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三——无轨电车  

2015-10-28 19:05:48|  分类: 奉献欢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旧事之十三——无轨电车

转帖来自200874日补牢的博客。文中除前二幅为作者插图以外,其余均为哈啦哨后补插图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三——无轨电车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1903年沪上最早的有轨电车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三——无轨电车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2007年仿制的英国造

 

1970年代中期有轨电车从静安寺前最后一次驶过的时候,静安寺里早已没有了香火。而等到静安寺再度门庭若市的时候,有轨电车却早已不见了踪影,代之而起的是城市上空交织如网的无轨电车的供电线。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三——无轨电车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静安寺十字路口的东北角是寺庙,寺庙的背面是影院;西北角是百乐门舞厅,舞厅的背面是上岛咖啡馆;东南角是静安公园,公园背面一路朝东,洋房就多起来;西南角是店铺,店铺走下去是上海宾馆。

曾经的有轨电车通过这个十字路口东西往返在南京路。

与哈尔滨、长春和大连的有轨电车不同的是,沪上的有轨电车都跟巴士差不多长短,随时可以停,只要有人招手搭车,并且不用汽笛,只有丁零当啷的车铃声。沪上的有轨电车两边没有护栏,也不可能有,因为它穿行在热闹的市区马路间。它的轨道也跟别处不同,凹在地下,轨道上面跟马路的路面平行,想必是设计者考虑到行人过马路不至于绊脚。

这种有轨电车的特殊性跟租借地的城市特性直接相关。因为租借地分租给诸列强,列强各自为阵,谋求自身最大的利益,而不会考虑城市的整体布局,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曲里拐弯的马路无规则的交叉,倒是不意之中与长江下游河网密布的地理风貌相吻合。其实,在所有的租借地城市马路都是随时拐弯的,而且都不宽阔。只不过沪上作为最大的租借地,模样上的特性更加一目了然罢了。由此带来的好处是方便观瞻,因为不同国家风格的建筑相对集中。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三——无轨电车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江南一带风水个别,子民内里自有心思,所以大破四旧和造反派猖獗的年月,老百姓会用泥土封严了很多碑刻、雕塑,在外面写上红色标语,蒙混过关,尽其所能维护祖传基业。因而,即便如远在郊县的嘉定孔庙、松江方塔、醉白池这样的古建筑也都能幸免于难。近代建筑在沪上更是基本得到了保护,毁掉的部分主要发生在“八·一三”以后日寇的战火之中。虽然,人为破坏也防不胜防,五洲震荡风雷激的动乱,匹夫就是当真赤膊上阵又有多大能耐?其实真正要命的不是这些,而是遭了大殃的人。“蒲柳之质,未秋先零。”得风气之先之地,往往也在风云突变后的蒙难中首当其冲。所谓城市不堪重负,或可作如是观。个中关节,不在话下。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三——无轨电车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三——无轨电车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2007年,黄浦区对南京路步行街纵深200米范围内的多条支路进行“非”字形改造,第一条支路金华路休闲街完工以后,地面上出现了轨道和两辆有轨电车,据说是按照1936年的英国造仿制的。能否开动还不晓得,我也只是在《新民晚报》上偶然读到这则新闻。前不久到沪上公差,忙里得闲,光顾着看摩西会馆、下海庙和舟山路、余杭路一带的老房子,没想起来去金华路察个究竟。好在过些时日,还要带着电影双片再去,说不定抽空坐坐英国造亦未可知。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三——无轨电车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沪上最早的有轨电车是1903年开始运行,1963年因城市建设需要而被拆除的,终点在广东路尽头的外滩。从历史照片上看,车头有米字旗,显然也是英国造,故而模样与1936年的款式异曲同工。广东路在我的记性里不算热闹之处,负笈沪上,差不多个把月就会去一趟广东路,因为那里有家省版书店,到了新书便会在几大报纸上广而告之。但是有轨电车的印痕端的是无迹可寻了,再说,一介书生的我,彼时对广东路的交通史还一无所知。

我疑心有轨电车老早以前在沪上该叫有轨列车,只是凭感觉,并无铁证,起因跟文学有关。

1928年暑假过后,施蛰存和戴望舒借住在刘呐鸥所租的一座三层楼的洋房。三个文学青年,过着小开生活:上午读书、聊天、写作、翻译,午睡后去虹口游泳池游泳,再到四川北路日本人的店里饮冰,晚上看电影,然后进舞场跳舞,深夜回家。某日,刘呐鸥提议办份刊物,免得写了文章无处发表。于是三个人就创刊了《无轨列车》,继而又在四川北路、东宝兴路口开了一线书店。刘呐鸥、施蛰存和戴望舒分别是老板、经理和营业员。没想到一个月之后,警察以“宣传赤化嫌疑”责令他们即刻停店。《无轨列车》想来发行量有限,我手头所藏刘呐鸥、施蛰存和戴望舒的集子都是1980年代上海书店根据1930年水沫书店和1948年时代书店的的初版本影印的。

兹事体原本不大,时光荏苒,即便老辈子人怕是也早已淡忘。不曾想今年一月,由沪上名编剧陆灏担纲责编,上海书店出版,悄然间复刊了《无轨列车》!京城扬之水和沪上陈子善、南非小恺蒂、东洋李长声、香港董桥、复旦陆谷孙、美国裘小龙等一班名人墨客的文字赫然在列,内容五花八门,凸显掌故,偏重史料,文字朴厚,朗之斐然。明眼人一看便知,来头不小;过来人了然,后生们要延续三十年代的香火。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三——无轨电车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我不晓得无轨列车是怎么来的,似乎也没人见过真正的无轨列车,查阅了众多史料,皆无正解,然而其间必有典故是肯定的。方家一定会进一步考证,不过却把疑心留给了我:既然1930年代有无轨列车一说,那么,有轨电车彼时也该叫有轨列车才是,坊间话语往往引领社会语言的潮流,沪上的文化小开们场面上不要太时髦噢!

静安寺的有轨电车是绿色的,开得不是很快,模样像木头做的。这是我6岁时候留下的记忆,那会还在上幼稚园。但不知如今金华路休闲街上仿制的英国造是否也那般模样。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十三——无轨电车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