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2016-07-21 19:51:29|  分类: 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哈啦哨《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哈啦哨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一、懵懂雨

《上海历史——普陀区志大事记中有这么一段文字记载1963923日遭台风暴雨袭击,普陀区境内有62处积水,17万余人受影响,17所中小学停课,多家粮店进水。”当然,普陀区曹杨新村也在受暴雨袭击之列。

那年我还差几天就到9周岁,刚报名上了小学一年级20多天。这里需要解释一下为什么上学那么晚,免得木瓜老同学总惦念我是“留级生”——那时还没兴起6岁上学,7岁报名上小学,老师说我“小生日”没到周岁不让报名,我乐得再撒野玩一年;8岁报名时,我见那批孩子上的是条件很差民办小学极不愿意,负责报名的是教过二姐的熟人孙菊英老师,在她帮助下,我又没被录取;于是,9岁时我成了班主任孙菊英老师班里的学生。

那天暴雨是怎么下起来的,年龄小的我已记不起来了,只是凌晨天还没亮被嘈杂声惊醒,见大水早已漫进家里快漫到床邦,许多东西都飘了起来,父母与家人正打捞东西“抢险救灾”,以后又想尽办法在门口“筑坝”挡水,将家中积水往外舀出去。

天亮了,暴雨也早已停了,大人们望着大水直发愁,无忧无虑的小孩们见大水却很开心,站在外面齐腰深的水里游泳打闹尽情玩耍。我们还记得去上学,母亲拿来平时洗澡的大木盆让我坐在里面,念小学四年级的二姐站在水里,将我推到曹杨新村第一小学,到那里得到停学通知后又返回,我高兴地跳到水里玩了起来。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几天后大水退去,大人们紧着清理屋子,晾晒衣被,忙得一塌糊涂……

断炊

1976年是我由上海劳三技校分配江苏外地工作的第二年,单位领导派我到山东济宁市鱼台县农场劳动锻炼一年。

夏初,那里下了一场连续半个月的大暴雨,使我们彻底陷入了生活困境。眼看全农场储存的粮食要断顿,菜也快没了,而漫长的泥泞机耕土路根本进不了运供给的车辆,农场食堂快要断炊了。场部领导与所有职工都十分焦急,我们不能等着活活饿自己啊!领导让大家集思广益,出主意想办法。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俗话说“急中生智”。有人突然想起微山湖,虽然它离我们农场有十几公里,但微山湖的一条支流──京杭大运河,却离我们农场不过数公里,可将生活给养通过大运河的船只运来啊。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大运河救了我们。虽然那天还下着劈头盖脸的倾盆大雨,但伙计们肩扛手抱给养,一扭一歪地走在泥泞路上,干得还挺欢。

 惊魂

1976728日唐山发生7.8级大地震,伤亡之大是400多年来世界地震史上罕见,让人想起来触目惊心。1977年夏季,突然有一天,大屯煤矿工程指挥部机关召开全体职工大会,紧急传达有关我们这一带近期要发生6级左右大地震的文件精神,震中在山东郯城老地震裂带,要求大家听从指挥服从安排,随时准备抗震救灾。一石激起千层浪,去年唐山大地震的惨状历历在目,大家不由自主恐慌起来。与我同宿舍的舍友小周是地震测量办的工作人员,技校同学和朋友们委托我必须每天向他打听地震动态,及时向他们通报情况,可是小周的嘴很严,不愿透露任何消息,总说地震没有那么可怕,中国的地震预测水平名列世界前茅,当问起他如何来解释唐山大地震时,他语塞不说话了,何况他经常在防震办加班不回宿舍,电话也打不通,真是急死人了。

不久,指挥部防震办下达指令,一律不许人们呆在宿舍或办公室,个人带上简单铺盖卷到指定“防震棚”休息睡觉, 每天有基干民兵去检查,驱赶人们走出楼房。那一个多月我们都没法正常上班,看来情况很严重,否则不会采取这种断然措施。我和处里的同事被安排到家具厂堆放原木的大棚里防震,大家每天像小鸟一样蹲在原木上面,闻着原木散发出来刺鼻的松香味,“唧唧咂咂”闲聊天,聊累了就在两根圆滚滚的大木头夹击下卧倒睡觉,已经顾不上后背平不平、舒坦不舒坦了。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那段时间,老天爷也来凑热闹,好端端的大白天,会突然天昏地暗,伸手不见五指,那个惊雷炸得人们闻风丧胆、魂飞魄散,而且天天下暴雨, 晚上的天象很奇特很恐怖,天色说绿不像绿,说蓝又有点紫,反正是平时没看到过的颜色,更让人以为是地震的先兆。我所呆的“鸟巢”棚顶根本就经不住狂风暴雨的摧残,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我们整天生活在湿濡濡的潮气中,时间一长,逐渐虚弱的我开始得重感冒发高烧,每天躺着哼哼唧唧起不了“木”(不是“床”)。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一段时间后我的耳朵像堵了棉花似的失聪了,听身旁人说话似乎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总也听不清。情绪低落的我决定要悄悄溜回楼里宿舍睡觉养病,不就是一死吗?现在我已经不怕死了,即使死,也要死得痛快些。可惜,“溜号”的举动很快被发现,上海下放到处里来的老干部老岳将我揪回来狠狠教训了一番,第三天他安排我去上海出差顺便养病。半个多月后我从上海归来,地震警报已经解除了。

索命

2012721日,我没注意收听北京当天的天气预报,像往常一样带着照相机,周六上午去莲花池公园拍荷花,周日可以休息一天。

上午,呈现阴天的公园内,人们还是同往常一样娱乐、赏花……我也一路兴致勃勃地拍着照。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临近中午时,我离开湖边拍照来到浮萍池前,天上开始打雷并掉起雨点,人们打起了雨伞。我以为只是一般阵雨,可能下一会儿就过去了。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随着雷声越来越大,雨点逐渐成了大雨,我赶紧躲到一棵大树下,一想不妥,犯了大忌容易被电击,周围没有地方可躲,我打着伞决定赶紧逃出公园。这时雨越下越大,成了大暴雨,伞根本挡不住,我的身上很快全部湿透了。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遭遇的几场大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逃出莲花池公园西门,我见暴雨更大了,想去马路地下通道暂时躲一躲,瞧见路边水流从楼梯台阶直往地下通道里灌,觉得再下去绝不是好主意,“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才对。我赶紧在路边招手拦出租车,可能是司机怕全身湿透乘客弄脏小车吧,居然没有一辆车肯停。我只得咬紧牙关赶到公交车站,跳上一辆到家门口的车,心里觉得踏实了许多。

晚上在家看电视新闻才得知,2012721日,北京市发布了北京暴雨预报历史上的第一个橙色预警信号,这次是北京遭遇61年来最强暴雨及洪涝灾害,造成市区和郊区一些人死亡。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