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搭档(上)  

2016-12-01 21:27:55|  分类: 木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场里闲着找事的日子——搭档(上)

(木瓜 2009.9.23

(一)

十九岁那年的二月,我来到了新海玻璃厂被分在二车间。开始,也只能做做下手的活我在炉台下,挎着个石棉篮,一边哼着小曲一边为“三排机”(退火窑日语的译音)送刚成型的器皿瓶子。

搭档(上)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做“三排机”的有个叫张国宝的人(六七届的),常和我在一个时间档里工作,一来二往的我们就有话没话的闲聊起来。一次他问我是不是很喜欢唱歌?还说我的歌唱得蛮好听的。像现在的年轻人一样我们那时也喜欢唱歌,尤其是下班后到浴室洗澡时,厂浴室空间很大,空荡荡的,说话都带回声,声音的共鸣特别好,所以只要去浴室洗澡,脱光了身子后就会哇啦哇啦的吼上几声。后来他又问我,会不会跳舞?我说从来没跳过。他说看我的样,好象动作蛮活络的。他告诉我,他喜欢跳舞,读书时在学校练过,一边说一边还做了几个动作,比划了两下。然后他又问我,愿不愿意参加厂里的小分队?说他正在组织这个队伍,下班以后反正没事就来看看吧!

于是有一天晚上,我就去参加了小分队的活动了。

那天晚上当我走进会议室时,只见有一屋子的人坐在里面因为有不少女生,叽叽喳喳的很热闹。我一看,除了张国宝和一个叫张萍萍的(和我同一天来厂报到的)外,其他的谁都不认识,因而就躲在一边听他们很热烈的讨论。

人群中最热闹是一个叫王玉凤的小女孩,叽叽喳喳的属她话最多。她好像是突然间的发现了我,就冲着张国宝说:“队长同志,请介绍一下这位新来的吧”“哦!这位是老刘,我们二车间的,他也来参加我们的活动,大家欢迎”于是大家为我鼓起了友善的掌声。

别看我们厂只是个五百来人的小厂,除十来户是小家户外,都是十八九岁,二十大几的年轻人而且文娱人才还相当的多。当时有几把还混得过去的小提琴,有俩个绝对专业的琵琶手,还有个相当不错的黑管。歌手更是没得说,有俩人调入了上海乐团合唱团,后又来了个是“新海第一男高音”。大家都是年轻人。所以凑在一起是很热闹的。

搭档(上)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转眼快到那年的“五一”了,每当过节,场部就会组织各系统进行各种各样的文艺汇演。事情来了,我们也就忙活晚饭后的节目排练了。

我们的队长张国宝是个跳舞的,他当然就更喜欢编排舞蹈节目。那时有个非常有名的舞蹈《洗衣舞》,他就端了个盆,系上条围兜,在里面跳起班长来了。还编了个什么舞,非把我和一个姓唐的小伙子叫去跟着他们一起去跳。可我们又实在不会跳,于是就叫了张萍萍来指点我们。萍萍是曹杨二中还是三中的?我记不得了反正她在学校时是校小分队的。她对我们才不屑一顾呢,她漫不经心的拖了把椅子坐着,比划着舞蹈动作,让我们学着做。然后又很不耐烦地指出我们这也不是那也不对,挺让我们灰心丧气的。尽管别别扭扭的错误百出,但总算我的动作比较过得去了,那哥儿们惨了,跳得实在难看,不是做错了动作,就是跟不上趟,有时还反手反脚的(和那老憨动作差不多),是一丁点的感觉都没有。不过,咱是心知肚明的,咱没有练过那玩意儿,没那个腰腿功夫,要想跳得像个样?那是绝对做不到的。所以想好了,一定不去跳。

那时的节目大多是原创,厂里又有些会写能编的人,于是有人写了一个对口词,设想让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来表演。这可是根救命稻草,我大概也算得上是个多面手了,又属于可培养的对象所以大家都觉得由我和那个叽叽喳喳挺烦人的女孩王玉风来担当挺合适。王玉凤这就和我成了搭档了。

搭档(上)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王玉凤是一个活泼开朗,心直口快,梳着两条短小辫的黄毛丫头,和我同届,只是比我早两个月到厂。她有一双又大又明亮的眼睛,有时还会故意瞪大着眼睛吓唬人。因为她的活泼和还蛮天真的性格,全厂上下的人都很喜欢她。

王玉凤可是个做事挺认真麻利的人,对排练也是不含糊,加之也为了显示自己有过人的无比聪明,自然是下了些功夫来做事的,没两天她就把好几页纸的台词背得是滚瓜烂熟,她自然也是洋洋得意的很。

那也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做排练的事,本来我就不长记性,在排练中老是要忘词,这下王玉凤叽叽喳喳的可没少烦过。可后来怪了,这忘词的毛病竟传染给了王玉凤,她常常七里搭到八里的说不上来了,老出错。我倒是越来越顺畅,于是轮到我笑话她了,她当然是很恼火的,可越想做好,越出差错,让她郁闷的不行。有时就强词夺理了,说是老刘我害了她。

搭档(上)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不过大家还是非常热情地帮助我,教我如何装相摆谱,王玉凤固然是最卖力的,她在这块还挺聪明,还真会想出很多花头来。反正听他们的摆布就是了。

(二)

终于到了要演出的日子了。那是四月下旬的一天,我们这帮人集中后,就来到了场部的大礼堂。那天是个休息日,礼堂的大门敞开着,所有的人都可以随便进出观看演出。轮到我们时,已有好几个单位演过了。大概是基层单位的节目搞得比较粗糙难看大家虽然看演出很起劲,可拍巴掌喝彩却不太乐意。好在我们队准备的很充分,队伍也算整齐,节目的花样也不少。

搭档(上)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轮到我们上场了,按事先说好的,我和王玉凤的节目打头阵。我俩站在舞台的两边,等报幕的一完,她就对我使了个眼色,然后我们就从两头出场,劲头十足的走向了舞台的中央。也不知怎么的,那天台走得特别的顺,两人配合得特别好,台词也溜得不行,动作更是做得嘎巴脆。当最后的一句一说完,最后的动作一定格,竟博得了个满堂彩,全场第一次响起热烈掌声这倒出乎我的意外。以后就很顺利了,我们演的节目一次又一次得到了掌声。结束后大家很兴奋,都说,是因为我们的开头开得好,一下子打破了沉闷,把气氛搞好了,鼓舞士气,真是该记头功。

一片赞扬声中王玉凤和我高兴的不行,一时间台上台下好像就我们鲜亮了连说话声音不由自主也高了许多,走起路来浑身上下轻飘飘晕乎乎的,骨头好像也没了份量。王玉凤更是逢人便说我们的节目如何如何成功,如何如何精彩弄得不仅全厂上下马上全知道,就连她远在上海的家人同学全都知道了!说她是心直口快,那也太快了点。

搭档(上)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节,厂里的年轻人一起回上海休假过节,在分手时王玉凤热情的邀请全队人马到她家去玩,还隔着车窗大声的说:“我家弄堂口有两个垃圾桶,很好找的!”说的车上车下的人全笑了。

于是一天下午队长张国宝叫上我,一家挨一家滚雪球似的去串门,最后呼啦啦的竟弄了一大群人串到了王玉凤的家。王玉凤也不含糊,早早的就把她家里那帮子人集合起来了,只见院子里、客堂间、楼梯口都是她的人。王玉凤很起劲的挨个把我们介绍给了她的家人、她的妹妹、她的同学、她的邻居、她的朋友们什么的。还专门特意的介绍了一下我“这位就是和我一起演那个节目的搭档老刘。”于是我就点头哈腰的和大家一一打招呼。

搭档(上)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开心的假期结束后我们陆续回到了单位。

黄昏,在厂区一个转弯抹角处我遇见了王玉凤,一碰到,招呼还没来得及打,她就很认真的对我说:“我的家里人、我的同学、我的邻居、还有我的最最要好的朋友们、对你的印象……”她很严肃的点点了头“……可是很差哦!”

我被她说的一愣,问为什么?她说:“她们都说,你的眼睛贼溜溜的东张西望,老盯着人家身上看,反正说你不像个好东西!”

我有些愤愤不平:“这不是胡说八道吗?我可是谁都没有看呐!我到现在都还晕头转向的搞不清楚她们谁是谁?哪个是你的妹妹?哪个是你的同学?哪个是你的邻居?哪个是你的朋友?她们长的什么样我都不记得,反正没印象!唉!没搞错吧?别把张国宝说成是我了?”(张国宝是个近视眼,看人老是眯着眼上下左右的乱扫瞄)

“怎么可能错呢?她们可都是我最了解的同学和朋友。反正,说的就是你!” 

嗨!这真是的,哑巴吃黄连,有苦没法说。肯定是替别人背黑锅了,这不冤死人吗?

搭档(上)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不过打那以后倒好了,我是一举奠定了在队里的主力位子,再也用不着去跳什么舞了,经常参加朗诵表演类的节目,王玉凤还是那样,走哪儿就热闹到哪,有时也来参加我们的节目排练有一次,我们一起排一个自己搞小话剧,正起劲呢,王玉凤突然“哟”的叫了一声,我们以为又怎么了?“刷”的一下都看着她,她也为自己的唐突不好意思笑了,说:“你们瞧,刚才老刘的眼睛里都是光彩……”其实那会儿我装模作样的正投入呢,被她这么一叫倒不好意思了。“哎!你一惊一咋的捣什么鬼呀?”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