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崇明岛上的“界河”  

2016-11-27 18:31:31|  分类: 时尚老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崇明岛上的“界河”

LP 2008.5.30


    1973年刚过完年,我们就被一辆大巴送到了吴淞江码头,转乘2个半小时的轮船到达对面的南门港码头,又转乘了当地的公交车,一个多小时行使在乡间的公路上,最后到了目的地──新海农场果园三连。

崇明岛上的“界河”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崇明岛上的“界河”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老师把我们送到了我们的宿舍就走了。我们的宿舍,是泥地、草顶,一个房间四张双层床,中间只留下一个可以走人的通道,原来住着六位比我们年长的知青。我和龚涧敏一起被分到了这个宿舍,我们俩每人带着一个皮箱,可是没有我们放的地方,还好宿舍里的同事帮我们想了一个办法,在外面找了四根7公分左右粗的树杆,借了一把榔头,就把这四根树桩扎进了泥地,我们的箱子就有这四根树桩支撑着(好好的皮箱都变得不像样了)。

崇明岛上的“界河”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老同事告戒我们,天快暗了,你们赶快去把水拎回来,晚上可以用。我问:没有自来水吗?

她们都笑了。于是我抢着跑到了外面,走了300多米远,穿过了马路,来到了“界河”。我看着发呆了:这水怎么可以用呢?──同黄河一样浑浊。这时一位“小家户”的主妇也来拎水,看我站在那里发呆,好象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就跟我说,拎回去放点“明矾”,泥浆就会沉淀下去了。

我小心地下到了河边沿,拎起了大半桶水,可是在拎回宿舍的300多米路上我不知道停顿了多少次,心想:这以后该怎么生活啊?一连串的问号浮现在脑海里──,在车上的一切期望都变成了幻想。我再也笑不出来了。

 回到宿舍,因为我们没有带“明矾”,呆呆的望着一桶泥浆水,不知道怎么好。热心的同事,看着我将要哭出来的脸说:你们没有“明矾”吗?我点了点头。她转身就去拿了给我,你们用好了。这时我是想问:那里有买?可是没敢说出来,因为周边根本就没有商店,什么时候能回上海还不知道。立即转口说了声:谢谢你!

我用手抓了一点“明矾”,放进了水中,过了一段时间,果然水清了,但是你绝对要轻轻地舀出来,否则下面的泥浆就会浮上来了。我们用这个水放在煤油炉上烧了热水,用于洗脸和洗脚,还要给自己留一点喝的水,同时还要留下两杯子,为第二天早上的刷牙洗脸用,从此不得不让你学会节约用水。

崇明岛上的“界河”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有一天,连里让我们休息了,我看着几件粘满了泥巴的衣裤,无奈的来到了“界河”,望着这么脏的“界河”水,不断地问自己:这不是越洗越脏吗?这不是越洗越黄吗?这样洗过的衣服还怎么能穿呢?这样被洗过衣服的水,还怎么能喝呢?可是我已经到了再不洗衣服,就没有衣服可换了。你想,一个箱子能放多少件衣服?而且是一年四季的,更主要的是,我们带去的箱子里,不都是放得衣服呀!

我只好在一片浑浊的水中摸来摸去地,也不知道衣服是洗干净了还是没有,当我正在发愁时,向我走来了一位男子,身高175公分,瘦瘦的脸,带着讽刺的口气,瞄着我的手,说:吆!还带着一块“小资产阶级”的手表洗衣服啊!突然我发现自己的手表都进水了,然后我很不高兴地瞟了他一眼,心里罗嗦着:多管闲事!站起来就离开了。

手表是我母亲给我看时间用的,我根本就没有从其他任何角度去想过,回到了宿舍我就拿下了手表,从此就再也没有带上过,要看时间就爬到床上的枕头底下瞄一眼。后来回上海时,我把这事告诉了母亲,母亲告诉我,这是我爸送给母亲的礼物,是一块瑞士制的女式的18K金表,表带12MM宽,表长22MM15MM,戴在我那不到5公分宽的手腕上,再合适不过了,可惜它不是防水的,我没有爱护好它,没有珍藏好它。

 崇明岛上的“界河”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一周的学习班后,我们就被赶上了开河工地。那时我不会挑担,负责管我们的贫下中农发给我一根扁担,一只簸箕,我找到了秦红珍跟我搭档,一起扛这一个簸箕。第一次看到开河的场面──站在岸上望去,黑压压的两边河坡上,站满了人,一个个人的脸上都沾满了泥巴,破破烂烂的衣裤,与叫花子没什么两样,这就是接受再教育。站在河底,拿着“阿锹”的都是挖泥能手,我们去到那里,老职工已经挖了两米多深了,所以当我们“胆战心惊”地一脚高一脚低得走到“能手”面前时,我抬头像上望去,我们要把“能手”给我们的两块泥巴,(你知道这两块泥巴有多重吗,反正两个人要用足吃奶的力气才能站起来)扛到十几米高的泥巴堆上去。这时我们连走路都走不稳,经常一只脚被淤泥陷了进去,套鞋里全都进了水,两只脚就像浸泡在冰水之中,两裤腿就更不用说了,全都湿了。几个来回一走,两腿已经不听话了,肩膀已经痛得咬紧了牙关,每次扁担往上一压,那种刺痛都想流泪。为了不被贫下中农说我们娇碟碟,更不想让他们觉得我们怕苦,而更加在你的簸箕中多加一块泥巴,我们都拼命的熬住──生平最难的关口。

结束了,我们回到了宿舍,想把脏衣服脱下,可是怎么也脱不下来,才知道肩膀的皮肉已经跟衣服粘在一起了,一边分离一边流泪,一边忍痛一边想家。那时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为你包扎的红药水或者护伤膏,更没有人让你能撒娇。把脱下的衣裤挂起来,明天继续穿上。

第二天早上起来,肩膀上还在流水,可是裤子因为太湿了,都积冰了,怎么也穿不进去,我就对着墙壁使劲的敲打,才算穿进去了。昨天的一幕又开始了,生平永不忘怀的“界河”,永不忘怀的十天──像恶梦一样。

可怕的冬天总算熬过去了,春天开始了,农村的春忙来了,我在的班是种“啤酒花”的班。经过那十天的恶磨,我已经会挑担子了。每次浇大粪,从粪坑到田里,要走100多米的路,我人矮,两只粪桶在下坡时经常要碰地上,那时每担的重量都超出了我的体重。每次浇水,都只能去向“界河”要,这样上坡和下坡给我挑担带来了很大的难度,在旁边看着我的人,都不得不为我捏一把汗,当我顺利过关时,他们说:那么瘦小的人,筋骨倒还不错,佩服!

进入夏天了,果园里的果子陆陆续续地成熟了,吸引了“界河”对面的玻璃厂、油厂、皮尺厂。河面只有十几米宽,当时没有游泳池,“界河”就是天然的游泳池,同时那时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因此年轻人往往会当果子成熟时,从对面游泳过来“尝鲜”。我们的连队为了保护自己的胜利果实,建立了民兵班,每天晚上保护那些果子不被游过来的人伤害了。虽然“界河”真正成了我们果园和对面工厂的“分界河”,可是晚上没有灯光,再加上“界河”的浑浊,这条“分界线”常常被游来的人们打破,我们的果实经常被那些游来的人们偷吃了。

崇明岛上的“界河”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因此,这条“界河”给我留下的是一道道伤痕,一块块伤疤,甚至让我不想去回忆它。我的先生,我农场的同事几次提议去看看曾经经历过、曾经把最美好的时光贡献给他的地方,但是我的心就像死去了那样,我怎么也不愿意去看看那里,尽管那里有我年轻时的一切。

崇明岛上的“界河”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