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鳝筒煲的故事  

2016-11-29 18:47:50|  分类: S 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鳝筒煲的故事

(善隆 2010.4.4

从部队回来后,每当和朋友们聚餐时,只要条件允许,鳝筒煲这道菜是必不可少的。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了我的这个“最爱”,也都会为我热忱地点上这道菜。

有一次在朋友的请客中当这道菜上桌时,一位朋友笑着问服务员:“这是什么菜?”服务员热情地答道:“这是鳝筒煲。”朋友又故意反问:“这是善隆煲?”服务员肯定地回答:“是的!”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服务员一头雾水站在那,不知所措。打那以后,我善隆宝的名字也就成了鳝筒煲,成了大家嘴上的美食和席上的笑谈,而鳝筒煲却成了我又一个雅号。

说我偏好鳝筒煲,其实这是源于很多年前我在部队时和战友一起抓黄鳝的一次经历,因此也就有了那份“鳝筒煲情节”(如同“太仓三鲜砂锅”情结)。

那是在我当兵的第二个年头,一九七四年的五月底,受上级之命,我又一次来到了地处江苏省连云港市花果山脚下的部队农场参加劳动。一年前我曾在这里接受了为期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经历了有生以来最为紧张和最艰苦的磨砺。这片既熟悉又亲切的土地,给我的一生烙下了抹不去的印记。

在忙忙碌碌中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这年七月头上,经过官兵们的辛勤劳动,来时还光秃秃的千亩土地,这时全都披上了一层绿油油的外衣,秧苗在夏日的阳光照射下尤显勃勃生机,极目远眺满眼都是绿色的海洋,看到这片景象心中是特别的开心。

有一天,同我一起来农场劳动的老陈悄悄地对我说,饭后要带我去捕捉黄鳝,我是又高兴又兴奋,想不到一介书生摸样的老陈竟还有这手绝活?

老陈是六八年的兵,比我年长几岁,他长相斯文清秀,当时已是我们艇的副长了,因为都是上海人(老陈是青浦人),他对我这个小老乡是特别的关照。

饭后老陈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把铁锹,一只水桶,两副棉纱手套,准备妥当后,我俩冒着当空的烈日朝着老陈事先已勘察选定好的目的地出发了,当然这扛锹提桶的事都由我来做了。

一路上没少见趴在路中央的悠闲享受日光的大小蜥蜴,当我们的脚步临近时,它们就非常机灵的一下子窜进路边的草丛中,躲的无影无踪了。冷不丁的时不时会瞧见游动在稻田中各种水蛇的身影,有青色的,有花色的,土褐色的那种最吓人,据说还有毒,这让我提心吊担紧张了一路。

一袋烟的功夫,一声“到了”的声音传进了耳中,细瞧,已经来到了地方农场的一条渠沟旁,一看便知这里很长时间没有人来修整过了,渠沟旁长满了野草,笔直的向远处延伸而去不见尽头。渠沟最宽处大概有一米四五左右,窄处还不到一米,清澈的水中长着不知名的水草,小鱼在水草中尽情游着。稀稀拉拉的芦苇顽强地窜出水面,嫩叶随夏日的细风微微摆动,不远处红瓦白墙的三排营房在阳光下更显耀眼,更远处旅游胜地—-花果山的身姿清晰可见。

我和老陈俩头戴草帽身穿背心,下穿长军裤,脚屐凉鞋被周围的一片绿色裹着,犹如两位农夫在辛勤地劳作着。时值晌午,方圆几里不见人影,整个大地宁静的连自己喘气声仿佛都能听见,而不知名的鸟鸣叫着从天空一闪而过消失在视野里。我被眼前美丽的田园风光深深陶醉了,老陈的一声“有了”才把我从陶醉中拉了回来。顺着他手指方向,对面的堤下水面处,两个相距四五十公分的洞穴映入我的眼帘,可来时路上的所见,心中的害怕还未消去,我就向老陈提出了疑问:“会不会是蛇洞?”老陈胸有成竹地回答:“不会的!”并仔细向我解释了个中缘由,他说:“这黄鳝身上无鳞片,所以洞口一定是光滑的,加之黄鳝身上有粘液,它的洞口就会留下丝丝缕缕干粘液闪闪发光的痕迹。而蛇身上有鳞片,洞口一定是毛糙的”,经老陈一一解释,我顿时解除了疑虑,害怕的心理也一散而去,这时已见老陈脱去了长裤和凉鞋,轻轻地下到了水里,沟水漫至他的大腿处,只见他在水中捣鼓了一会,双手同时向两个洞口伸去,不一会一条又粗又长的黄鳝被他甩到了田埂上,我急忙奔上前去紧紧地按住了它。这是一条背呈黑褐色、腹部一片金黄色的足有一斤重黄鳝,我赶紧将它装进桶里,心中暗思量,没有两三年的生长时间,它是绝不能长成现在这般模样的。

有了这个收获,我的情绪激奋高涨起来,不久,当发现了第二个鳝洞时我就迫不及待下到了水中,学着老陈的样,将双手伸进了黄鳝洞里。由于事先得到了老陈告知,这时节是黄鳝产卵期,所以当它受到外来侵犯时就会拼命地攻击入侵者,不过这种撕咬并不可怕,就如被蚊子叮咬一般,当时还真有些求之不得感觉。我好几次都好像是抓住了洞中的黄鳝,但黄鳝太湿滑几次又滑脱,急得我大声问老陈:“怎么就是抓不住呢?”老陈伸出右手用两个手指做成钳子状,叫我要夹住黄鳝的脖子。我正想按老陈的方法去抓那条黄鳝时,却不见了黄鳝的踪影,我正纳闷,老陈啊呀一声,说:“忘了告诉你,黄鳝不仅在水面上有两个洞,而且在水底还有两个洞口,你要想抓住它,必须先把水下的两个洞口堵死才能一举而成。”这时我才恍然大悟,这条黄鳝一定是借助水底的洞口逃之夭夭了。心中暗叹道:这黄鳝还真够狡猾!

我的第一次抓鳝以失败告终了,心里虽有些懊恼,但也从失败中取得了经验。相信下次绝不会再失手。

在火辣辣的太阳直射下,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忙碌,老陈和我斩获了五条一斤以上的野生大黄鳝。这时也确感到有些累了,于是两人提着战利品,高高兴兴地从原路返回了驻地。

回到驻地后,遵从老陈的吩咐,我到伙房搞来了油盐酱醋,而洗杀炖煮的事就有老陈来办。我一看自己也帮不上手,就打了个招呼,回寝室歇着了。

晚饭时老陈把我从床上叫了起来,随他来到了指导员住的单间,进了房间,只见桌上已放上了从伙房打来的花生米等几样小菜,桌中央的大锅就是经过两个多小时炖煮的鳝筒煲了,桌边已放上了三副碗筷和酒杯,还有一瓶洋河酒厂出的52度双沟大曲。

当老陈揭开锅盖,瞬间一股香味扑鼻而来,但见如玉般的蒜头和浓汤混为了一体,黑褐色鳝筒,雪白雪白的浓汤,翠绿的葱花真是色香味俱全,我是恨不得立马就大块朵颐。可是当着两位领导的面又放肆不得,于是只能使劲将口水往肚子里咽。指导员请大家入座后,三人同时干了第一杯酒,我是再也顾不得礼数了,迫不及待地夹起肥硕的鳝筒塞进嘴里,顿时一股鲜嫩的美味直入胃腑。这顿美餐三人吃得连连叫好,即使过了三十六年,也让我念念不忘。

以后鳝筒煲就成了我的最爱,可奇怪的是我再也没有吃到过如此鲜美的鳝筒煲了,退伍后尽管品尝过各种各样的鳝筒煲,但再也没有品尝出当兵时的那次美好感觉。有时也会悄悄地问自己:莫非是黄鳝变了种?

鳝筒煲的故事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