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歪打误撞献美酒  

2016-12-06 14:03:28|  分类: 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歪打误撞献美酒

(哈啦哨 2008.3.30)

一天,彪羌、牟胍和肖崂峦玩起时空隧道游戏,没曾想灵验了,时间和空间真的从现代转换到一千四百多年前南北朝山西的一个镇上,彪羌成了一家酒作坊的老板,牟胍和肖崂峦则成了他手下的小伙计。

歪打误撞献美酒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中小学老同学故事新编之五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虽说彪羌经营的是祖传几代老作坊,可年年酿出的酒总不见有多少起色。镇上酒行有个传统,每年要举行一次酒会,到酒会那天,大小酒坊的老板都要把自己作坊里当年酿造的新酒抬一坛到会上,由酒会会长主持,让众人品尝,排列出名次来,可每逢酒会评比,彪羌作坊酿出的酒总是名落孙山,让他羞愧苦恼不已。

这一年又要开酒会了,彪羌只好吩咐牟胍和肖崂峦备好一坛新酒抬去应景。彪羌自己先走一步,让牟胍和肖崂峦随后就来。牟胍和肖崂峦早就摸透了彪羌的心思,知道自家酒不好,不愿早送到会上去露丑现眼,所以,小哥俩直磨蹭到日起三杆,才抬上酒坛子出门上路。中小学老同学故事新编之五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这天天气特别热,头顶上的太阳像一团火。牟胍和肖崂峦抬着一坛酒,走着走着,那汗水就从头发梢淌到脚趾尖了。伙计俩走得又热又渴,走到晌午,恰巧来到一片竹林边,一商量,决定先把担子放在竹林里凉快凉快,找个人家喝口水再说。两人放好酒坛子,前坡转,后坡找,唉!这前不靠村后不靠店的地方,别说找个人家,就是找条小河沟喝口水也难呀!小哥俩回到竹林里,四只眼睛都落在酒坛子上,找不到水,就喝口酒吧!可是一掀开坛盖,又犯愁了,满满一坛子酒,没勺没瓢,捧不起放不下,咋喝法呀?“嘿!有了!”机灵的肖崂峦眼睛一亮,顺手从一株成竹上扯下两片大竹叶,说:“咱俩捻个竹叶杯吧!”说着,把竹叶捻成了两个小酒杯,两人就你一杯、我一盅地喝起来了。制酒人喝酒,那可真像喝水,这伙计俩不知不觉就喝去了小半坛。喝完酒,汗消了,嗓子眼也不冒烟了,可望望坛里的酒,这伙计俩傻眼了,只剩下半坛酒了,怎么去交差呢?还是牟胍有心机,能捣糨糊:“我说肖崂峦,阿拉还是抬着赶路吧,反正咱家酒不好,等走到有水的地方,搀上点水,你不言,我不语,混过去就是了。”中小学老同学故事新编之五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肖崂峦一听有道理,便和牟胍抬起坛子就走,走不多远,只见一丛翠绿翠绿的大青竹,竹丛旁边有几块大石头,石头缝里渗出一滴一滴的清水,滴落在石根底下一个巴掌大小的水湾湾里。伙计俩象遇到救命泉一样,赶紧把酒坛子放下,又摘了两片竹叶捻成杯,蹲在小水湾边,你一下,我一下,轻轻往坛子里加水。说也奇怪,别看这小水湾湾只有巴掌大,可是不管他俩怎么舀,湾里的水总不见少,不一会,就把坛子灌满了。他们又趁便喝了几口,觉得这泉水又凉又甜。两个人看着时间不早了,急忙抬起酒坛子上路了。

再说在酒会上,会长和各路酒坊老板传杯换盏,品尝一家一家的新酒,眼看快要品尝完了,只见牟胍和肖崂峦满头大汗地抬着坛子走进会场,彪羌亲自揭开坛盖,舀了一碗酒,恭恭敬敬地捧到酒会会长面前。会长端起碗,看着彪羌笑了笑说:“好戏压轴,好酒封顶,今天酒会最后得尝尝彪老板的这碗酒了,想必是独占鳌头!”说完,哈哈一阵大笑,满座的酒行老板也随着嬉笑了一番。中小学老同学故事新编之五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彪羌明知大家在打趣他,也只得红着脸说:“惭愧,惭愧,水酒村醪,还望诸位赏光指教。”酒会会长又哈哈一笑:“哎,哪里哪里,我先领教了。”边说边把酒碗凑到嘴边轻轻喝了一口。“唔?”酒会会长吧嗒吧嗒嘴,看了看彪羌,又瞅了瞅碗里的酒,半晌才对众家酒坊老板说:“来来来,大家都尝尝!”这碗酒在众老板手中传来传去,只见这个尝了一口伸伸舌头,那个尝了一口瞪瞪眼睛,谁也没敢吱声。牟胍和肖崂峦躲在一边看了,怕露馅,吓得直往后面退;彪羌看着这个场面,不知出了什么事,心里发毛,身子哆嗦起来,赶紧朝坛里一瞧,这才发觉酒色绿晶晶,青澄澄,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浓味儿直冲鼻子眼哩!他战战兢兢地舀了半碗,自己尝了一口,不由得呆住了:呵!这是我家的酒吗?

彪羌还没弄清这是怎么回事,只见酒会会长站起身,朝会场里巡视了一眼,问道:“诸位,这碗酒如何呀?”“好酒,好酒!”会场象开锅水一样沸腾起来。中小学老同学故事新编之五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酒会会长笑吟吟地离席来到彪羌面前:“恭喜,恭喜啦!老兄一鸣惊人,酿出这琼浆玉液,该当众传传匠艺!”彪羌如在梦中,只得说:“不敢,不敢,初试小技,偶得新酿,且容来岁会上见教吧!”“好!祝老兄明年更上一层楼!”酒会会长一高兴,转身吩咐道:“来呀,开宴畅饮,同贺今岁佳品!”说着,把彪羌让到上座,一时间,席上山珍海味,大家举杯碰盏,把这坛酒喝了个底朝天。不用细说,这年酒会上,这牟胍和肖崂峦伙计俩送去的酒,名列第一!

在回酒坊的路上,牟胍和肖崂峦伙计俩一高兴,便把酒坛里加泉水的事,一五一十地全对彪羌说了。彪羌听完,拿二十吊铜钱对他们说:“这件事你们再也别对人乱说啦。来,天热送酒一路辛苦,这几吊钱你们拿去买茶喝吧!”牟胍和肖崂峦伙计俩因祸得福,自然喜出望外。第二天,彪羌又叫他们引路,亲自去看过他们歇脚的那片竹林子,又亲口尝了尝那湾泉水,知道酿出这样的好酒,与这又清又甜的泉水是分不开的。于是就买下了那块地皮,将酒坊迁去,在那小水湾上打了一眼井,又从酿造技艺上努力改进,终于酿出了别有色味、驰名中外的好酒,取名叫“竹叶青”酒。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