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桃花依旧笑春风 (上)  

2016-12-03 21:01:22|  分类: 木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欢网2010《2010/6/2 崇明,界河行》

桃花依旧笑春风  (上)

(木瓜 2010.6.2

 

 

又是桃树开花的季节,在国华、雨清等小老弟们的安排下,一行人驱车走了趟崇明,去了我曾生活了六个春秋,离开后再也不曾到过的界河边。

清明四月多阴雨,一大早虽说未曾落下雨滴,但已是乌云密布,湿漉的空气也预示着不准什么时候就会下起雨来。

车一路行去,望着车窗外蒙蒙雾霭,历历在目却是三十七年前的那个二月阴冷的雨天,我第一次离家去崇明的情景。

那天,天不见亮,还下着雨,我爹送我出门到学校登上去往吴淞码头的专车,我向站在雨中的爹挥手告别,心中倒也没什么很特别的想法,混混沌沌的就像车窗外暗色中的景物一样模糊不清。车厢里都是同学,虽说是离家并不远,但多少还是有些伤感的气氛。在吴淞码头我们登上了一条双体的客轮。开船时雨更大了,雨滴打在船的玄窗上噼啪作响,窗外什么也看不清,船在颠簸中行进着,谁也搞不清前方究竟会是个什么样,更不知这船将带着我们会抵靠何样的彼岸。在散去了离别家人的伤感后,大家也都开始揣摩猜想和算计起即将开始的日子了······

 

如今去崇明是不用再坐双体船了,自去年底(零九年)有了直通的隧道和直跨的大桥,便利了,坐上车就能直接上岛。岛上新修了一条贯穿全岛特别宽敞的路,和当年一样的只是路上很少有车。比起前些年,路边所见是有了很大的变化,矗着的都是簇新的农家小楼,小楼的四周也有些开着粉色小花的桃树,这显然是修路带来的改变。其实早些年我也是到过崇明的,只是那时交通还是不便,加之原来界河边的老人马也都早已离去,所以到了南门后,办完事当日即坐船返回,是没有再到过界河边。有一次因办事错过了船时,于是只得乘车绕道到堡镇的码头乘船。但在沿途所看到的,还是二三十年前的那幅景象。农家的村落房舍,都显得很古老破旧,当时坐在长途车上很有一番感慨:千万别小看一条江水,它分割的竟是两个时代了!

车窗外,农家精耕细作的耕地突然被大块大块四四方方的田坂所取代,笔直的田埂上还有一排排高耸的防风林带,这是到了农场了。

在看到路牌是新海农场后,就和雨清下得车来。四下张望了一下,竟然陌生的不知是何方?以为是从未到过的地方。见路边一独立建筑的商铺门前空坪上,有一位跨在三轮车上悠闲等客的老头,问起新海场部怎么走?老头用当地话答:这就是!这就愈加让人糊涂。四周找不到一星点熟悉的东西。老头告知,我们站立的地方就是新海场部的汽车站!经他一指点,再和雨清一一辨认,也就让我们看出些模样来了。原来这座有着小商铺候车室也挺新潮的独立建筑就是当年场部边上很简陋的新海汽车站。就是说,场部到了

说到场部,这在当时也算是个中心了。反正有事没事的都爱往那里跑,尤其是发了工资的那几天,场部的小酒馆、小商店、还有个很小的书店里到处游荡着想要把兜里那几个小钱花完省心的人。那时走在场部的街上路边,来往人的说话声,吵闹声,嬉笑声,甚至是骂人的粗口,都是十分入耳的上海口音,有时还真有些错把他乡当故乡的感觉。如今已非昔比,尽管场部当年的小酒馆,小商场,小书店都变得有些模样了,却是冷清了许多。也听不到叽叽喳喳的上海口音的说话声了。路边,唯有一个已经老的看不出是上海知青模样的老太太,用夹带着当地口音的上海话对我们说:“早就不再想要回去了,这里空气很好”。

我问老头:场部原先是有一个大礼堂的,(那是一个标志性建筑。)现在怎么找不见了?老头用手一指说:“那不在吗?现在已经改为农工商超市了!”我顺手看过去,怎么也是不像从前的样子,直当走上前去,到了农工商超市的跟前,才见那房子只是将原先礼堂的门面改成了商场的模杨,把里面的坐椅挪去放上了一排排的货架,其周边外形倒还是老样子。我围着过去的大礼堂绕着走了一圈,一下子场部的各个方位都清楚了。那些有意思的往事也随之浮现在了眼前。

我曾无数次进出过这个礼堂,七六年九月哀伤的日子里,作为仪仗员我穿着大头皮鞋,戴着藤盔,端着雪亮的刺刀站在毛主席像前日夜守灵,一待就是大半月之久。以后大礼堂改为“影剧院”了,那更是走的勤,一场电影只要花上一毛钱就行,像《刘三姐》《五朵金花》《上甘岭》《红日》等这些百看不厌的影片我在这里都看过。雨清和他太太张欣还说起他们当年相恋时在这个礼堂里约会看电影的浪漫往事。

礼堂的大舞台已变成超市的仓库,在这个舞台上,更是有着很多叫人难忘的快乐时光。那时每年都会有好几次会演,我们都会把自己编造的节目拿到舞台上为大家演出,参加比赛。在这里我们的演出,曾引爆过满场开心的笑声,赢得过呱唧呱唧的掌声,得到过热情洋溢的赞誉声,甚至还让我体验过几日犹如明星的感觉。在演出成功的日子里,这里似乎所有的人都认得你,你经常会在路旁商店遇见人们在嘀嘀咕咕指指点点的说道你,只要被认出来不管男男女女的都会非常友善地冲你笑,有的甚至会很唐突的大喊一声角色的名字:“小李子!”那种感觉真是让我有些头重脚轻晕得找不到北,于今想来还是那样的开心。

那时的人,也都真挚坦诚,对你在演出中的表现,他们一定会写信告诉你,信通常会寄到场宣传部,然后也会转给我。1978年我参加了一处大戏的演出,竟一口气在这个舞台上连演了近十场。也算是过足了瘾,之后我离开了农场,就再也没有这样过瘾的体验了。这种生活也给当时我的农场岁月增添了色彩和快乐。始终让我感觉那段在常人看来是枯燥,乏味的日子,真是过得非常的开心和有意思。

出了场部,只要顺着路向东去,行车几分钟即到界河了。一路上我是尽力的辨认着沿途的房舍和地形,力图能找回几分当年的模样。越是接近界河我越是在想,如今界河究竟会是个什么样?河对岸的桃花是否还在开放?当公路边矗着的三排楼房跃入眼帘时,我曾生活了六年地方,界河就在跟前了。

 

那楼就是当年我们居住的宿舍楼。过去了三十多年,楼并不见得老旧,瞧上去还挺亮丽,我站在路边远远的望去,整个楼区很是安静,楼面敞开式的过道上也不见人影,完全没了当初那种从这个房间窜到那个房间的忙活,过道上挂满了五颜六色衣物的闹哄哄乱糟糟的感觉了。

楼前的空地是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株株笔直挺拔的杉树,门前过道边也被种上了小庄稼。可能我们离去后,这里的房子就不再作为集体宿舍了,而是变成居民住房了。当地人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让地空着的,于是楼前的篮球场,当年年轻人最重要的娱乐玩耍的场地,就被逐渐的蚕食变成了各家的小菜园子了。这要在过去那是难以想象的。篮球场对我们当时的年轻人来说那实在是太重要了。那时除了非常喜欢运动打球外,只因为我们实在都是非常的年轻,身强体壮且精力充沛,可又无所事事。这样一个篮球场就将年轻人身上过剩多余的精力充分的耗尽了去,不然的话,不定在哪惹是生非呢!当然篮球场还有个好处就是,晚上在那儿会经常有露天电影放,那时看电影对我们来说,可算是天下第一享受的事了。天还大亮着大家就忙着去占位子,我住在宿舍第一排的二楼,懒得下楼去时,就在过道里放上一把椅子,坐在自己的宿舍门前侧向的观看电影,倒很像是剧院里的包厢。那时看露天电影是很过瘾的,一放就是好几部,也会吸引来周边连队里的人们,所以放电影的日子如同过节,门前总是很热闹。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