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红蕊  

2016-11-26 21:11:17|  分类: 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蕊

(哈啦哨 2007.11.6

 

因顾虑有熟人甚或文中人物观看,我将原文涉及的人物真名隐去,采用化名处理。本文仅就事论事说“往事现象”,请熟人朋友见谅,并不要“对号入座”,拜谢各位!

 

1974年底技校毕业后,第二年年初,我临时在外地单位驻上海办事处上班。

工作三个月后,办公室里来了一位在沪培训的原上海某技校毕业女生(与我同届不同校),自称名叫红蕊,想找负责职工培训的人反映一下她的情况。我上下打量这位女生——肤色白晰,相貌靓丽,衣着朴素,举止得体,说话声调慢声细语,显得比较文静。于是,我害怕直面漂亮女生,不敢说话的老毛病又犯了,赶紧找到师傅,想请他前来接待。师傅早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笑呵呵地说:“处理在沪职工培训事项是你的职责,逃避工作可不行啊,我不能代替!”没办法,我只能请红蕊坐下来,自己侧身而坐,准备倾听她慢声细语叙说。

红蕊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我不想在上海培训了,要求立即去外地单位上班!”红蕊的第一句话就惊得我瞪圆了眼睛,忘了羞怯,转过脸来正面看着她,仔细解读她面部表情语言。这时我才发现,她那漂亮的脸上充满了凄楚和无奈,所表达意思看来是当真的。我向她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分配到外地工作的上海人,一般都表现为能在上海多呆一天是一天,你们在上海培训期限为一年,应该是件好事啊,作为一个柔弱女孩子,你怎么反而那么着急要单独离开上海呢?”红蕊回答我,因与家人发生矛盾,加上家中人多房小无处可住,她是一刻也不想呆在上海了,请求我能充分理解她的急迫心情,满足她的要求。

虽然我一再做她的思想工作,请她不要因一时与家人闹别扭而感情冲动意气用事,否则将来会后悔的。但她此意已决,不想改变主意了。我只得对她解释,“我们还需要调查核实情况,然后同里面单位联系落实你的工作”,让她耐心等候消息。随后,我去了红蕊的培训单位,找到培训组长了解情况。

组长是红蕊的技校同学,两人又是好友,对她的情况比较清楚。原来,红蕊家中姊妹较多,父亲是个体裁缝,母亲没有工作,家中人多房小,经济比较拮据。红蕊在上技校时爱上了邻家一个没有工作的病退返城男知青,而且爱得很深,每月将省下的寥寥几元钱津贴费贴补小伙子,还供他买烟抽。天凉了,红蕊买不起毛衣送恋人,就将自己的红毛衣拆洗干净,亲手给小伙子打织毛衣。父母十分反对这门亲事,在劝说无效情况下,故意提出要红蕊每月上交在家吃饭的伙食费和住宿费,为的是阻断红蕊帮助恋人经济来源,直至将红蕊赶出家门。那段时间,红蕊为了保住她认为崇高神圣纯洁的爱情,一直在外对付凑合着吃住。后来,小伙子被安排进了街道加工厂工作,红蕊技校毕业也确定分配到外地工作,小伙子变心了,终于抛弃了在艰难条件下真心待他的红蕊,另找了一个女朋友,无论红蕊怎么劝说和跪求都不能使小伙子回心转意

红蕊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这件事对红蕊的心理打击太大了,自己的娘家回不去,心爱的男友又与自己绝情分手,对她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红蕊万念俱灰,唯有赶紧远远逃离这个让她万般伤心之地,或许在外地时间一长,能够治疗内心极度失落的深深伤痛。听了培训组长的一席话,我的心像被揪起来一样难受,真为红蕊不幸遭遇愤愤不平,又替红蕊如此悲惨凄凉感到难过,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在道义上对她深表同情。

经不住红蕊三番两次来访诉求,经领导同意,让她一个人先回外地单位,我给她联系安排去了矿区最好单位之一的某大厂,做她在技校学的工种工作。

几个月后,我被单位提前通过人事部门的任用考察,也一个人背着行李到了外地。那时,红蕊已经在我脑海中逐渐淡忘。

我常去机关后勤车队玩,在那里结识同是上海技校毕业分配来的小鲁,一来二去,我俩成了朋友。一个深秋周六晚上,我想找小鲁玩,第一次敲响了他的宿舍门。一位女孩打开门问我找谁?我匆忙扫了一眼屋里,见几个漂亮女孩在陪一个小伙子喝酒,那小伙边喝酒边将两手左右分别搭着两位女孩肩膀。我不好意思地赶紧说:“小鲁在吗?”那小伙接茬在里面吼道:“鬼鬼祟祟躲在外面干什么呐?有话进来说!”我进去一瞧,认出那小伙也是早来外地的上海技校同届毕业生。我以为他不认识我,将来意复述了一遍,小伙客气起来,礼貌站起用与刚才发话时完全不同口气温和地说:“我知道你是谁(局劳资处做人事调配工作的人在矿区比较引人关注),小鲁出去找同学玩了。要不,你也坐下来一块儿喝酒?”虽然人家是客套话,但我还是赶忙道谢,说不添麻烦了。这时,我的目光紧紧凝视着刚才被小伙在右边搭着的那个穿红毛衣漂亮女孩——那是红蕊,绝对没错!就是在上海办事处凄凄惨惨、可怜兮兮同我说话的那个红蕊。如今让我刮目相看,她的表情好像已经摆脱了痛苦,甚至表现出有点玩世不恭的模样。

红蕊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她好像也认出了我,当我俩四目对视片刻后,她低垂下眼帘没再抬头。小伙明显觉察到我与红蕊视线碰撞后迸出的无声语言,他表情惊愕地在一旁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她,两个臂膀下垂微张着,有点不知所措。估计等我走后,他定会问红蕊是怎么认识我的。出了门我在想,红蕊是小伙的女友?小伙当着她的面搭着别的女孩,她也不反感?转念又一想,漂亮柔弱女孩远离亲人孤零零在外地,有个“强势”男孩保护照顾,也许情有可原吧,但愿红蕊今后有个好归宿。

红蕊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引人注目的漂亮女孩常会被关注她的男生们挂在嘴边,以后在同学朋友聚会上,我经常能听到他们提起红蕊的名字,我一直只听而不言语。他们在谈论中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红蕊特别能喝高度白酒,一般男人都不是她的对手。我心想,莫非是她在借酒浇愁麻醉自己?

几年后,我已到了部队工作。在一次回老单位的朋友聚会上,有同学专门凑到我面前,轻声告诉我:“红蕊要结婚啦!”看到他神秘兮兮的奇怪样子,我很纳闷,于是问道:“她结她的婚,这事同我有什么关系吗?”其他同学听后都乐了,不约而同地说:“当然跟你有太大关系啦!”说得我一愣,不知他们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其中一位同学说:“你知道她的男友是谁吗?是你十分熟悉的人,但是你绝对想不到会是他!”既然说的那么肯定,我也不用煞费苦心去猜测了,催他们快说。“就是你到西双版纳招工时带来的那个知青小臧!”老同学的话让我大吃一惊,我的心脏猛地往下一沉,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在西双版纳,我第一次去小臧所在的建设兵团团部调看他的档案记录时,里面处分累累,第二次再看那档案,这些记录全部被抽走,档案重新做过。团部领导的解释是:“小青年嘛,允许人家犯错误,也允许人家改正错误,你就高抬贵手带他走吧。”我清楚地知道,团部想趁此机会甩掉这个总惹麻烦的头疼“包袱”。我出于对小臧父亲放弃上海户口、为了孩子能离开艰苦环境,甘于同家人分居而来到我们单位工作的同情心,考虑再三,终于动了恻隐之心,默认了最后结果,但我还是反复告诫小臧(比我年龄大几岁),到我们单位后必须要夹着尾巴老老实实重新做人,得到他信誓旦旦起了毒誓后,我才没向组织如实汇报原来档案情况,将他招进了我们单位。

 难道红蕊在这里又遭受到感情重创,自暴自弃了吗?红蕊这么好的个人条件嫁给谁都绰绰有余,怎么偏偏找了他?细细想来,此事还真的与我有关系,因为我等于变相帮助那个团部销毁了档案资料,隐瞒了小臧的过去。若他们婚后生活不幸福,确实是我“引狼入室”害了红蕊啊!祈求小臧真的能脱胎换骨变得好一点,使红蕊今后的生活幸福一些,不要让她脆弱的情感再遭受丝毫伤害,这样也可减轻我的负罪感。

红蕊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有同学见我沉思不语,面露愧疚之色,极力安慰我说:“现在小臧可听红蕊的话了,对她百依百顺,红蕊让他一同念‘业大’,他乖乖地夹着书本跟随着,每天他俩结伴而行。”“小臧也比过去老实勤快多了,每天下班早早回去向红蕊报到,不离左右,服伺红蕊做好吃的。”“但是,红蕊结婚除了婚礼要在上海举办以及准备结婚必备的用品外,对小臧还提出一个特别要求——租用多辆高级轿车,到她家接她后必须围着她家附近转上三圈,然后再去婆家,否则就不结婚。你说怪不怪?上海结婚有这规矩么?”

红蕊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别人可能不清楚,包括将要成为新郎的小臧也不一定知道其中原因,可我的心里太明白了,红蕊还是没有忘掉当年那个无情抛弃她的初恋情人,这些年来此事始终萦绕在她的脑海中,刻骨铭心,耿耿于怀。婚车在她家与邻家转三圈,纯粹是为了给邻家那个“负情郎”看的啊!此时,我有个直觉——小臧的小白脸相貌和修长身材一定长得比红蕊那个初恋情人更俊郎潇洒!歌曲《送我一支玫瑰花》中不是这么唱的嘛,“我要嫁上一个比你还强的,就会刺痛你的心。”

红蕊的婚嫁到底是喜事还是悲剧?我不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