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养猪人的故事(中)  

2016-11-28 23:56:15|  分类: Y 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养猪人的故事(中)

(玉英 2009.4.21

养猪人的故事(中)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我们的老班长

      七五年的春节后,我的养猪师傅上调了,来了个74届养猪的,我就成了师傅。兽医孙健英当了班长,说到班长还真想说说他呢,他也是我们中小学的同学,住在一工区,小学里还是个中队长,小学时和月琴是同桌,是诸培德的要好朋友,性格有点内向。当年二十岁不到就当了青料班和畜牧场的班长,也真不容易,他为了给自己树威信,有着自己的一套领导方式,他只要一走进畜牧班,就保持着一脸的严肃,连叫人都是连名带姓的,他不但自己这样叫,还要求班里的人连名带姓一起叫,有次我们几个养猪的在闲聊,有位男生说“亚芳,什么的”他在一旁听到就说“什么亚芳,亚芳的,陈亚芳就是陈亚芳,在他的影响下,我们女生之间也都是连名带姓的叫了,一直到现在相聚我们也是这样叫。 那时寝室里除了叫我不带姓,(因为我连名带姓难叫),不过男生叫我都是连名带姓的,一段时间后,我班的女生们就开始琢磨着给他起绰号了,结果起了个“革命军人”的绰号,后来看到他跟其他班女生有说有笑的,而转身面的对我班女生时就变脸了,从晴天变成多云,又从多云变成阴天,一脸阴沉沉的,从不谈笑,老是看着那张阴天的脸,我们就索性叫他“老阴天”了,正好他名字里有个“英”, “老阴天”的名字在我们班私下里一直叫着。嘴上虽是这么叫着,但心里还是蛮敬佩他的,那时像他这样的年龄当班长还是比较少的,而且把一个班带得蛮好,领导也很喜欢他。 

  在第三年(96年)的春节,养猪人要留下来值班,班长就叫我和74届的王珍妹,还有个73届的华建国,我们二男二女四个人留下来春节值班了,连队里除了几家崇明小家户外,就剩我们四个人很冷清的,他们的寝室就在我们楼下,他们每天叫我们一起出工,一起收工,在年三十的晚上,我们一起弄了点菜,(春节前我和王珍妹回家了一次,还帮班长带回来点菜,大多数是家里带来的)四个人在一起吃年夜饭,(那情景就像北风那个吹里一样)不过他们是两个人,而我们是四个人,班长还拿了瓶“金奖白兰地”是白酒,从没喝过酒的我,那天也喝了点酒,可是到后来就觉得身体不行了,心跳快得难受,打那以后我晓得自己的心脏是不能喝酒的,那个春节我们四个人过得真开心。春节后,回家过年的人都回来了,这一年(76年)我的班长居然上调到上海了。领导的意思是不能让老实人吃亏,咱班长属于老实人,在农场只待了三年,他还真有点舍不得离开农场回家的意思呢!那年我回家探亲后在要回农场的那天,他来我家要送我到吴淞码头,还想再和王珍妹碰碰面,回崇明农场那天我们又弯到吴淞百货商店的师傅那里,师傅很惊讶的说“孙健英你怎么会送玉英的?”他很坦然地说“那为什么不能送呀,我们是一个班的战友吗!”对!这就是战友的情谊。后来我每次探亲回家,他总来我家看看,谈谈我们班的工作情况,班里同学的情况,虽然他已上调了,但他还一直关心着我们的班,班里的事,我妈妈还误以为我们在谈朋友呢,我对妈说“我们在谈工作,不是谈朋友”。再后来每年春节他都会带着一帮连队的人到我家来拜年,一直到我上调后就中断了联系。可那时的思想是单纯的,只是战友情,他留给我是一个很好的影响,直到现在,在我心中他是我尊敬的人。

   我们四个人中还有个74届的王珍妹是我最要好的小姐妹,虽然她比我小,可她是很能干的,时时帮助我,关心照顾我,就像我姐似的。那时她睡在我的上铺,我俩就把上铺抬高,上面放东西,我俩就睡在我那养猪师傅留下的那张加宽的下铺,冬天挤在一个被窝里很暖和,夏天俩人睡在一起也不觉热,我俩经常烧点小锅菜,吃在一起,睡在一起,相处的很好。后来畜牧场扩建了三排肉猪棚,她养起了肉猪,渐渐地有位74届的男生开始接近她了,于是她的魂被勾走了,那时我的心态不知怎么了,很不想她谈男朋友,就故意对她很冷淡,不想跟她说话,慢慢地我俩关系就很僵了,她就想法子调到界河对面的厂里去了,从此我们就断了联系。到现在我时常要想起我的这位好姐妹,真后悔!当时为什么会这么残忍地扯断了这根友谊之线。近几年才听说她嫁到了香港,嫁得不是那个追求者。总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她了,没想到那次连队聚会时,我们尽然相见了,时隔三十年,真得好激动噢!以前那些不愉快的事就像没发生过,她的性格还是那样开朗活泼,对我还是那么真情,那么知心,那么付出,没有客套话,这辈子还能成为朋友真的很欣慰。她时常从香港打电话问候,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断了三十年线终于又接上了。后来她几次回来都请了我们畜牧班的几个要好的人,(就是照片上的)还有二任班长,第一任是孙健英。第二任是张建强,王珍妹是有心要请他们两任班长,这两任班长以前对她不错的。三十年再相聚,本想跟那个当年都叫他“老阴天”的怀旧叙情,但问到某人,某事时他都忘喽,真失望噢!(可能他上调后,读了不少书,接触了好多人,许多同学和事都不记得了),倒是以前那个拉车不要女生在后面推的张建强却能说会道的。当年张建强在农场宁愿一个人拉一辆装满菜的车,看似拉不动的,他硬撑着用足力气拉,也不要两个70届的女生在后面推,我就在旁边看着,两个女生笑着说“我们是在干活,你不要我们推,那叫我们干什么活呀!当时的情景现在想起来都想笑。

养猪人的故事(中)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