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戏说善隆  

2016-11-29 19:02:46|  分类: 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戏说善隆

(哈啦哨 2009.5.6

木瓜你有没有搞错,只听说过“戏说乾隆”,从没见过“戏说善隆”,一字之差,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实属差强人意。

憨瓜你有所不知,乾隆为国首,善隆为班首,按照建筑工程放大样原理,只是放大和缩小的区别,实质上没有原则区分,既然乾隆能戏说,那么善隆也配得上戏说一番。没见过是吧?本着以中学为蓝本,事实为依据,情节为准绳的原则,今天就给你摆摆龙门阵,以后让大娘拍成电视剧。

[转贴]欢网五周年部分老日志回顾展(十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第一场景   闹着要出宫

(个别情节虚构,不可当真较劲)

班首善隆有个由来已久、路人皆知的绰号叫“小老栾”,围绕此绰号俱有三大明显特征:穿短袖衫时习惯将两个袖头往上翻卷到肩头,以显出“小老栾”老嘎三七外形气质;办事较真,一件微不足道小事能表情严肃地足足缠你几天非让你认可,以充分显示“小老栾”做事毫无缺陷的完美性;见生人自来熟,好像前几辈子就是老朋友,也容易与人交上朋友,完全展现出“小老栾”的个性魅力。[转贴]欢网五周年部分老日志回顾展(十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刚进中学,善隆的“自来熟”特性就使他与居住曹杨一村一工区的张惠康等好几位69届同学成了形影不离的老朋友。时隔不久69届毕业,张惠康他们去了黑龙江建设兵团劳改农场看管犯人,这让善隆感到既痛苦又羡慕。痛苦的是刚结识的老朋友走了,好在又结识了70届的李钢等铁哥们,痛苦程度稍许减轻些;羡慕的是张惠康他们能穿一身崭新军装,虽然没有领章帽徽,但端的是真枪实弹,与解放军相差无几。

那些时日,善隆无心听课,只能在课堂上低着头默默无声的与钢笔较劲,如同雕刻似的在纸上狠狠练着钢笔字,坐在一旁的建新想同他说话,见他毫无反应意识,估计他“一本正经”“较真”的老毛病又犯了,为避免自讨没趣,也就不敢再招惹他。下课铃声响起,善隆才醒过神来,见纸上多处已被钢笔尖划破,可能写的字透页到了课桌上,班首要以身作则保持桌面整洁,于是他揭开纸想擦桌子,猛然,他的眼睛一亮,无意间他写的“呼玛要人”几个字深深嵌入桌面跃入眼帘,那不正是这几天报纸上登载的消息吗?张惠康他们就在黑龙江呼玛那一带,若能去呼玛,不就能穿上军装和见着老朋友,做到两全其美了吗!

善隆不由地兴奋起来,赶紧找到从小在一起玩的邻居发小老家同学,把自己的想法细细述说一遍,要拉同样极想当兵的老家一起去找学校工宣队,请求去呼玛。老家有点担心学校不肯放人,“小老栾”胸有成竹一拍胸脯,豪迈地说:“没问题,咱们可以写血书啊!”一听要流血写血书,老家有点害怕,面露很不情愿的表情,善隆见状狡黠地一笑:“别担心,这事我来办,签名时我会找你的。”[转贴]欢网五周年部分老日志回顾展(十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几天后,善隆找到正在闷头瞎皮的老家,拉他去家中在血书上签字。“真要出血啊,我、我害怕”,老家被善隆连拖带拽揪到家里,说血书已经写好,然后指着碗里的血,“你沾点血在血书上签上你的名字就行了。”“鸡血?”老家瞪大了眼睛看着善隆失声叫道。“轻点声,别让人听见了”,善隆赶紧捂住老家那张容易坏事的破嘴,压低声音说。

两人来学校找到了工宣队长,坚决要求去黑龙江呼玛。见队长不同意,于是拿出报纸指着相关内容说:“呼玛急需有志知识青年前往参加建设,我们作为热血男儿,在祖国最需要我们的时候,应该挺身而出报效祖国,为国分忧。”见队长还是不同意,两人捧出血书,动情地告诉队长,“我们决心已定,写了血书,家长的工作早已做通,今天你要是不答应,我们坚决不走了。”见两人死磨硬缠,工宣队长不得不明确表态:“你们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你们的决心我也能充分感受到,但是目前你们的年龄还小,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学习。我可以负责任地对你们保证,只要到了你们毕业时,我一定将你们送往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第二场景   惊呼有流氓

(个别情节虚构,不可当真较劲)

熟悉班首善隆的人都知道,依“小老栾”的特性,由于身上的正义感超乎寻常极强,他绝不可能是一个胆小怕事之人,更不可能害怕什么地痞流氓。那么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于斗胆摸老虎屁股对他耍起了流氓?而且还让他情不自禁惊呼起来?那个家伙一定是个面目可憎,极恐怖极可怕之人。[转贴]欢网五周年部分老日志回顾展(十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别看善隆身材比较秀气袖珍,只要说起他的身体灵活性协调性,无人不竖大拇哥,绝对一流!尤其在打篮球时,什么远投、中投,急停跳投,勾手背投,三步上篮,双手轮换灵活运球,快速过人,裆下过球,背后传球……技术高超,技艺娴熟。俗话说得好啊,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善隆的优点非常突出,缺点也很明显,别人能做到高举下压式扣篮,他再怎么练也做不到──先天不足么,那是绝对怪不得他的。凡事有弊也有利,穆铁柱扣篮的随意程度犹如小菜一碟,这是他的空中绝对优势,但凭着善隆运球水平,若从穆铁柱裆下人球同过的本领肯定犹如吃豆腐那样容易,反过来要穆铁柱那样的高大中锋如此这般来过善隆的裆下可比登天还难,除非违反规则将善隆扛在双肩上。

放学后只要一有空,善隆就同班里最要好的鲁申、建新和老家同学到学校篮球场上去打球。担任班里文体委员的鲁申篮球技艺与善隆不相上下,两人在场上配合默契,一传一递,一切一跑,动作相当花哨好看;个子稍高的建新经过善隆和鲁申不断地言传身教,加上自己勤学苦练,打起球来也像模像样,虽然扣篮不行,偶尔他会假装做个意向性的扣篮动作意思意思,然后自娱自乐般的独自哈哈大笑一气,利用角度打板进球是他得分的主要手段,若是让他运用腕力和抛物线腾空投球直接进篮筐就不会了,不知篮球会投向哪里;最不争气的是老家,善隆和鲁申怎么教他都学不会,笨得来像狗熊,场上缺人手时让他滥竽充数上场凑数,他还经常抱着篮球走步犯规,只要对手一紧逼他就不知道把球往哪里传,害得善隆打球没累出汗,看老家打球反而急出了汗,一旦有外人接替时,老家就会如释重负似的十分主动退位,那样可以避免被善隆不断责怪,高高兴兴跑到场边帮他们拣球。善隆经常邀请其他班的同学进行三对三的半场篮球赛,教体育的江菊生老师和马兰老师也是比赛常客。善隆他们与马兰老师的比赛,经常是输多赢少,倒不是对手打得有多好(虽然马兰老师篮球技艺很不错),实在是善隆考虑老师毕竟还是女的,打球时穿着较少,封建意识在头脑里作怪,不敢贴身防守,眼看着她随意运球、随便投球,这样的比赛不输球那才叫怪呢!

一天,实在找不到人比赛,善隆寂寞得慌,只得叫老家上场凑数打球,善隆进攻,老家防守。面对不会打球的老家,善隆想好好演示一下运球技巧,为的是让老家在实战中有个切身体验。只见他左晃一下身,右运一下球,又将球弹过老家叉开的双腿间,来个人球分过,绕到老家身后接球到篮下,却又不急于投篮,又将球运回中场的中圈弧,搞得老家头晕眼花、目不暇接。几次这番折腾,[转贴]欢网五周年部分老日志回顾展(十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终于把憨厚老实的老家惹火了,认为善隆是在故意耍弄自己,心想:哼,我偏不信了,竟然守不住你的球?!心里一着急,老家管他什么犯规不犯规,伸手操起善隆的一条腿抱进怀里,“我叫你再耍花招运球,看你没腿怎么跑”。老家抱腿的手臂无意间滑向善隆腿叉将他举了起来,可能触及他的敏感部位,善隆一激凌,情不自禁高声大喊起来:“救命啊,快来人呐,老家耍流氓啦!”吓得老家赶紧将他放到地上,解释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再说了,都是男的,那又有什么呢?”“正因为是男的,我才喊叫,要是女的,我才不喊呢!”老家愕然,呆呆地望着他……

第三场景  身先士卒帅才

(个别情节虚构,不可当真较劲)

学校将要举办田径运动会,这次运动会还挺特别,就一个项目──越野长跑,即从学校操场跑道跑半圈后,出校门在公路上跑,最后回到学校跑道上再跑半圈至终点,全程距离10公里。

为了给班级争光添彩争得荣誉,班首善隆较早就组织班干部对比赛训练作了系统研究和周密安排,并表示自己会从一开始训练一直到比赛结束,全程陪伴班里选手共同训练和亲自参赛。善隆身先士卒的表态给参赛选手精神上以极大鼓舞,纷纷表示要拼尽全力跑出自己的最好成绩,为班集体增光。[转贴]欢网五周年部分老日志回顾展(十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善隆没有食言,每天早上五点半准时到集合地点同大家一齐进行长距离的耐力跑步训练,然后回家吃早饭上学。虽然那段时间大家都很辛苦,但有集体荣誉感的追求目标,又有班首善隆率先垂范,众人再苦再累也毫无怨言。

起初跑到行程过半时,多数人很不适应,都有嗓子冒出血腥味、肚子有点疼和喘不过气来的症状,善隆鼓励大家说,这是短暂疲劳出现的状况,只要咬牙坚持,挺住这关键的几分钟克服暂时疲劳点,这种症状就会逐步消失。果不其然,正像他所说的那样,挺过去后就感觉轻松一些,一段时间训练下来的效果不错,大部分人的抗疲劳能力与耐久力有了较大提高。善隆又提出新的训练思路和方法:“耐力问题解决了,到了最后冲刺阶段,速度提不起来,脚底用不上劲,还是容易前功尽弃。现在大家利用路旁电线杆作参照物,每三根电线杆作匀速慢跑,后三根电线杆作全力冲刺跑,依此类推进行反复训练。”

老家是校田径队主攻中长跑项目的队员,针对他耐力比其他同学稍好一些的特点,善隆另开小灶让他单独训练,要他每天早上紧紧跟随路边骑自行车人的后面跑。照他的设想,如果跟随时间一长,骑车人会感到很不自在,必然会加速,力图甩掉跟车人,这时仍要紧紧咬住他,正好将此良机当作冲刺训练,骑车人耐力也是有限的,实在甩不掉时他也累了,自行车速度又会慢下来,如此反复多次,就能更加完美地达到训练要求和目的。[转贴]欢网五周年部分老日志回顾展(十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老家忠实贯彻了班首善隆的意图,见身强力壮的男士骑车就紧紧贴上去(跟随女士怕被人误以为是“流氓”)。那位先生总听到后面有气喘吁吁的声音有点厌烦,脚蹬上用力想加速甩掉老家,拼命骑了一段路程后见没甩掉,就将自行车速度放得极慢,也不见老家跑到前面来,仍在后面喘着粗气慢慢跟着,骑车先生终于忍不住发话了:“喂,你这人怎么回事,干嘛老跟着我?你是跟屁虫啊,烦不烦呐!”“你骑你的自行车,我练我的跑步,路是大家的,咱们是井水不犯河水,互不搭界,我不烦啊”,老家调整着呼吸慢条斯理地辩解道。那人怒了,干脆将自行车停了下来,身体靠着车将手抱在胸前说:“我他娘的就不骑了,看你再怎么跟!”老家没答理他,轻松地越过去,寻另外的目标找骂去了(都是善隆出的馊主意)。

比赛那天,全校各届各班高手云集,随着一声发令枪响,参赛选手蜂拥跑向校门。善隆以短跑冲刺速度第一个飞快跑出校门口,暂时处于领先位置。他的举动同其他选手完全不一样,别的选手都知道后面路程还长──任重道远,因此个个表情凝重,调整步伐在均匀分配体力,而善隆见道路两旁站满摇旗呐喊的各班啦啦队,尤其是听到本班女生热烈狂呼声,只见他满脸堆笑,甚至有点嘻皮笑脸,高举起双手不断向两边示意,好像他已经稳操胜券、载誉而归,在接受检阅似的。选手们跑过啦啦队人群,路旁已无人来关注这群跑步队伍,此时的善隆犹如在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第一阵容里没他,后面的阵容更不见他的影子。

班里选手们为了班集体荣誉正在路上痛苦挣扎着。老家逐渐突入第一集团,在数十人的第一阵容里大部分是71届(9)班的同学,他们有组织地轮番领跑,并有意识组成人墙挡在老家面前。当选手路过金江中学门前时,赛程已经过半,老家开始提速,想超越前面压抑许久恼火的人墙,(9)班人墙边跑边关注着后面的一举一动,老家想从外圈绕过去,他们就挡住左边,反之,挡住了右边,几个回合搞得老家体力消耗很大。孤军奋战的老家这时心中有点悲哀:71届(4)班的同学们在哪里?班首善隆去了哪儿?若有你们相助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我也不至于那么费劲,如此痛苦啊。老家真想倒地躺下休息再也不跑了,可是想到班里老师同学们期盼的目光,想到班级集体荣誉,他又重新鼓起勇气跟跑着。逐渐缓过劲来的老家憨劲也随之上来了:我就偏不信了,我拚死往前跑,我让你们堵截,看谁熬得过谁,至多来个鱼死网破、两败俱伤。调整好呼吸和步伐,老家向前冲去,与人墙相持了几分钟后,那堵人墙终于顶不住压力“垮塌”了,越过人墙后的老家紧追前面唯一的选手──(9)班的那位小个子。

当老家第一个进入校门步入跑道时,已经领先小个子两个身位,准备按照班里事先研究的预案,要在最后200米进行全力冲刺。关键时刻,善隆不知从哪里又冒了出来,唯恐看不见他,听不到他的声音,在围观人群中大呼小叫直蹦高:“老家,老家,快来拿‘红宝书’,你要举着‘红宝书’冲过终点。”[转贴]欢网五周年部分老日志回顾展(十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老家心想:就你馊点子多,都什么时侯了,你还有这份闲心,这不是在干扰自己班、有意识帮助别班嘛,也许你想“友谊(有意)第一,比赛第二”,早就知道你与(9)班的关系特铁。就在老家一愣神,而后去拿“红宝书”之际,小个子超越了过去,尽管老家有了“红宝书”的精神力量,咬紧牙关拼尽全力向前追去,毕竟大势已去没有了回天之力,老家仅比那个小个子相差半步之遥到达终点,屈居亚军。

事后,同学们纷纷向善隆提出质疑:“你第一个跑出校门,为什么后来就一直看不见你了呢?”善隆表情严肃,一本正经地答道:“你们不知道,那是一种重大策略。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可能坚持到最后,古人云‘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我要做春蚕,我要做蜡烛,我要有一份热发一份光,于是就决定牺牲自己而拼尽全力冲在最前面,起到威慑别班和鼓励自己班同学的两大作用。你们看,我的预期目的不是全都达到了么!”同学们面面相觑,面露迷惑神情,然后互递眼色对善隆竖起大拇指,异口同声爆发出一致声响:“班首帅才,高!实在是高!”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