那一次殊荣,还是跟两位好看的女生。当时嘴上不说,心里绝对是美的。我认为她俩不可能还记得有这么一出。

黄芸住在曹杨一村一工区,距离小学很近,她有个大眼睛短头发的姐姐,还有个小十岁的弟弟,记得她妈妈曾抱着襁褓里的弟弟来过我们小学给孙老师看。贺敏家住三工区,有个姐姐,个子高高的,个子瞧着比她大一号,好像叫贺静。她们的姐姐也就读于曹村一小,常常见到的。我没有哥哥姐姐,特羡慕有的,这大概就是有印象的内因吧?

【转载】老同窗:贺敏 黄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转载】老同窗:贺敏 黄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曹杨一村一工区与三工区哈啦哨拍摄)

小学五年级下半学期,文革结束。在几个老师特别是美术老师胡荣华数学老师唐光鼎的辅导下,我们班搞了一台主题中队会,叫《数学是打开科学宝库的金钥匙》,荟萃朗诵、上海说唱、数来宝、舞蹈、歌唱等多种艺术形式,舞蹈自然由黄芸编舞,贺敏担当什么我记不得了。主题中队会搞得很成功,后来还到上海电视台录播了。这是我们最早留下的活动影像,应该还能找到。

考上中学后,贺敏、黄芸与我同校不同班,天天见得到,却依然没说过一句话。贺敏还那么清爽,而且朴素;黄芸还老穿着苹果绿灯芯绒外套,但剪了辫子,从此留短发。没发现贺敏与谁近乎,黄芸倒是和也穿苹果绿灯芯绒外套的刘建华常常手拉手过往。

【转载】老同窗:贺敏 黄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曹杨中学哈啦哨插图)

光阴流水容易过,说话就到了高中。黄芸分在二班,贺敏和我在一班。二班就在一班隔壁,下课就会碰到,总看见黄芸和阿芝亲密地来去,阿芝那时候爱穿红色外套。虽然是隔壁邻居,但对高中时候的黄芸,我就这么一点记忆,而且这种记忆定格到现在,因为中学毕业之后三十一年我们才重逢。贺敏在一班文静如既往,没有突出的表现,也没有落伍的征兆,感觉很久也听不到她说什么。

高二开设文科班,贺敏又与我同班。她还那样文静,素淡,只与同桌张丽话多,课后如何就不得而知了。贺敏和张丽在文科班是唯一有机会在总成绩上超过我的人,甚至高考时她还超过我五分。我从来也不感觉窝火,更没有嫉妒,反而暗下蛮开心的,觉得不自觉地有竞争对手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而且还是女生。论作文,贺敏并不突出,她突出的是英语,优势在于各科没有弱项,除了体育吧?贺敏的文静素淡,使得男生背地里将她喻为“菊花”。立体几何第一次考试,全班除了我98分,第二名竟然只有58分,这个第二名正是贺敏。我当时感觉很意外,也觉得很奇怪。侯老师私下问我:“侬觉着是哪能一回事体?”我答:“大概对空间还么概念,个层窗户纸没捅破,想象力就跟勿上。”侯老师后来刻意在课堂增多了对习题的详解,到学期末大家的成绩都上来了。实话实说,侯老师有时候对女生确实不大有耐心,但那段时间他还是暗暗花了心思的,毕竟做任课老师无法面对那么难堪的教学成果。高二下半学期,有一次考试完毕,侯老师课前就对我说:“今朝上课,侬上去特大噶分析卷子。”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走上讲台,还在女生占了四分之三的文科班,有点不自然,好在是逻辑性强的数学,要是人文内容,估计都会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了。

因为被教数学的侯福昌老师和夏楣生老师总叫到办公室帮着批改作业和试卷,我对许多同学的书写字迹留有印象。贺敏的钢笔字谈不上漂亮,看得出没有专门练过,不是工整的楷书,不过写得很干脆,最好的是签名,比她平素给人的印象要个性化一些。

贺敏的家距离我家不足一百米,每天早晨我出门没走几步,她就出门,她出门必定要对着我,但从未有过Good morning,总是互看一眼,她就转身向前走去,搞得我有亦步亦趋的嫌疑。其实有那么一两次,我是想说“早安”的,无奈她转身太快。我便以为莫非此人对我有啥意见。我也常常会遇到贺敏的母亲,我认识她,她不认识我,她母亲平时似乎从不笑,蛮严肃的样子。那条长长的石矼路连接着棠浦路和兰溪路,我们一走就走了一整个中学的五年,如今,石矼都已经换成了水泥,老房子顶上也被一色地加盖了阁楼,从前的日子一下子有了赝品的嫌疑。

【转载】老同窗:贺敏 黄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转载】老同窗:贺敏 黄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转载】老同窗:贺敏 黄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转载】老同窗:贺敏 黄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补牢的当年住家及周边哈啦哨插图)

我们小学与幼稚园在一个大门里,彼此只隔着一块大草坪。幼稚园的外面是拐过弯来的曹杨浜,在枫桥路形成断头。我们上小学的时候曹杨浜是一条与苏州河差不多黑臭的河流,小学临毕业时,这一节河流被填埋,若干年后,上面盖了几幢新房子,贺敏的家就从曹杨一村迁移到了那里,地理上说该属于曹杨二村,与同窗陈崎的家很近。

【转载】老同窗:贺敏 黄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小学与幼儿园隔着的大草坪哈啦哨插图)

大一夏天的一个晚上,文科班几个男生小聚之后遛弯,不晓得怎么就走到了曹杨一村。我突然说,前面就是贺敏家,我们是不是去看看?一群不速之客就这样贸然敲开了贺敏家的门。贺敏还真在,非常意外,很快就给我们切来了一盘西瓜。贺敏还向她母亲挨个介绍了我们这几个老同窗。贺敏报考上外我没有想到,就问她为什么,她说:“吾啥么子啊勿懂,志愿表才是阿拉爷帮我填咯。”多少有点遗憾,假如她填了复旦外文系,我们无疑还是同学,从幼稚园到大学,恐怕是准吉尼斯世界纪录了。没过多久,我竟然在那条石矼路上迎面遇到了贺敏的母亲,大概是到老邻居家串门来了,不过她母亲已经不认得我了。很快,我也搬离了曹杨一村。

【转载】老同窗:贺敏 黄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转载】老同窗:贺敏 黄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补牢校友黄驰波拍的复旦大学哈啦哨插图)

大二秋天,贺敏和任磊来复旦玩,我在《老同窗张丽》里写过,不如直引:“大家一起摆龙门阵,逛校园,吃食堂,晚间还去参加学生舞会。舞会上贺敏见我半天没动作,只好反过来请我跳舞,可我不会,贺敏就说:‘哟,侬老吓宁咯嘛!’有点傻吧?其实不会也该主动请她跳,哪怕让她教,现在想来好不礼貌,整个一乡下宁。春铃胆子大,不怎么会跳,竟也挽着张丽入了煮饺子般的舞池。任磊没跳,他也不会,只是站着笑呵呵看热闹。贺敏入大学后变化明显,不独开朗健谈,而且装扮时髦多了。相比之下,张丽虽然也开朗健谈,行头却变化不大。”

大三的四月,任磊邀约春铃、贺敏和我回母校曹杨中学赏樱花。当时我已经转读新闻系,上摄影课,手头正好有一台海鸥DF,便带上拍了合影。不料手艺太潮,底片拍厚了,我觉得惭愧,悄悄告诉了任磊,没好意思冲印。其实底片拍厚了还是可以在暗房里弥补的,而我竟一直没做,虽然那底片始终夹在毕业纪念册里。毕业纪念册一直在我身边,最后一次整理书房时,不晓得塞到了哪里,一时也找不到了。现在不用胶卷了,暗房也不好找了,或许哪一天我会用洗电影片头的显影罐定影罐自己洗出来,那可真是绝版呢。

【转载】老同窗:贺敏 黄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补牢的工作单位中央新影厂╱哈啦哨插图)

电视连续剧《夜幕下的哈尔滨》热播时,贺敏已经分配到了上海电视台国际部做英语播音,我闻讯看了一次,觉得远不如生活里的真人好看,就再也没看过。不曾想,等我再想看时,贺敏已经远渡美国,杳无音信。

微信真是神奇,小学同学圈建立后,贺敏居然露脸,准确地说,只见其字,不见其人。前年,小学同窗阮旭升一家去美国度假,特意到圣荷西看望了贺敏。回国后,阮旭升在黄浦江畔的宝莱纳餐吧请我吃德国风味的晚餐,与我谈起了贺敏的近况,知晓一切安好。前年底,我在西海岸与贺敏擦肩而过,缘悭一面,有些许不满。剩有游人处,想着红杉树、红枫树和银杏树颜色最美的深秋,有机会再去,那时候,不会再彼此互看一眼,她很快转身向前走去,而我还亦步亦趋吧?

【转载】老同窗:贺敏 黄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本文作者补牢哈啦哨插图)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