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午夜凶杀  

2016-12-03 09:59:47|  分类: 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哈啦哨《午夜凶杀》

        午夜凶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哈啦哨 2010.1.28

(1976年工作不久春节过大年中发生的真事)

 

接连几个晚上,我神情恍惚睡不着觉,实在困顿难熬时,只要一合上眼,就见凶手推开宿舍房门,一手提着斧子,一手攥着刮刀,蹑手蹑脚向我床前摸来,惊恐令我浑身一激凌打寒战,赶忙睁开眼,惶恐不安地望着黑暗空间,房门好像隐约在“忽扇忽扇”来回开闭。

午夜凶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几天前遇到的情形重又历历在目……

大年初三一大早,江苏单位的机关民兵连长叫住了去食堂买早餐踏雪归来的我,急急火火用审问口吻一连串问道:“新分配来的上海学生,你叫什么名字?昨晚你去哪儿啦?午夜时分,附近职工医院住宅区有人被杀,你知不知道?”吓得我心里“咯噔”一颤,差点将手中的饭碗掉到地上,赶紧报上自己姓名后,极力辩解:“我可是一贯老实巴交的好人啊,昨晚一直呆在宿舍没动过窝,虽然一人居住无人来证明,但那人绝对不是我杀的!”民兵连长知道我误解了他的意思,解释说:“大过年的,别人都回家了,昨晚很难找到保护凶杀现场的武装基干民兵,好不容易逮住一位,人家一直看守到现在,你别吃饭了,赶紧取枪去替换他,直到县公安局的刑侦人员到来。”

午夜凶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由于被免除怀疑对象,我大大地松了口气,乘机了解一下事发概况(后来,通过机关保卫处的人知道了更详细情节)。

原来,姚桥矿一小伙子通过在职工医院工作的熟人介绍,与供电所的一位漂亮姑娘相识谈恋爱。双方交往一段时间后,担任团支书的姑娘通过其他途径,了解到此小伙在矿上人品不好,于是,多次婉言拒绝与小伙再见面。小伙子终于动了邪念,通过介绍人托话给姑娘,恳求给一次最后见面机会,双方把话说清楚,实在是恋爱不成的话,两人就此分手,保证以后不再纠缠姑娘。好心肠的姑娘以为,最后见一面,将情况解释清楚也无妨;热心肠的介绍人不知小伙已存恶念,也很想尽量撮合都是熟人的双方美事。年初二,介绍人有意避开,陪伴其丈夫在医院值夜班,腾出自家二楼的居室当他俩约会地点。晚上,单纯的姑娘如约而至,居心叵测的小伙按时到达,不过,谁也不曾料到,小伙随身带来的旅行袋中装有一套崭新毛料正装外衣裤和一套崭新毛衣毛裤,外加一把斧子和一把钳工用的三角刮刀。从作案现场情形估计,可能最后两人话不投机谈崩,小伙动粗想造成既成事实(从姑娘被撕坏的下装判断),姑娘挣扎欲叫喊,小伙动了杀机,对姑娘头上砸了三斧子,身上捅了八刀,直至将姑娘残忍地杀害,然后,凶手脱下行凶后的血衣,换上了事先准备的新装。

午夜凶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半夜时分,介绍人返家时,在楼下见屋内黑灯瞎火,以为约会的两人已走。当她打开房门进入小客厅,险些被脚下之物绊倒,开灯一见大惊失色,姑娘躺在血泊中,小伙不见了。此时,介绍人无意中扫了一眼卫生间,门是开着的。惊慌失措的介绍人赶紧敲开对门邻居、机关保卫处干部家的门,保卫干部赶紧掏出手枪守住她家屋门,派家人分头速去通知其他保卫人员来现场捉拿凶手,以及通知医院救护人员火速赶来抢救受害者。当医务人员赶来时,发现姑娘已经死亡。保卫干部带着同事进屋仔细搜查,客厅、大小屋、厨房和阳台上都未发现凶手踪影,阳台下地面积雪上也没见凶手逃走的脚印,抬头瞧见卫生间的门紧闭着,保卫干部用手没推开,很明显,里面被人用插销反锁,于是飞起一脚将门踹开,猛然见一人站在黑暗中,保卫干部用枪指着他,大声喝道:“不许动!举起手来!否则就开枪啦。”同时打开灯,这才发现凶手已经悬挂在屋顶下水弯管上,畏罪自杀身亡。

午夜凶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领受连长指令,背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用了20多分钟急急忙忙赶到凶杀现场,替换那位站了半宿的民兵,问他:“凶手在哪儿呢?”“就在你身后。”“骗人!”我猛一回头,“妈呀!”一张惨白的脸悬露在后面卫生间窗户上。好在并不像小时候听说的那种状态下那副恐怖模样,只是像喘不过气来似的微微伸着舌头张着口。交班的民兵交代我:“你就守在窗户底下,眼睛看着那户人家的屋门,不许任何无关人员靠近。”眼看着他要走,我赶忙可怜兮兮地恳求他:“请你帮个忙,到保卫干部家弄几张旧报纸,帮我把那卫生间的玻璃窗从外面糊上,否则,我总觉得脊背上阵阵发凉,感觉极不舒服。”那位民兵糊上报纸后离开了,即使那样,我还是僵硬着脖子始终不敢回头,背着枪,将脑袋缩在棉大衣立起来的衣领里,在过道上来回踱步。

午夜凶杀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人们正在春节过大年的假期中晚起睡懒觉,那些善良的人并不知晓,在本应是温馨祥和过大年的气氛中,竟然会发生如此不和谐的血腥惨案。路上行人寥寥,楼里悄无声息,仅听到我的心跳声和鞋底轻微摩擦水泥地面的声音,从表面上看──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临家的保卫干部怕我寂寞,推开屋门出来陪我聊会儿天,然后瞧着我问:“你怎么在发抖?莫非是害怕了?”我赶紧挺了挺胸,说道:“谁、谁害怕啦!我是被成这样的。”

午夜凶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临近中午,县公安局的汽车载着刑侦人员来了,分散到现场认真拍照、仔细勘察、详细记录保卫处负责人告知我,看守现场的任务已完成,让我可以先走了。

人一多,我的胆也壮了,插空溜进屋里想见识一下真正的凶杀现场是什么模样还没等我看清楚,就被一位公安人员抓了苦差:“嘿!小伙子,来得正好,把手,你到前面抓住凶手的双肩抬上身,我们一起将他放到车上去。”

得!我这是干嘛呀,主动送上门自找的,还真不如早点溜回宿舍来得安逸些,直到现在我肚子还饿着呐!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