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五——老虎灶  

2015-10-28 20:54:58|  分类: 奉献欢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旧事之十五——老虎灶

转帖来自2010326日补牢的博客。文中除第一幅为作者插图以外,其余均为哈啦哨后补插图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五——老虎灶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老虎灶的门脸很小,它的门是一扇扇可拆卸的木板,还是里外推拉的铁门,已经不记得,反正我从没见过门,大概因为它很早开门很晚打烊。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五——老虎灶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五——老虎灶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老虎灶坐东朝西,背靠曹杨浜,在棠浦路桥(也就是红桥,我在《梧桐啊梧桐》里有写)和兰溪路桥之间,对面是曹杨一村的三公区,中间穿过的是花溪路。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五——老虎灶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我上小学时,每天上学放学都要从老虎灶跟前走,但是从没在那里泡过开水(上海话:泡开水就是打开水)。一次,我对外婆说,我们也去老虎灶泡开水吧?外婆笑话我呆子。我不懂。外婆说,开水还不是一式?去老虎灶泡开水的,都是双职工家庭,大人没的工夫烧水。开先,我一直以为老虎灶的开水可能好吃。外婆还说,一壶开水一角钱,一个号头(上海话:号头就是月份)就是三块,一个季度就是九块,一年就是三十六块,再加上一年七个多一天的大号头,加起来就要三十六块七角,就是去掉二月的小号头,也要三十六块五角呢。哪个会算不过账啊?钞票是苦来的,白送给人家吗?人家泡开水也是没的办法才泡的,呆子才天天去泡呢。

外婆不识字,也不会算盘,可是账却算得很精,有时候能算到几分几厘。我曾经问过她,铜钿里又没有厘,算到厘有啥用场?外婆又说我呆子,道,哪里就算一次帐了?日脚(上海话:即日子)长了,厘还不就加成了分、加成了角?

彼时听这话,我在心里以为外婆是很小气的。人到中年后,才晓得上几代的江浙人都这样,尤其像我们这样低收入的家庭,不精打细算是难以熬到过年的。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五——老虎灶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说件事,可能有朋友会不信,但确实发生在我们家,而我们家一直住在上海市区的。有一年晚春,外婆给我们做的午饭只两样:普通面粉摊的甜饼,没有馅;一个汤:一勺猪油,一勺酱油,一点味精,一点葱花,开水冲了一大碗。外婆当时笑着说,你们不曾吃过,尝尝可好吃?我和弟弟一气吃着,居然觉得很香。来年春节期间,外婆才告知,因为我生病住院,花费超支,向邻居借了钱,那段日脚手头很紧。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五——老虎灶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其实做生意的也一样,民国三十八年后,虽然一直在限制甚至取缔私有制,但是做小本经营的始终存在,比如走家串巷的手艺人,比如在老街上卖货的。后者,上海人管他们叫开店的。开店的,差不多都是卖日常杂货、柴米油盐醋、南货、零食以及一些简陋的儿童玩具,小本经营,从清贫里攒钱,不易的。

老虎灶,肯定是私人的,也是小本经营、清贫里攒钱的一类。小孩子看什么都新奇,对自家开店的更是,要是开的是零食店,那就简直是艳羡,对店家的孩子嫉妒得不得了。老虎灶对我就这样,总感觉里面藏着什么秘不示人的稀奇,走过时,必要朝里头张望一下,有时还会驻足了看。

也难怪,彼时的老虎灶都是水泥砌的,前头看着就是一只蹲着的老虎,虎嘴里伸出水龙头,泡开水自然就在那里。天长日久,老虎的颜色变得暗黑,皮肤变得斑驳,水滴老浸渍,又夹杂着泛黄,屋子里灯光似乎从来就没豁亮过,所以谁看谁都觉得很有故事在里头。老虎灶门口总放着一把竹椅子,普通又普通的那种,常年上头坐着个老人,老头还是老太,我已经忘记了,负责收钱,我认为老人便是老虎灶的掌柜。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五——老虎灶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老虎灶隔壁几米外,就是混堂(上海话:即澡堂。前年的《上海旧事》里写过)。混堂只要开了门,就会人流不断到停业,每晚还都有些阿飞(上海话:即街头混混)在那里抽烟,吹牛,间或打架,甚而群殴。但不管混堂那里多热闹,发生了什么,老虎灶这头却总是安静,也从不见人去捣乱。有只老虎把门,此外便只有白开水,掌柜的也差不多两袖清风,如此架势,难以刮油水,所以知趣的才不去生事。是不是这个道理,不得确认,我想的。

蝉鸣树梢的时候,老虎灶前会摆出几只方凳,搁一堆玻璃杯,分别装着白开水、茶和酸梅汤,都是凉的,玻璃杯上压着小块的玻璃板挡灰。凉白开,一分钱一杯;凉茶两分钱一杯;酸梅汤五分钱一杯,比商店里便宜一分钱,但不如商店里的冰。掌柜的这么做,目的在于方便过路客,也是惦记馋嘴孩子兜里的铜钿。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五——老虎灶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梧桐树彻底光秃以后,湿冷的江南寒冬便来了。但只要经过老虎灶,谁都感觉顿时暖和,较之往常更乐意跟掌柜的打招呼。彼时,沪上差不多年年冬天要下雪的,而且还蛮大,我们也年年差不多可以打雪仗,堆雪人。曹杨一村的建筑是上海独一无二的造型,虽然建在改朝换代后,却丝毫不见呆板的一本正经,倒是在某种内蕴上悄然延续着民国年间沪上的民居味道。因此,雪花飘天下的腊月里,看着这些建筑、延伸到路尽头的梧桐和背着书包追逐嬉戏的小朋友,完全不会在乎年代的肃杀阴冷,而漫漶着热气的老虎灶,在那飘天下的雪花里,就像一位被迫改造的四类分子,一声不响地弯着腰劳动,却不忘用慈祥的眼神叮嘱我们:好好读书,好好玩。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五——老虎灶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因为对老虎灶可能藏着的故事实在好奇,某回,我们几个小朋友就顺着曹杨浜的河沿蠕动,试图溜到后门看个究竟。哪晓得,与所有开店的一样,防护的围栏早就从岸上伸到了水面,根本溜不进去。我们不甘心,特意绕到浜对岸,结果除了矮墙和矮墙外堆着的煤饼、木柴之类,啥么子也看不见。

老虎灶到底被拆除了,代之而起的是沿浜辟出的大片绿地,生机盎然,可以惬意漫步,却不能一再流连。

2008年谷雨时分,我在浙江的南浔古镇拍摄故事片,需要一爿老虎灶作场景,然而遍访不得从前那种趴着老虎的老虎灶,只有名字还叫老虎灶的新式水房。

我晓得,那老虎灶里藏着的故事我再也不会有机会晓得了。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五——老虎灶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五——老虎灶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