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河水哗哗,橹声呀呀  

2016-11-29 22:28:33|  分类: 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水哗哗,橹声呀呀

(哈啦哨 2009.5.29

 

中学时在上海嘉定县朱桥黎明二、三队学农,因为要照顾患癌症住院动手术的家父,我比其他同学晚去农村一个月。

中学学农往事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到了学农点我被分到黎明三队,班主任刘老师与同学们很照顾我,给我派了一个“司务长”的活。每天一大早天还没亮,我就起床带着前一天派好的一位同学跟随我去镇上买菜,我管选菜和付帐,那位同学就管将菜驮回来。那时学农纪律严明,不允许同学随便到镇上游玩,因此都愿意抢着跟我干这活,同时可以趁机在镇上转转,若是口袋里有零花钱的话还可以买点零食带回来吃。

中学学农往事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最有意思的是同桌同学妙仙跟我去的那一次。天刚蒙蒙亮我俩上路了,走了较长时间天已放亮,我才发现他没带买菜用的麻袋,平时在学校里都是他欺负我,这下我可逮着说他的机会了,责备他为什么事先不做好准备工作?当他刚要辩解时,我立即威胁他:“你再敢说理由,下回就不带你出来了!”吓得他梗着脖子愣把刚要说出的半句话咽了回去。走了那么多路,再返回去取麻袋已不可能了,反正天气不算太冷,我让妙仙将他外面穿的长裤脱下来,在路边找了两根稻草将裤腿扎上,买来的菜就装在裤腰裤筒里,两个裤腿就像北方的搭裢一样跨骑在妙仙的脖子上,看着他穿着花裤衩内裤驮着菜,我在一边斜眼看着偷乐。

中学学农往事——河水哗哗,橹声呀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从镇上返回时,妙仙求我道:“一路上我什么都听你的,你也该在镇上买点好吃的慰劳慰劳我吧?”“想得美,别人跟我出来都没那么多事,就你事多,那可是同学们集体的钱,绝对不能乱花一分。”见他死缠着我,又见他馋得不行,估计他快要流出口水了,我动了恻隐之心,解开他脖子上的裤腰,揪出一根雪里蕻菜茎交给他说:“回去的路上你就慢慢嘬着吧,雪里蕻菜茎还是挺有滋味的。这是集体财产私自给了你,我已经违犯纪律啦。”妙仙看我满脸写着“认真”两字,毫无办法,只得一路上嘬着雪里蕻菜茎解着馋回了学农点。

河水哗哗,橹声呀呀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我每天除了买菜、算帐以及隔段时间买些米和油盐酱醋等,计划好留点余款准备最后学农结束时的聚餐外,做饭有居士敏、蒋建民同学具体负责,我基本上就没事可干了。既然来学农,咱也得学点农活技艺,我就跑去麦田帮着挑麦,反正咱有一膀子蛮力,与同学们在一起有说有笑干起来更带劲。也怪了,周边只要有女生看着,咱就能很轻松地将两座小山似的麦捆挑起来,而且能上下颠簸极有弹性与节奏感地担走。

中学学农往事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一天,房东的儿子胖墩找到我问:“今天我们摇船去酒厂运喂猪用的酒糟,你跟我们去吗?”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酒厂里面究竟是什么模样,在小河浜上坐船是什么滋味,反正也没事可干,说走就走。

中学学农往事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那是一条不太大的水泥船,胖墩“吱呀吱呀”有节奏地在船尾摇着橹,他的同伴与我坐在船上闲聊。看着河水从船边哗哗流过,小船在曲曲弯弯的河道中轻盈滑向前方,岸边农村景色不断慢慢向后退去,我不由地想起熟悉的“浏阳河”这首歌来,没去过浏阳见过那条河,想像中也许就是这番意境吧。

时间稍长,我不安分了,走到船尾向胖墩提出要学摇橹,“你行吗?别把船给摇翻了”,胖墩吓唬我。这有什么难的,我估计自己肯定能行。真是,看别人摇橹轻松容易,自己操起橹来就满不是那么回事,由于使力不当常常蹩着劲,我稍用力过猛总会把橹从支点上和绳套中摇下来,人也随之失去支撑重心险些摔倒,实在是有劲使不上,脸上的汗也开始不断往下流,小船止住不前在原地打转,逗得胖墩与他的同伴哈哈大笑。胖墩过来说,照这样的速度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到酒厂,要我将橹交还给他。被他俩一笑一说,我的倔劲上来了,死活不肯给橹,非要学会摇橹不可,胖墩没办法,只能手把手地教我,并同我一起摇着橹。一会儿,我开始摸到了窍门,让胖墩撒手让我独立操作,我真的能一个人摇橹了,将手轻轻搭在橹把上,运用巧力双手和身子顺势扭动着,当船要拐弯时,将橹当舵使,在水里向反方向多用些力(多年后学跳交谊舞老师说到“摇橹”动作时,我的体会很深,舞姿动作确实有点像当年摇橹),船就拐过来了,逐渐熟练摇橹的我,此时听到河水哗哗声,摇橹的吱呀声,就像聆听美妙和谐的轻音乐一样,感觉那么好听。

中学学农往事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由于摇橹太卖力气,到了酒厂我竟忘了仔细观看厂区景象(乡镇酿酒小作坊),只是感觉厂里酒气熏天不喝自醉以及嗓子眼里渴得冒火冒烟,于是请胖墩帮忙叫厂里的工人师傅弄碗水来喝。师傅端来一大海碗清纯的“凉白开”,渴极了的我没多加考虑就猛喝一大口,呛得眼泪都出来了,“这哪是白开水,这是高度白酒啊!”师傅笑了起来,说道:“在我们酒厂渴了就喝酒,从来没有喝水这一说,没事,你再来两口就不渴了。” 见胖墩他们口渴也在拿着大碗慢慢喝着白酒,我信以为真,又喝了几小口。

中学学农往事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当酒糟装上船,水泥船上也开始到处弥漫浓浓的酒香。返程中我自觉地去摇橹,随着身体与船体不断晃动,我的视线逐渐模糊,看到胖墩的身体轮廓成了双层,手中的橹也不听使唤,又像来时那样常常突然脱离支点,失去重心的我好几次险些栽到河里。胖墩对同伴说,他可能醉了,赶紧让他躺下吧,胖墩从我手中接过了橹。

醉酒就是这样的感觉吗?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喝酒和对醉酒的体验,听着耳边轻柔的哗哗流水声和船橹摇动有节奏的吱呀声,仿佛耳旁有人轻轻哼着催眠曲,在越来越远地轻柔曼妙曲声中,我睡着了……

中学学农往事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