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2016-07-12 20:57:21|  分类: 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哈啦哨

一、中学毕业分配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1972年底,我们从上海市梅陇中学毕业,除了参军的同学以外,学校根据每位同学家中情况,按照相关政策决定毕业分配去向,有的分配到外地下乡插队落户,有的分到外地工厂工作,有的分在本市工厂、农场工作,有的分到本市卫校、技校继续读书。

我家当时兄姐工作情况是,两个部队,一个本市农场,一个本市工厂,因此我被分配去上海市卫校。那时,我的小学好友、中学8班的家中独子杨同学也分到上海市卫校,我俩都很高兴,我与他相约,到入学报到时我去找他。回到家中的我很兴奋,家里人也为我高兴,在崇明农场医务室当医生的大姐说,学医的人最好有块手表好给病人把脉,已不上班正在治疗癌症的父亲立即摘下他手腕上的上海牌手表送给了我。

晚上睡觉时我冷静下来,觉得我不适合做医生,害怕动手术见血,就连进医院闻到消毒的来苏水味儿都会浑身发抖,于是第二天我立即找到班主任刘老师说明情况,请求换成同等条件毕业分配的技校。最后经刘老师努力,我被分到上海市长江机械厂技校(毕业证上恢复为文革前的上海市劳动局第三技校)。

为此,我对杨同学失约了,相隔35年后再一次见到已是医院院长的杨同学,他还在埋怨我:在上海市卫校报到时到处都找不到你,也不打声招呼,那么多年不知你去了哪里!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二、担任学生干部

1973年初,我开始了为期两年的技校学习生活。第一天报到,指导员杨老师与实习课教师陆老师走到我课桌边,拿起我填写的家庭情况和社会关系表格仔细看了看,然后互相点头笑了笑走了。

入学一段时间后,杨指导员把我叫到他办公室通知我:学校领导准备让你担任学生一连连长。当时我们那届学生共有200人左右,分为两个学生连,每个连各有100人左右。我对杨指导员说:我可干不了,一是我在中学没当过学生干部,班级同学中入团我还是第二批,没任何经历和经验;二是我性格内向,胆子小,不爱说话;三是咱们技校这批同学中能力强的中学学生干部不少,还是让他们干吧。杨指导员耐心地做我思想工作:你家政治条件那么好(指家中党员较多),你也应当努力,没干过的工作可以学习锻炼提高,人不是一生下来什么就会的,再说组织上会培养你,给你帮助,给你创造条件……在杨指导员一再坚持下,我勉强答应了。

一开始当学生干部,我确实很不适应,尤其是工作中遇到困难时,总有想当逃兵不干的念头,常去找杨指导员吐苦水”,杨指导员总是认真帮我分析原因,指导切实可行方法,陆老师也常找我谈心,给我极大帮助。随着时间推移和各种锻炼与考验,我逐渐有了自信,工作呈现主动性,有成效,得到厂领导与学校领导的肯定。197310月,经陆老师、杨指导员两人介绍,我入了党,成为恢复办技校以后第一批发展两名学生党员的其中一人。此后因工作需要,学校给我在指导员办公室也置放了一张办公桌,有同学见了拍拍桌子开玩笑地说,看来毕业时你肯定留校就在这里办公啦。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杨指导员比我们同学年龄大不了多少,虽然他是老师,但性格活跃,与学生干部们常在一起说笑逗乐,若是让不了解情况的外人看,他就像是我们的同学一样,根本看不出他是老师。1974年的一天,杨指导员、几个一二连学生干部和同学到我的好友戴同学家玩,在他家吃饭时闲聊得知,戴同学的父亲在安徽小三线工作,母亲体弱多病,家中老大的戴同学成了家中顶梁柱,并承担起教育弟弟的责任。戴同学家中的情况令我印象深刻。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三、酝酿毕业分配

1974年下半年,学校开始酝酿学生毕业分配方案,并决定发展第二批学生党员,两个学生连各发展一位,杨指导员与我成了学生一连戴同学的入党介绍人。以后,学校党组织作出一项内部决议,为了推动毕业分配工作,两名新入党的学生党员分配外地工作。

学校里较早就有传闻,由于上海市长江机械厂是上海民兵先进单位,我为改进厂与学校民兵训练有一定方法,厂领导决定毕业后将我留厂负责民兵工作;学校领导觉得我比较适合做管理学生的指导员,与厂领导争取我毕业留校。说实话,我也想留在上海,曾憧憬过毕业分配后的工作景象,我与班长邢同学去过他父亲领导的上海江南造船厂,见过那种宏大场景大气的热火朝天工作场面,毕业后即使留在上海,我不想留厂留校,想去江南造船厂。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那段时间,学生二连同学率先在厂食堂里挂起口号条幅与不少坚决服从毕业分配”“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内容的决心书。我的心里十分纠结,作为一名学生党员、学生一连连长不表态肯定不行,可我又不愿意空喊口号来虚的,让人在背后戳脊梁骨。同学中也传出有人说:他(指我)肯定留校,要是分配我到外地,他不去我也不去。一个星期天近中午,杨指导员来到我家,问我为什么没在食堂里写决心书表态?你不表态,学生一连的同学都不会表态,你应当为大家作出表率。我将心里的想法说了,杨指导员先证实了学校里较早对我毕业拟安排留厂留校的传闻,然后说:你尽管放心大胆表态,毕业分配去向是组织上的事,而不应该是你考虑的事。已到吃饭时间,杨指导员没有走的意思,看来是要在家吃饭,事前我丝毫没有思想准备,便问母亲要点钱想出去买菜,杨指导员说:打扰你们了,别买任何东西,家里有啥吃啥。母亲责怪我事先没打招呼,转脸对杨指导员不好意思地说:没准备老师在家吃饭,家里只有稀饭和烙饼。杨指导员说:我最喜欢喝稀饭吃烙饼,吃的随便舒服。看来,杨指导员此行除了找我谈话,也是有目的前来考察我家家境情况。晚上等家里人聚齐后,我们家开了个家庭会议,我先将杨指导员来家说的情况复述一遍,我说:我不管组织上怎么安排,但如果我表决心就一定说到做到,现在我在去外地还是留上海犹豫不决,请母亲和家人帮我拿主意。许久,大家都不说话,我有点儿急了,说我已经没了主意,你们说话啊!母亲说:你留在上海更好,你要去外地我也不拖你后腿,大主意你自己拿,免得你将来后悔发脾气怪我们。我心想,这等于没说嘛。最后大嫂说:你是党员,在学校里应该站出来表明态度,即使你到外地去,你放心,家中那么多人会照顾父亲(患癌症)。第二天到学校,我贴出了“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决心书,表达了自己鲜明态度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决心奔赴他乡

正如杨指导员说的,厂里要留我,学校也要留我,只不过是留厂还是留校没有确定下来。但我写了决心书,认为做人要正直,不能说假话,应当一言九鼎说到做到,别让人家戳着自己脊梁骨说虚伪,既然要有学生党员去外地来推动毕业分配工作,那么我就将戴同学分配外地的名额顶替下来。我找了杨指导员说了想法,他不同意,最后说由校领导决定;我又找了沈校长,他的看法与杨指导员相同,最后说由厂领导决定。技校是厂办校,学校受厂部领导,我趁着党总支开会之际闯了进去,向厂长兼党总支书记老陈以及全体总支委员陈述了我的几条理由:一、多数同学以为我会留校,分配我到外地工作更有利于推动毕业分配工作,也让学校入学时说的要将培养出来最好学生送往祖国最需要的地方目标得以实现,校方没说空话;二、戴同学虽然是新党员被内定分外地,但他家中情况特殊,父亲在外地工作,母亲身体不好,他是家中顶梁柱,我家里人基本都在上海,比他家庭情况好,我又是他的入党介绍人,由我代替他分配外地最合适;三、戴同学一直担任学生一连副指导员,口才很好,比我更适合留校担任学生指导员工作。为此,我坚决请求组织上让我顶替戴同学分配去外地工作。陈厂长表示让组织研究后再决定。由于厂领导不同意,我闯了三次党总支会,最后见我决心已定,只能尊重我的选择。沈校长将我找去说,厂领导见你三番两次去找,看来是真的留不住你了,陈厂长很不舍的同意你的请求,并对校方作出三点指示:一、分配到离铁路交通方便、较好的外地单位;二、写好档案推荐材料,特别强调说明原是准备留厂培养当干部的好苗子;三、发放毕业生家庭困难的最高补助费。我向沈校长表示,前两条是组织上的事,我不干涉,最后一条我不能接受,我家不困难,将补助费给真正困难的同学。沈校长说:杨指导员去过你家,了解真实困难情况向我们反映过,你就接受组织上的最后一点儿心意表示吧。见我仍然拒绝,便拿起补助表和笔说,我来替你签字。我说,你签字我也坚决不会要,沈校长只得摇摇头,无奈的作罢。我请沈校长、杨指导员替我保密顶替同学去外地之事,不要跟当事人与任何同学提起。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1974年深秋,学校毕业分配基本尘埃落定,我对那次在家请杨指导员喝稀粥的事愧疚不已,决定再请他与戴等几位同学来家吃顿告别饭。母亲借用了隔壁家境较好的红娣子家作饭厅,请来新村里常接待外宾很会做菜的向阿姨主厨掌勺。一大早,女生严同学最先到来帮厨,母亲高兴的将我拉到一边悄悄问,她是不是你的女朋友?我让母亲不要瞎猜,一会儿她的男朋友朱同学就到。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客人们到齐,杨指导员还给我带来一双新棉鞋。酒酣之际,杨指导员对我母亲说:冒昧问一句,我来了两次怎么没见他父亲?母亲答:他父亲患癌症晚期住华山医院治疗。杨指导员愣住了,因我在学校从未与任何人说起过,包括这次毕业分配我也没提起。告别家宴结束后,我们到家门口拍照留影,我问后出来的陈同学,杨指导员怎么没出来?陈同学手掩嘴悄悄在我耳边说:他喝吐了,正在卫生间里。这天,我们喝的是黄酒,杨指导员喝得并不算多,我估计他虽然表面上笑嘻嘻,但内心为留不住我而难过,尤其是突然听到我父亲患癌症的消息,最后喝下去的酒使他心里更加难过,终于喝吐了。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五、路遇又闻传说

1975年初,我去江苏沛县大屯煤矿工程指挥部新单位报到,并临时在驻沪办事处工作,当年10月下旬将正式进入大屯矿区工作,趁着国庆节刚过完,中学好友刘同学返回崇明农场之际,我与他结伴一起坐船到崇明去向大姐告别。

在船上,我巧遇前往崇明岛探望子女的原上海长江机械厂厂长兼党总支书记、后升任上海彭浦机器厂党委书记的老陈。陈书记先认出我叫我的名字,我十分惊讶的问他怎么还记得我,陈书记说:你是我们厂技校培养的好学生,我怎么忘得了,要不是你三番两次的要求到外地,我还真舍不得放你走,现在彭浦机器厂正培训着你们大屯矿区职工,我以免费培训为条件同你们单位商量再把你调回我的厂,怎么样?我婉言谢绝了陈书记的好意,表示现在反对走后门,我不能给陈书记增添不必要麻烦,再说年轻人出去锻炼锻炼也挺好。陈书记会意的点点头。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到大屯矿区一段时间后,一天下班闲聊,比我大两岁常陪我玩的俞同事一本正经的对我说:我想跟你核实一个情况,你要认真回答。在我发誓后他接着问:听说你技校毕业是上海留校的,后来看上了一个分来大屯工作的女生,你放弃了留校跟着来了大屯,那个女生一到大屯却把你甩了,有这回事吗?我很惊讶地说:故事情节挺动人,可是结局却蛮悲哀的,我自己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那个女生究竟是谁?让我去瞧一眼,也别枉费我白来一趟大屯!俞同事仔细打量我的表情,估计我说的是真话,便说:我是听老陈说的,一定是他瞎编的故事。

我在上海办事处时,大屯指挥部劳资组的老陈常来光顾,但我从未与任何人提起过学校毕业分配之事,或许是技校送档案时来人说了点什么,办事处里的人传来传去,等传到老陈耳朵里就彻底走了样儿啦。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念技校毕业分配到外地始末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