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四哥们排戏  

2016-11-27 19:13:45|  分类: 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哥们排戏

(哈啦哨 2008.7.22

四哥们排戏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在那个男女老少都会唱几句革命样板戏的年代里,四哥们不甘落后,也跃跃欲试,要连演唱带比划身段,争取在班里让同学们喝个头彩。

鳝筒煲排长自然要身先士卒、率先垂范。虽然平时很少听到他哼哼,可能领导干部总要摆点小架子,但真正演唱起来劲头十足,底气十足,他自告奋勇要演《智取威虎山》里的203首长少剑波。领导演领导,还算恰如其分,手拿巴掐稳操胜券,这个角色对鳝筒煲来说驾轻就熟,没有什么难点,绝对胜任。首长无非是要稳重一点,什么“西皮”“二黄”拖长腔唱得慢一点,比划动作幅度小一点,不要显得太轻佻,军大衣绝对不能穿着,而要披在肩头上,经常用手扶扶腰,面部表情不可大笑,微笑显得亲切一些。说是没什么难度,那只是从理论上来说的,真正排练起来可就不是那么回事,少剑波演唱时,虽然身段动作不多,可站在那里手势动作不少,鳝筒煲练来练去,就变成两手有规律地左右出掌,有点像猜拳,越练越拘禁,越练越让旁观的几个小哥们偷偷发笑,因为鳝筒煲是首长,别人也不好意思笑出声,更不敢像吃了豹子胆似的上前指正,就让他那么地吧!

文体委员鲁大在班里可是屈指可数的一位极爱京剧艺术的大腕儿,什么样板戏的唱腔都会,而且唱得投入,唱得极好。鲁大特崇拜《沙家浜》里的郭建光,一来,那位是他的郭姓本家,从情感上来说充满了好感,感觉十分亲切;二来,郭建光在伤病员坚守芦荡那场戏里的那段唱腔音调极高,唱起来既过瘾又出彩,一般人很能唱到那么高的音,演郭建光非鲁大侠莫属了。鲁大是内行,基本不用排练就能演好这个角色,只见他慢条斯理、有滋有味、微闭眼睛、假作深思状,自我陶醉地轻轻唱起来:“听对岸,响数枪,声震~~”,抖完了长腔,他深吸一口气,突然瞪圆眼睛,抻长脖子青筋暴突,伸出左手掌举过头顶,放大全身最足气量大吼一声:“芦荡~~欧尔~欧、欧、欧、欧欧欧~~”你要是坐在边上静静看书,没注意鲁大在干什么,起先的委婉恬静唱腔绝对会给你一种思索般的安宁感觉,当你听到那一声惊天动、撕心裂肺般地的大吼,你一定会从座椅上惊翻倒地,魂飞魄散的惊魂半天也找回不到你的身上来。鲁大是位对艺术精益求精的人,他感觉在平地上的那声“芦荡”大吼还不够高亢响亮,郭建光的英雄人物形象还显得不够丰满高大,于是,他站到椅子上去唱,甚至站到课桌上去唱,可敬可佩啊!

木瓜和憨瓜俩难兄难弟是听总导演鳝筒煲和艺术总监鲁大吆喝的,没有什么艺术追求,因为是他们交代的政治任务,叫演什么就演什么,尽力而为演好就是了。

木瓜接到饰演《智取威虎山》中李勇奇的那段“这些兵急人难”唱段。鳝筒煲和鲁大两人真的极具慧眼,从木瓜的嗓音、性格和扮相,与李勇奇角色很接近,木瓜要演好李勇奇本没太大问题,但总导和总监总是不太满意。鳝筒煲围着练了好长时间迷惑不解的木瓜身边转了好几圈,一边用手指来回摸着没长胡子的下巴,一边嘀嘀咕咕自言自语道:“问题出在哪里呢?好像总缺点什么呢?”突然,鳝筒煲一拍大腿,兴奋地说:“对了!李勇奇习惯采用八字指手势,木瓜就是缺了这一点,所以才感觉老是有点不太像。憨瓜,你明天陪木瓜去再看一遍《智取威虎山》电影,帮他好好揣摩揣摩这个八字指。”憨瓜领命陪着木瓜去了,为了完成俩“总”的政治任务,帮助木瓜过关,憨瓜给他出主意:“唱那个长拖腔‘哎哎’时,要将八字指托在下巴上,表情要有似笑非笑的迷惑状,脑袋还要适当摇晃几下”木瓜觉得有道理,欣然接受。这关过去了,鳝筒煲十分满意,可精益求精的鲁大又觉得木瓜演李勇奇哪儿不对头,围着木瓜转了两圈,一拍大腿说:“对了!李勇奇胡子拉碴的,木瓜没有,难怪哪里不对头,木瓜你等着。”鲁大风风火火地冲进教师办公室又急急忙忙跑回来,手里拿着黑墨汁和毛笔,不管木瓜愿不愿意,死活捧着他的脸,在他上嘴唇和腮帮子上麻麻点点弄上了一些“胡碴”,然后退后几步欣赏着他的手艺说:“对麻!这才像李勇奇。”木瓜吸了吸鼻子,十分不满地抱怨说:“什么什么呀,你给我脸上都弄些啥脏玩艺儿?怎么那么臭啊!”

憨瓜领到了一个好角色,扮演《智取威虎山》中的英雄人物杨子荣,就演“打虎上山”那一段,开始心里还挺高兴。俩“总”要憨瓜在出场前,在幕里先唱一句“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憨瓜面露难色地说:“‘气冲霄汉’音太高,我唱不上去。”鲁大很仗义,说:“反正你人在幕里,别人也看不见谁唱的,我替你唱了。”接下来,间奏音乐响起,憨瓜右手举着栓了绳的老师教鞭当马鞭,两手比划勒马缰绳动作,踏着小碎步出场,当“马”被林中虎啸声受惊“马失前蹄”时,憨瓜应该前后腿分开坐地做劈叉动作,他哪干得了这个技术活啊,俩“总”逼了几次也不成,他俩加上在边上起哄的木瓜一起上来掰胳膊掰腿,将憨瓜使劲往下压,憨瓜实在受不了了,使劲喊救命,把那三人乐得好像吃了蜜似的,那个美啊,实在开心啊,木瓜也完全忘了墨汁臭了,因为墨汁干巴后是闻不到味的。鳝筒煲终于发了善心:“算了,看来憨瓜还是基本功不行。”憨瓜暗生感激之情,谁知鳝筒煲后面的话又让他心惊肉跳起来:“鲁大、木瓜,我们一起将他按在长椅上,给他腿下加砖头,帮他松松筋骨强化基本功。”憨瓜在他们强力挟持下的咧嘴喊道:“你们不是在帮我啊,你们是给我上老虎凳酷刑哦!”折腾了半天仍不见效,还是艺总鲁大有招:“这么着吧,借一件教工干活用的大褂当杨子荣的大氅穿在憨瓜身上,劈叉时,憨瓜只要将前腿伸直露在外面,后退曲在大褂里坐在地上,谁也不会注意后面的。” 憨瓜又生感激之情,唯恐总导、总监变卦,木瓜再起哄,摸把脸上急出的汗,赶紧抢先说:“好哇好哇,好主意!”

不知是什么原因,忙乎了好多天、费了好大劲的样板戏排练,最后演出泡汤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