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搭档(下)  

2016-12-01 21:49:02|  分类: 木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场里闲着找事的日子——搭档(下)

(木瓜 2009.10.3

(三)

王玉凤在学校时就是个学生干部,来厂后也是势头不减上上下下人气足的不得了,除了车间小组里,还在团总支、厂工会里担任事。也是我们那一届里被重点关注培养的对象,可算是个红人了。

搭档(下)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可谁也没有想到,才一年后王玉凤突然沉寂了,她不愿再出头露面,也听不到她那唧唧喳喳的说笑声了,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什活动都不想参加,什么事都躲在人后头。这也太不像王玉凤原来的性格,这一来反而叫人不习惯了。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有人就开始议论,说是王玉凤最近和她同一班组的师兄小浦东好上了,怕过于招摇被人议论。所以尽量要避人耳目。

不久,事情就清楚了,原来从七四年的下半年起就传出了风声,说农场里为了防止骨干流失,准备稳定一批青年人,长期在农场工作。当然一旦被“稳干”,那以后“上调”上海的机会可能就没有了。这对于时刻都想着要“上调”回去的人来说,自然是一件很坏的事。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可算是一次巨涛恶浪般让所有的人都胆战心惊的大“海啸”了。原先那些在厂里风风光光张牙舞爪的人,听到风声后都不由自主的收敛了起来,唯恐太引人注目。

搭档(下)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王玉凤那点儿小心思,谁看了都知道。她原本是想好好的干上几年,能得到领导的赏识和大家的认可,争取有机会尽早的“上调”回上海的。大概现在她是觉的自己干的是实在好过头了,过于招摇风光了,很可能成为风口浪尖上的人物。和谁都一样,她当然是不敢想象一旦被“稳干”了,要在农场待上一辈子的情景,这实在也不是她的初衷加上现在又和小浦东好上了,万一他走了,她又走不了,这不就上演了一出棒打鸳鸯鸟,一水横断两情缘的“悲情”剧了吗?

我知道王玉凤是个率性的人,她不会掩饰自己,心里怎么想脸上就是个什么样,于是就想将自己身上耀眼的光芒遮掩起来,平时还老躲着人走,唯恐让领导注意了逮去谈话给“稳干”了。她也是想得过于简单了,好像如此一来就不会有人注意她,可这样做却适得其反,反而更引人注意了。其实人们对她的恋爱也是很有些看法的,她的师兄小浦东虽说人不错,但在厂里毕竟是个各方面并不十分出众的人,似乎大家以为她至少也应该找一个更有出息些的才是。但后来事实证明她的选择是没有错的。

这年底,“稳干”的工作真得是像狂风恶浪般,劈头盖脑的开展了,这样的势态,让不少人的心都悬起来了,提心吊胆的连大气都不敢喘,唯恐这“倒霉”的事砸到自己的头上。可大家私下又都在纷纷地猜测:王玉凤等那帮子人,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搭档(下)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没想到,王玉凤来了个更绝的,连个人影都找不见了。到了岁末“稳干”工作结束了,死不露面的王玉凤总算是没有成为“稳干”对象,也算是逃过“一劫”,应该可以缓口气了。可还是不见她的身影,就连我都觉得她做的过分了。一问,说是她“病”了,回上海“治病”去了。我想就是装个病什么的,已经蒙混过关了也就行了,有必要这样一直装下去吗?她还想搞什么花头?真是一个浪头就打出原形来了,太不像话!

年初,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上调”工作。那年厂里走了不少人,我们队长张国宝走了,小浦东也走了。走了的人像是挤上了末班车,为此而庆幸。可王玉凤却始终不见踪影,厂里是看不见王玉凤活跃的身影了,排练场上也听不到她那曾经有过的叽叽喳喳快乐的笑声了,车间班组里也因此少了些热闹。时间一长,王玉凤真的慢慢的淡出了大家的视线,她的事情不再为大家津津乐道,甚至都被人渐渐的给淡忘了。王玉凤就好像是在没有掌声的谢幕中,突然地退出了让她表演的舞台接着就无声无息了。

“海啸”过去了,一切都平静了,日子又回到了原先的模样。

(四)

一年多后的一天,我在厂区的拐弯抹角处又突然遇到了我当初的搭档王玉凤。

搭档(下)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那天我见到一个熟悉女孩的身影迎面走来,细一看是王玉凤。那时天气已并不很冷了,可她却将一件棉袄披在身上紧紧地裹着。她看上去清瘦了不少,脸色苍白,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似乎也失去了以往的神采,我惊讶的看着她,对她说:“很久不见了。你这是怎么了?”她有气无力的轻轻回答:“我病了。”

我说:“我听说了,你在上海养病呢,但不晓得你究竟得了什么病?”

“我?”她迟疑了一下,“我得了肺病。”

这让我大吃了一惊,“怎么回事?”

她这才将事情的原本告诉了我。原来有个和她同住一个宿舍的女孩是个肺病患者,可女孩一直隐瞒没说,大家也不知道。王玉凤刚好和她睡一个上下铺,由于频繁的接触她竟也被传染上了。开始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直发烧不退还不停的咳嗽,最后竟咳出血来了,这才紧张了起来。那女孩看瞒不住了,说出了自己病情的真相,王玉凤这才赶往上海大医院检查,确诊是得了肺病,当时就把她吓傻了。因为是传染病,她立马住进了医院被隔离了,大半年后才出了院在家里养病,直到现在。

“那现在怎么又回厂了呢?

“现在感觉好像好些了,就回来上班了。”

搭档(下)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我突然想起当初我还以为王玉凤是为了逃避被“稳干”故意装病的,从心里感到很对不住她,可又笨嘴拙舌的不会说个安慰话。我问她“为什么不告诉大家呢?我们都一直不晓得啊!”她说:“是我坚持不让说的!那样会对那女孩产生很大压力的。再说这又是个传染病,我也不敢和大家接触啊!当时只想躲着大家走,可不能害了别人啊!”

我心里很难过,不知如何对她说,想起当初大家对她和小浦东的议论,于是扯开话题问:“小浦东现在怎么样?”

“他很好!”王玉凤笑了,脸上似乎也有了些血色,眼睛里又露出从前快活的神情。她又问起我现在是不是还搞节目之类的话,还说起了那次我俩搭档演出的事,这一回,是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光彩。“想起那会儿,我们有多开心啊!真的!可现在我什么都干不了了……”她有些伤神,然后又朝我笑笑说:“要不是这突如其来的病,也许我就被‘稳干’了……要真是那样?咳!只要身体好,让我做什么都行的!……”“谁说不是呢?”我还想宽慰她,“这不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了……”看到她脸上有些疲惫的神情,我就劝她:赶快回去休息吧!

她从我身边走过,我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可我眼前老是在晃动着从前那个活泼开朗充满了青春气息的王玉凤。其实尽管经历了一些事,王玉凤还是那个王玉凤,只是一场大病把她折磨的有些弱不经风了。想到刚才她那疲惫虚弱的眼神里充满的光彩,我真为她的病情难过,也为自己对她的误解感到羞愧不已。

搭档(下)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过了段时间我听人说王玉凤的病情又犯了,回到上海治疗去了。

打那以后一直到我离开厂,我再没有遇见过我当初的搭档王玉凤。后来,听别人说王玉凤一直在上海养病,在她生病期间小浦东不离不弃的一直苦苦守候和陪伴在她身边,这对王玉凤身体的康复和精神上的宽慰都起了很大的作用。后来,在她病情稳定后,他们结了婚,成了一家子。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