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积“高级肥”记  

2016-11-29 18:59:11|  分类: 小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积“高级肥”记

(小静 2009.12.19

小时候上学时,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积肥。记得从小学二年级开始,我便和姐姐加入了轰轰烈烈的积肥运动。学校把肥分为两种:高级肥和低级肥。“高级肥”(其实也就是有机肥)就是猪牛粪,每人每月定量50斤;“低级肥”便是那从垃圾堆里筛出来的细煤渣等无机肥,定量是高级肥的两倍-100斤。[转贴]欢网五周年部分老日志回顾展(十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那时,父母单位(凯里州医院)为了在节日期间(尤其是春节)给职工改善生活,自己建了一个养猪场,养有两只大猪和几只小猪。养猪阿姨自己就有两个与我和姐姐年龄相仿的孩子,所以养猪场里的“高级肥”对我和姐姐来说,只能是可望不可及了。

我们每天只上半天课。早上上课,下午便用来积肥了。那200斤低级肥就象两座大山,压得我和姐姐喘不过气来。虽然我和姐姐个小体弱,但每个月我们都能奇迹般地完成任务,从来没有落后过。

到了三年级,我便开始对积低级肥有点厌倦了,想换个花样,积一次“高级肥”。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与我同班,比我大两岁的刘海兰。海兰很高兴,要与我一块积高级肥。可是我俩犯愁了:上哪去积高级肥呢?

在我们医院的西边,翻过一座山,有一个牛奶场。每隔一段时间,牛奶场就会派人一大早把刚挤出来的新鲜牛奶翻山越岭的挑到医院来,提供给医院的医生和一些重病人。那时,牛奶是凭票供应,并不是有钱就能喝得到牛奶的。我父亲当时在医院的传染病房当医生,医院为了提高医生们的免疫力,免费为传染病房的医生每月发两张牛奶票,每张牛奶票是半斤牛奶。我常常天不亮就起床去排队打牛奶(因为不知道哪一天有牛奶,有时还扑空)。不是因为我勤快,而是因为打到牛奶后,手里捧着热热的牛奶,鼻里闻着香香的奶味,那种滋味太醉人了![转贴]欢网五周年部分老日志回顾展(十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有牛奶就有牛奶场,有牛奶场就会有牛,有牛就会有牛屎。我这么想。我跟海兰说,听说牛奶场的牛是放在山上吃草的。牛吃完草后一定会拉屎。这么大的牛,吃这么多的草,拉下来的屎一定有五十斤重。如果一头牛拉50斤,两头牛拉100斤,我们这个月的任务不就完成了麽?越说越兴奋,越说越激动,我俩便决定星期天一大早去牛奶场,一人守一头牛,不等到牛拉屎决不罢休。

星期天到了。我和海兰在医院食堂打了几个馒头作干粮,准备出发了。这时,一个难题出现了:弟妹咋办?海兰有个五岁多的弟弟,我有个两岁多的妹妹,没人带,咋办?姐姐一大早就上街排队买菜去了,父母好象也不管我们。我想也没多想,便决定:带上一块去!弟弟妹妹听说可以到山上去玩,也高兴得不得了。于是我们四个小孩子,挑着一对撮箕,蹦蹦跳跳地出发了。

一路新鲜一路玩,一路歌唱一路笑,不知不觉地便翻过了西边的那座山。远远的,我们看到了身上有着黑白斑点的花奶牛,正在山上吃草。我估计那就是奶牛山了。看见了奶牛,心里踏实了许多。到奶牛山时,已是晌午了。大家也有点走累了。我便叫大家坐下来休息,吃了午饭再说。

午饭后,弟弟妹妹便在山上捉起虫子,摘起花儿来。我和海兰也开始了我们的任务:一人守住一头牛,等牛拉屎。[转贴]欢网五周年部分老日志回顾展(十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半个小时过去了,不见一头牛拉屎;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不见一头牛拉屎(那时没有手表,时间是我估计的)。我跟海兰说,我们干脆去找根树杈,打打牛的屁股,看它拉不拉!好不容易找到一根小树杈,可看到那庞然大物似的奶牛,又不敢靠近了。我有点泄气了,觉得这样等下去不是个办法,于是又向海兰提出了建议:我们一边盯住这两头牛,一边在附近拾些陈旧的干牛屎。万一牛不拉屎,我们回去时也不会两手空空。海兰同意了我的建议,我们便又开始积起干牛屎来。

这奶牛山还真不象我们想象的那样满山遍野都是牛屎,而是连干牛屎都十分难找。陈旧的干牛屎经过雨淋日晒,已薄得象张纸,有的已跟泥土,杂草混在一起了,撬都撬不开。费了好大的劲,才积了一点点。等了一个下午,也不见一头牛拉屎。看看时候不早了,该返回了,我便把大家召集起来。我望着那几乎是空空的撮箕,回想着那“五十斤,一百斤”的梦想,心不甘情不愿地带着大家离开了奶牛山。

来时容易回时难。来时两手空空,精神饱满;回时添了点干牛屎,人也精疲力尽。更糟糕的是那两岁的妹妹。[转贴]欢网五周年部分老日志回顾展(十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妹妹玩累了,在回家的路上哭着闹着要我背要我抱。海兰的弟弟此时便扮演起大哥哥的角色来。他自己也很累了,却给妹妹做榜样,不哭不闹,还做出解放军叔叔打仗的样子,逗妹妹笑。但妹妹还是不吃这一套,我不得不和海兰替换着背她,抱她,直到回到学校。

终于到学校了!这时,太阳已经下山了。我看着那一点点干牛屎,还在心酸:唉,一天辛苦下来就这么几斤干牛屎啊?慢慢地,我的眼睛移向了路边的一条小水沟。有了!我告诉海兰,我们把干牛屎放在小水沟里泡一泡,干牛屎不就成了湿牛屎了麽?两颗小小沮丧的心顿时开朗起来。我们把干牛屎连同撮箕一起放在水沟里泡了一会儿,提上来滤了水以后,便朝学校的小肥堆走去。一位住校的年轻男老师看到我们,立刻放下正在享用的饭碗,过来给我们估肥。他用双手提起那两只撮箕,掂了掂:“60斤。”我和海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亲眼看见老师在积肥簿里写下我们的名字和数字“60”,才喜出望外,忘却了一天的疲劳,欢天喜地,兴高采烈地朝家走去。

我们明白,是老师开恩,放了我们一马,给我们开了一次“后门”。虽然没有给我们100斤,但60斤已经大大的出乎我们的意料了。[转贴]欢网五周年部分老日志回顾展(十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我们虽然嘴上没说,心里却十分感激这位老师。晚饭餐桌上,我把我们的经历说给了父母听,父母听后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母亲现在还常提这事)。我嘴里嚼着饭菜,脑海里还津津有味地回味着那“60斤”的甜蜜。也不管以后剩余的任务如何完成,就觉得那天没有白过,没有白辛苦,很值。带着一身的劳累和欢喜,那天晚上睡得特别的香,特别的甜。

事隔多年,每次回医院,见到海兰,我们都会聊起我们的“积肥史”。每次聊起来,都会笑个不停。童年的天真和幻想,童年的快乐与欢笑,深深地印在我们的脑海里,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淡去。2001年春,我到圣地亚哥开会,全家人随同前往。会议结束后,一家人来到著名的圣地亚哥动物园参观。我们坐在游览车上,参观每个动物的家。来到北极熊的住宿,只见北极熊懒洋洋地躺在一大块光秃秃的石头上,身边是一大堆刚拉下的大约50斤重的废物。看着那堆废物,我感慨地对先生说:小时候要是能遇到这样一堆废物,该会有多高兴啊!

(其实,要是那天真的如愿以偿,不要说100斤,就是50斤,我们又如何能抬回学校呢?所以那天的结局应该是十全十美了。要是老师给我们估100斤,那就更好了。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