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杨柳情结(二)  

2016-12-01 21:53:15|  分类: 郑建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柳情结(二)

郑建华 2009.10.4

杨柳情结(二)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5月份,又是一年春耕插秧季节,老乡们抓住最佳时令,纷纷赶着耕牛到田间,为春耕插秧整田忙,到处是一片繁忙的景象。

杨柳情结(二)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清晨,村庄朦胧,田野朦胧,淅淅沥沥的雨下个不停。我们挽起裤脚光着脚丫,身披塑料雨衣,冒雨踏着泥泞的田埂小路来到田头,向“师傅”们学习如何插秧。老乡们则一个个身披蓑衣,头顶箬笠,犹如戴盔挂甲、全副武装的士兵,在白茫茫的水田里摆开了阵势。拔秧、挑秧、抛秧、拉线、插秧,各有所司。插秧者双手像公鸡啄米,横竖成行。我们也模仿老乡的操作方式,在水田里拉起了一道道线,“跨左侧2株秧,胯下2株秧,跨右侧2株秧,也就是每株秧苗间距20厘米,大约是两个拳头的间隔。”我们依样画葫芦,但我们这些在城市里长大的“上海佬”还是为插秧的深浅轻重苦恼。水田里的泥尽管比较软,但我们怕插好的秧飘起来,就尽量把苗插得深一点,“师傅”们看见了赶忙叫住我们:“别插得太深,秧苗插得越浅越好,只要插上后不飘在水上就行。”听着“师傅”的指点,我们笨手笨脚地将秧苗摁进泥中……,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好不容易插完了一趟秧,跨上田埂一不留神,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田埂上,弄的裤子湿了一大片,抬头再望望,我们趟子里秧苗东倒西歪,弯弯曲曲地就像蛇行,横竖都不在一条线上,有的秧苗只露出几片绿芽尖尖,有的秧苗根未扎在泥中,还有的秧苗已经飘起来了,于是,再回到水田中进行“修补”。

杨柳情结(二)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插秧既是力气活又是技术活,一趟秧插下来,腰像断了一样疼,躺在田埂上起不来。“低头方见水中天,后退其实是向前!”不知不觉间,雨势渐猛。淅淅沥沥的雨声中,队长的息工哨子响了,我们拖着沉重的步伐,托着快都伸不直的腰,回到“五七”班去小憩片刻,且用“朝餐”。餐桌上,眼前还显现出一趟趟秧苗的影子。“芒种插秧是个宝,夏至插秧是根草”,也就是说插秧农时节气是不饶人的。经过全村上上下下数十日的连续作战,队里的水田披上绿色的盛装,我们也在“师傅”的指导下,逐渐掌握了插秧的一些技巧。

现在农村中不再插秧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耕种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世世代代“四更乘月躇陇陌,不间朝昏与亭午”的辛劳往事成了永远的记忆。

 

   

75年春节刚过,我们几位相邀一同返回农村,那时上海到宣城是没有直通车的。我们选择的出行线路基本上走水路,一则,费用比较便宜(上海——芜湖四等舱船票4.20元);二则,不需要在芜湖、宣城过夜,省去了住栈房的铜钿。

那日,我们在十六铺码头,搭乘“东方红”3号轮,船才起锚,外面的天已是十分的阴霾,到了长江口,风大浪急,不适应者,感到头昏昏的,有些晕船了……。

杨柳情结(二)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过镇江后,天上飘起了雨夹雪,船靠上芜湖码头时,码头上已是白茫茫一片,栈桥上只留下了一条铺着草包的小路。心里咯噔了一下:到杨柳的路是否还能通?赶紧挑上行李,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涌向检票口,乘坐4路公交车赶到长途汽车站,站内人山人海,一打听,原来很多道路积雪严重,车辆压根无法通行。身体颖小的同学留下照看行李,身高马大的同学则负责挤向售票窗口,好不容易挤到窗口,“有到杨柳的车吗?” “没车”窗孔中蹦出两个字来,“啥时候能通车?”“不知道”,晕啊……。人算不如天算,看来今夜无戏,住旅店要好几块洋钿,半个月的生活费要泡汤了。大家合计后,决定不住旅店,就在车站过夜。

杨柳情结(二)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熬夜的日子不好过,又冷又饿,特别是到了下半夜,滋味更是难受。东方渐渐地白了,太阳从云层中钻了出来了,我们赶紧涌到窗口去排队。路况好的公路通车了,到宣城杨柳方向何时开通,依然如泥牛入海无消息,拐过中午三点多,广播喇叭里传来了“宣城方向开始售票”的消息,“走吧,离“家”总近一点。”到了宣城,去杨柳的车没有,我们还不死心,踏着深过膝盖的积雪,到通往杨柳的公路上去打探打探,嗨,连个车轱辘印也没有。天渐渐地擦黑了,我们又一次流浪街头,寄宿车站,同在车站过夜的安徽老乡,则解开随身带来的铺盖,席地而卧,看看我们实在冻的受不了,挪出一个角,让我们挤进去取暖。 

第三天,八点钟了,依然没有通车的消息,我们下定决心,步行回生产队(宣城到杨柳40里路),挑着行李,晃悠晃悠地上了路,雪齐膝深,一脚高一脚低,每迈出一步都相当吃力,真想把行李丢了。

杨柳情结(二)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走了10余里路,好不容易路过安徽建设兵团周王农场下属的一个连部,向他们讲明情况,接待我们的同志听说是表姐表哥(我们生产队芜湖下放知青的表姐表哥,是周王农场另一个连队的)的朋友,叫我们将行李放在他那里,待公路通车时帮我们送过来,谢天谢地。轻装上阵,轻松了不少。但40里路,我们足足用了将近8小时才走完。“到家了”,村里陈家大娘、大伯见我们长途跋涉,赶紧吩咐老二、老三端上热腾腾的冻米鸡蛋,为我们驱寒,随后,又烧好澡锅,洗了一把澡,三天的疲劳褪去了不少,晚上,我就住在老乡家里,那浆洗过的被子好暖和,倒头就进入了睡梦,直到次日十点多方醒。

杨柳情结(二)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雪花是晶莹的,它向人们展现了它纯洁的一面;雪花是两面的,它有时让人放松,有时让人讨厌。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