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桃花依旧笑春风(下)  

2016-12-03 21:11:32|  分类: 木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欢网2010《2010/6/9 崇明,界河行》
 桃花依旧笑春风(下)

(木瓜 2010.6.9

 

厂房是建在界河边的,一家挨一家沿着河向北去总也有三四里地长,通往各厂的路是一条沿着界河边的水泥小公路,当初可是一条铺着沙石子的路,每当有车开过时总会扬起很大的灰尘。有时在厂里头看见墙外卡车开过时有人站在卡车上,由于车和人身子被围墙遮住了,只见人头在墙头上“刷”地飞过,倒也是非常奇特有趣的一景,叫“头在飞”。

2010/6/9 崇明,界河行 - 欢网2010 - 欢网2010

这条路上每天都会有壮观的景象,当早上的太阳在界河的东岸果树杈上升起的时候,就会有千百个人,像开闸的界河水一样,成群涌向自己的厂门。当傍晚西坠的夕阳将高大厂房的阴影遮掩住那条路时,又是成群结队的人,三三两两说说笑笑的走回自己的宿舍。

2010/6/9 崇明,界河行 - 欢网2010 - 欢网2010

界河边的第一家厂,就是我原来待过的玻璃厂了。我是很想到老厂子里去瞧瞧的,到跟前竟发现原来的厂门已被砖墙给堵上进不了。墙里是一片寂静,墙头上也有了枯黄的茅草,看来里边是很久没有人烟了。再看厂房,可能当初造得比较结实,那炉台依旧挺雄伟的趴在那,可原先依在炉台旁的那根又粗又高神气活现也算是一大景标的烟囱管却不见踪影了。水塔还是那个老样子,只是没有了打水的动静,水管也早已锈蚀了。在原先和邻厂的结合部倒是有一个看上去像是半截烟囱,又像是水塔,更像是小鬼子炮楼的东西,实在是想不起来这爬满了枯藤的家伙,当初是干啥用的玩意。

路上冷清得很,除了我们几个,不见有人过。不知名的鸟还在围墙边的树上搭起了窝,这要在过去,早就把它的窝给掏了。看来这里所有的厂都早已人去楼空,除了我们几个的说话声外,再也听不见有任何的动静。

2010/6/9 崇明,界河行 - 欢网2010 - 欢网2010

这里已没有从前的喧闹了。已听不见那巨大的排风机发出的鼓噪声和混杂其中人的喊叫声;也看不见炉台上闪烁出的烈焰火光,和在火光中窜来窜去的人影。

2010/6/9 崇明,界河行 - 欢网2010 - 欢网2010

炉台上高大的窗户也用红砖砌上了一半紧闭着,当年我就是在这高大的窗户里,第一次看见了界河对岸,那几乎是一夜间就开得漫无边际的粉色桃花和白色梨花。如今隔岸望去,对岸的桃花依然还开放着,可那群曾趴在窗前,伸长着脖子隔岸观花的黄毛丫头、毛头小伙们,却带着去撞桃花运的白日梦和他们的青春年华,散去的没影没踪了·····当年人声鼎沸热火朝天的工厂,如今却是个冷清寂之地。

2010/6/9 崇明,界河行 - 欢网2010 - 欢网2010

2010/6/9 崇明,界河行 - 欢网2010 - 欢网2010

界河对面就是果园。四月,粉色的桃花还成片的开着,这次同行的玉英和她的弟弟雨清即夫人张欣都曾在果园工作过多年。其实我对那片地和那里的人也不陌生,除了近在眼前每日都会隔岸眺望外,走过路过更是家常便饭的事。不少中学同学,也都在那儿。因为很近,所以也是常来常往的。

2010/6/9 崇明,界河行 - 欢网2010 - 欢网2010

车就停在了果园职工宿舍的中央道上。很多年过去了,这里好像什么都没变,还是老样子。同学们从前住过的低矮房子都还在,这些房子都显得破旧不堪,甚至有的房顶都已经塌陷了。

在旧房的屋檐下,玉英、雨清兴奋地找到了当年一起工作的老同事“老牛”“冬瓜”等。雨清还带着我去看了他当年住过的房子和如今堆满了杂物的职工食堂,说那些年他们的头儿—丽萍同学,就常在这里召开全体大会,没少给大家训话。

2010/6/9 崇明,界河行 - 欢网2010 - 欢网2010

或许是我们的到来打破了平时的宁静,有几户人家打开了家门走了出来,来到了那条路中央。这里显然是个社交中心。只要有个风吹草动的,人们自然会汇集在这里嘀嘀咕咕说东道西或是躲在一边察言观色的捕捉交换信息。这时我也发现这里住的实在不多几个人,也没几户人家,而且几乎都是上了岁数过了退休年龄的人。

2010/6/9 崇明,界河行 - 欢网2010 - 欢网2010

我没有想到的是会在这几个人中遇见原来厂里的同事王国范师傅。当我们在路中央突然相遇时,老王竟还能准确无误的叫出我的名字来,这让我非常感动。其实那时我和老王并不在一个部门工作,没有多少工作上的接触,但当时老王的人品,在厂里却是有口皆碑的,老王为人诚恳,办事认真,话语不多却能和不少上海小知青说上知心话。我拉着老王的手说:“我在厂时,印象中你可是一条三十多岁的壮汉,如今退休了吧?”老王笑了,说“我现在乘车可以不付车钱了。都七十多了!”真是弹指一挥间的事!他告诉我后来的事,我们离开后厂就转产了。不烧煤了,就把那个大烟囱给拆了。我说难怪找不见了。再后来人都走了,厂区也就空了。老王蛮遗憾的对我说:“如果当时坚持搞玻璃的话,如今状况也许就大不一样了。”我问他怎么还住在这里?老王说自己一直就住在果园,现在孩子们都到城里去了,自己年岁也大了,住在这里倒是很定心。也习惯这里的平静日子。

2010/6/9 崇明,界河行 - 欢网2010 - 欢网2010

老王津津有味的说起了他正在拾捣的小“自留地”,再看看周围的这些破旧小平房的门前窗后,一块块巴掌大的“自留地”,都用乱七八糟的材料做成的参差不齐的篱笆围着,里面种着各种素菜,或养着小鸡小鸭的,看上去是十分的凌乱,却又满是生机。

住在这里的这些人家,都是退休的当年果园的老职工。其实这里的人并不为生机担忧,他们从前都是国营农场的职工,如今退休后享受着和城里的退休人员同样的养老待遇,因而是衣食无忧。这里的年轻人是耐不住寂寞都到城里去了(据说政府也鼓励他们去),可我发现外面的世界对住在这里的这些人并没有什么特别诱惑力,他们好像不在意住在这破旧简陋的矮房里,而是挺享受在这个没有喧嚣,没有纷争,宁静清新的果园里,过着简单、自在、与世无争的恬淡日子。

看来这些人生来就喜欢土地,即使是门前巴掌大的地。只因为他们本来就生长在农村,一辈子就和土地打交道了。他们是知道的,只要你善待土地,只要你在土地上付出了,就一定会有收获,一定会有回报。只要待在这块地上,他们就有安稳感,就会觉得舒坦自在,要紧的是,他们在这一小块地里就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乐子。

从前刚到崇明时,时不时的会听见人说,崇明人是蛮刁的,是很会算计的,什么都斤斤计较,不怎么好打交道的,说起脏话来是又露骨又难听,实在入耳不得。但一番接触后,你也会明显感觉到,他们其实都是些非常的质朴和实在的农民。只是因为有一天,一个强势的群体—知青不由分说的滚滚而来,撞进了他们的生活,把他们多少辈来的生活理数搅得七零八落,叫他们一时间里手足无措,不知如何为好,也许是处于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于是他们会笨拙表现出与本来面目完全不一样的举止,对四周充满着警觉和提防。直到这股强势离去后,他们才又忐忑的回到了原来,如同冲击海岸的潮水慢慢退去后,岸边又裸露出平缓宽阔的滩头一样,让人看到了他们质朴自然的本相。

这里宁静平和的环境,这里清新洁净的空气,让这里的人有了一分单纯恬淡的心境,过着他们惬意知足的朴素日子。也许他们有时也会和邻里老哥老姐的搓上几回小麻将,也许他们也会热上几壶老白酒聚在一起喝喝小酒聊聊天。这比之喧嚣奢靡,灯红酒绿充满了浮躁的都市生活来,我甚至都感觉到,这里的日子对那些在城里过烦了的人来说,终究是有些像世外桃源的意思了。

2010/6/9 崇明,界河行 - 欢网2010 - 欢网2010

老王告诉我,果园现在是承包给了一个什么公司了,桃树也都是改良的新品种了。这个界河边的果园将要用三年的时间,搞成个旅游观光的景点,到时这里就会有大的变样。这些老住民们也是要被迁往场部去住的。看来这里终将也是难逃商业大潮的侵袭,这里安宁沉静的日子与这些破旧简陋房屋一样,都将是来日不长了。但我心里却暗自地嘀咕:但愿什么都不要发生,但愿这里的宁静不会被打破,但愿这里人的心境能一直保持平和,因为这个桃花园不仅像是个的世外桃源,还一定是很多人的寻梦之地。

准备离开时,我独自来到了界河桥上。这桥已不是从前的那座桥了,桥面是有了加宽,桥墩也有从前的拱形变成了现在的直立形,桥的位置也是向南移去了些,桥栏倒是和从前没什么两样。

2010/6/9 崇明,界河行 - 欢网2010 - 欢网2010

站立在界河桥上,沿着河道望去,那河道也不再是笔直笔直而是有些歪歪扭扭的向前延伸着,大概是打从几十万知青离去后,再也聚不起像蚂蚁一般多的人,用人海战术来整修河道了。不过少了些人工雕琢痕迹,岁月倒也是把界河变得自然好看了许多。

2010/6/9 崇明,界河行 - 欢网2010 - 欢网2010

桥栏北面,西岸当年的厂区,如今除了爬满枯藤的残墙和破损的厂房及那一条半天也不见一个人影的冰冷的水泥路,还在回想着这里曾经有过的热闹的时光外,那些曾经在这里来来往往熟悉年轻的面孔,于今却是“人面不知何处去?”了!

转首向东岸望去,那里果园里大片的桃树上粉色的花朵仍然还在开放着,树枝上又生出了嫩嫩的新叶,水清草绿的,湿润的空气带来的是泥土清香和果树的芬芳,那里,四月的春风里透着的是没有嘈杂,没有喧闹,一片宁静的美妙气息。

2010/6/9 崇明,界河行 - 欢网2010 - 欢网2010

天上开始落下了一些雨滴,我趴在桥栏上,静静望着流去的界河水,水面漪涟中映出的还是古人的那首诗:“桃花依旧笑春风”。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