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情结《洪湖水》  

2016-11-29 19:48:07|  分类: 小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结《洪湖水》

(小静 2010.8.9

〈一〉

记得第一次听到《洪湖水浪打浪》这首歌时,还是在九岁以前(贺龙逝世之前)。那是一个初夏的日子,我在帮着母亲剥蚕豆,母亲突然来了兴致,轻声唱起《洪湖水浪打浪》来:“洪湖水呀,浪呀么浪打浪啊,洪湖岸边是呀么是家乡啊……”母亲唱得虽然不是很专业,但那优美的旋律却深深地打动了我。我停下了手中的活,望着母亲,好奇地问:“妈,这么好听的歌,为什么没人唱呢?”

情结《洪湖水》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母亲回答说:“这首歌是歌剧《洪湖赤卫队》里的插曲。《洪湖赤卫队》是歌颂贺龙的。贺龙被打倒了,《洪湖赤卫队》就成了‘毒草’,这首歌也就不能唱了。”

“唉!”我轻声叹了口气,觉得好可惜。我心想:我要是早出生几年就好了,就一定看到这出歌剧了。这一生要是能看上一遍《洪湖赤卫队》该有多好!我就会心满意足了。知道实现这个愿望的希望很渺茫,我不仅有点黯然神伤起来

    不久,贺龙逝世了。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对政治不懂,但由于情系着《洪湖赤卫队》,我对“贺龙”这两个字特别敏感起来。我听父母亲讨论说,贺龙平反了,伟大领袖还参加了他的追悼会。我还亲自去把报纸找来看,确实看到伟大领袖左臂戴着黑孝,坐在前排中央,参加追悼会的照片。我想这下好了,既然贺龙被平反了,《洪湖赤卫队》也该可以放了,很快就应该可以看到《洪湖赤卫队》了,心里忍不住一阵欢喜。

然而,事情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洪湖赤卫队》仍然不见动静。全国仍然还是只演八个样板戏。久而久之,我的心又凉了。又觉得没有希望看到《洪湖赤卫队》了。[转帖]欢网五周年部分老日志回顾展(十七)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眼,几年过去了。我上中学了。

在我上中学时,我们家斜对面搬来了一家新邻居。女主人长得很特别:高高的个子,卷卷的黄发,有着一双蓝蓝的大眼睛和一只红红的高鼻子。母亲告诉我们,她是新调到我们医院来的宋阿姨。宋阿姨是个混血儿,父亲是德国人。她可能是我们全凯里唯一的一个有外国血统的中国人,因此大家对她十分好奇。

奇怪的是,宋阿姨的男人却是个个子矮小,相貌平平的很不起眼的男人。他戴着一幅深度近视眼镜,总是穿着白衬衫蓝裤子,很整洁。虽然其貌不扬,却也文质彬彬,只不过不太爱与人打交道,脸上也很少露出笑容。据说他在附近一所中学教书,是个中文老师。

宋阿姨有两个很可爱的小女儿:双双和点点。双双是姐姐,点点是妹妹,两人只有四、五岁左右。她们俩都遗传了母亲的特点:都有一只红红的高鼻子。无论走到哪,两姐妹都是手牵着手,亲热得很,总会让人联想到《草原英雄小姐妹》里的龙梅和玉荣,很讨人喜欢。

出于对两小姐妹的喜欢,我没事就往宋阿姨家跑。久而久之,我便成了他们家常来常往之人。有时候他们大人忙,我便成了他们家的“免费小保姆”,看管起两个小姐妹来。有一天晚上,我随着两姐妹第一次来到了他们家的卧室。卧室虽然很简单,但摆设却很优雅:一张干干净净的大床,旁边立着一个高雅的衣柜;床的对面是一个高低玻璃柜,里面装着很高级的茶具。这在当时是很罕见的。在较矮的玻璃柜上面,摆着一个音乐盒。打开盒子,就会出现一个美丽的芭蕾舞女孩,踮着一只脚尖,另一只脚悬在空中,双手做出优美的舞姿,全身会随着音乐而转动。我深深地被这音乐盒吸引。然而,更吸引我的却是接下来看到的另一样东西:一台手摇留声机。

我曾在玩伴芩老五(以前曾提过)家见过这玩意,也曾见过芩老五的三哥教芩老五玩过这东西,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好高兴!我想,有留声机就一定会有唱片!果不其然,在高玻璃柜脚下,就放有一个小篮子,篮子里装的全是唱片!我迫不及待,立即动手翻起唱片来。翻着翻着,五个醒目的字体跃入眼帘:洪湖赤卫队!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高兴得都快要跳起来,好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似的,心脏“怦怦”地跳得很快,很想立刻就拿去放。可因为主人都不在家,不敢乱动别人的东西,只好依依不舍地又把唱片放了回去。好像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我那天晚上睡得十分香甜。

第二天,我又到宋阿姨家去了。我把我的愿望告诉了她,她一点也不介意,随便我摆弄。我轻轻地拿出唱片,缓缓地把它放在留声机上,小心翼翼地把唱机针头放在旋转着的唱片上……“洪湖水呀,浪呀么浪打浪啊,洪湖岸边是呀么是家乡啊,清早船儿去呀去撒网,晚上回来鱼满舱,啊……”。我不知道什么叫“陶醉”,只觉得大脑里除了这美妙的歌声,什么都没有了。我被这歌声迷住了。我双手托住下巴,双臂放在茶柜上,两眼直盯着唱片,听啊听啊,一遍又一遍,始终不厌倦。留声机好像累了,声音开始慢下来,我又赶紧使劲摇留声机……我没有跟着唱,只是默默地听……好几个小时过去,我都不知不觉……不久,我就把整首歌背了下来。欢网五周年部分老日志回顾展(十)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背下了《洪湖水浪打浪》后,我又背下了《手拿碟儿敲起来》,《春天里》等歌曲。还有一首令我很喜欢但从没听过的歌:《铁蹄下的歌女》。我后来也把这首歌学会了。说来也奇怪,宋阿姨家经常没人在家,门也不锁,大开着。两小姐妹也不见了踪影。我出出进进也没人管。那个家好象变成了我一个人的乐园。那段时间我觉得好快乐,好幸福!虽然看不成歌剧《洪湖赤卫队》,不能饱眼福,但能饱耳福我也很高兴了。我好想把所有的唱片都放完,把所有的歌都学会……

然而,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听大人们说,宋阿姨的父亲是二战时到中国来的德国兵,在上海遇到了年轻貌美的宋阿姨之母宋女士。宋女士是贵阳人。两人一见倾心,认识后不久便有了宋阿姨。二战结束后,宋阿姨的父亲不得不跟着军队回到德国,离开了宋女士和还未出世的宋阿姨。后来宋女士回到了家乡贵阳,生下了宋阿姨,并从此未再嫁,一人艰辛地把宋阿姨拉扯大。为了不让女儿受歧视和吃苦,宋女士决定要给女儿“翻个身”,嫁个“贫下中农”。于是经人介绍,宋阿姨与贫农出身的中学老师成了婚。来到州医院后,宋阿姨不知不觉地与一位同科室的有妇之夫发生了婚外情,这事闹得满城风雨。难怪宋阿姨和她先生如此之忙,没人管家,外婆怕两小孩受影响也把孩子接走了,结果这个家就变成了我一个人的乐园。只是好景不长,没有多久我就失去了这个乐园。

一天晚上,夜深人静,家家户户都熄灯就寝了,我也进入了梦乡。突然,一阵喧闹声把我从梦中惊醒,声音好像来自宋阿姨家。声音越来越大,把父母亲也吵醒了。只听父亲说:“好像是宋家两口子在打架。”全家人爬起来,穿好衣服,直奔宋阿姨家去。只见宋阿姨昏倒在地上,鼻子里流着鼻血,十分吓人。宋阿姨的男人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对面另一男人的住家破口大骂,口中还散发出浓浓的酒气。不一会儿,宋阿姨醒了,翻身爬起来,愤怒地朝楼下奔去,从此不再见她回来。

后来,他们离婚了,宋阿姨得搬到单身宿舍去住了。他们离开的那一天,我好舍不得。我舍不得那对可爱的小姐妹,还有那台带给我无限快乐的手摇留声机。

〈二〉

19769月,伟大领袖与世长辞。悼念伟大领袖的同时,全城也谣言四起:伟大领袖走了,再也没人保护我们了,苏修帝国主义正蠢蠢欲动,要对我们发动战争了;凯里有很多兵工厂,是战略要地,已经在苏联的地图上画了圈,苏修要打我们,第一个打的就会是凯里……等等。[转帖]欢网五周年部分老日志回顾展(十七)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于是我们全城全民皆兵,开始备战,在各个山头挖起防空洞来。我们学校也不例外:上午上课,下午挖洞。贵州的山只有表面一米左右是土,再往下挖就是石头了。我和一位女生是一组,刚挖到石头就挖不动了,进度很慢,坑也越挖越小,越挖越窄。一天下午,我实在挖不动了,便在一棵小树下休息起来。一阵凉风吹过来,好爽!我不知咋的来了兴致,轻声哼起《洪湖水》来:“洪湖水呀,浪呀么浪打浪啊……”不等我唱完,一位男同学走了过来:“好啊,你竟敢唱毒草……”我反驳道:“《洪湖赤卫队》是歌颂贺龙的,可贺龙已经被平反很久了,为什么不能唱呢?”是啊,为什么?我心里也在纳闷。这真成了我心中的一个谜。

不久,“四人帮”垮台了。欢网五周年部分老日志回顾展(十)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毒草”们就像是被关了无数年的犯人一样被释放出来:《刘三姐》、《五朵金花》……当然还有我朝思暮想的《洪湖赤卫队》了。心中的谜底终于被解开,终于看到歌剧《洪湖赤卫队》了!真的像当初想的那样,心满意足了!

不仅无数遍地看了《洪湖赤卫队》,我还放开喉咙高歌起来,真过瘾!整个歌剧我都唱了下来,《洪湖水浪打浪》成了我最最喜爱的歌曲之一。到美国后的第一个春节,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举办春节联欢晚会,邀请了各界中外友人参加。我和好朋友上台演唱了女生二重唱《洪湖水浪打浪》,赢得了台下一片热烈的掌声。2009年十月,我加入了《欢网》。在庆祝《欢网》建网四周年活动中,我为朋友们也演唱了这一首歌曲。这首歌曲让我终生难忘。我想,只要我还能哼,还能唱,我就一定要坚持唱下去,一直唱到老……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