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二——赤豆棒冰  

2015-10-26 22:09:37|  分类: 奉献欢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旧事之二——赤豆棒冰

转帖来自2007528日补牢的博客。文中除第一幅为作者插图以外,其余均为哈啦哨后补插图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二——赤豆棒冰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小时候,吃的最多的就是赤豆棒冰,因为便宜,只需要四分钱,而且味道好。兜里零钱稍多些,就买根八分钱的小雪糕,再多些,就买一毛二的大雪糕。大光明牌的冰砖虽然很好吃,可是没有那么多钱,难得外婆给买根两毛四的小冰砖,已经很奢侈了,如果不是发高烧,根本没有指望平白无故地吃上中冰砖,那七毛二的大冰砖只有看别人吃的份,整个童年里,几乎就没有尝过。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二——赤豆棒冰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二——赤豆棒冰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文革中后期,消费短缺到了极致,各种票证也越发多了起来,一段时间内,到商场买冰砖得凭病历卡和医生证明。所以那时候,一旦发高烧,是又痛苦又开心的,痛苦的是要打针,甚至挂点滴,开心的是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享受中冰砖待遇了。

尽管现在冰激淋已经遍地都是,而且还有好多美国口味的,但是上海长大的孩子,特别是文革中过来的,都坚定地认为,大光明牌的冰砖才是最可口的冰激淋。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二——赤豆棒冰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北京的西直门往展览馆的路上,过了德宝饭店,有一家美国冰激淋店。有段时间,我经常步行从那里走过,每次都能看到不少老外在里面大快朵颐,但是我从来没有进去过,可以说压根对我就没有吸引力。三次去美国,每回吃自助餐,都可以随便享用冰激淋,但是我基本不吃。逛超市累了渴了,朋友会买冰激淋,问到我,我通常都摇头,难得吃一回。为什么?一来美国冰激淋太甜,美国盛产超级胖子与他们嗜好巨甜的食物和冰激淋不无关系;二来我心底里还是惦记着大光明牌的冰砖,难以释怀。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二——赤豆棒冰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二——赤豆棒冰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二——赤豆棒冰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尽管如此,其实从小到现在,我最喜欢的消夏食品其实不是冰砖,而是刨冰和赤豆棒冰。

盛夏,热极了的时候,到有大吊扇的商场里,坐着品尝刚做出的刨冰,还没嚼几口冰,身子就开始凉快了。随着冰逐渐化为碎块,化为甜水,汗早就没了,浑身上下那个凉快!最后的享受是把杯子底部的绿豆就着冰甜水慢慢消化掉,直到亮起底部看个究竟,确认没有了,才留恋地起身离开。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二——赤豆棒冰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我在复旦读书的时候,三、四年级交界的夏季,几乎每个晚上都步行到江湾五角场,去9路电车终点站旁的冷饮店享受刨冰。吃完刨冰,身子凉快了,夜也深了,再步行回复旦,在燕园或者曦园的草坪上躺会,点燃一支烟,惬意地看满天星。有时也戴着耳机听外语,偶然会睡着,醒来时往往整个草坪上就只有自己了,连忙起身往寝室楼走,却不意发现树丛里每有嘤咛之语。于是后悔,良宵美景,居然只有花间一块冰。

那时,棒冰是经常要吃的,但是不见得每回都能赶上赤豆的。吃过多种棒冰,都不如赤豆棒冰来得对胃口。买的时候,还专爱挑那种差不多多半截都是赤豆的,总觉得那样是占了便宜的。江南人原本喜欢盛夏时分将煮好的百合赤豆汤加上白砂糖冰了,到晚上乘凉的时候边听独角戏、上海说唱边享受。因此上,对于赤豆的偏爱,可算得是江南人的传统了。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二——赤豆棒冰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棒冰在江西叫冰棒。因为家父那时从上海到了新余铁矿工作,我出生在了江西,后来6岁时又在江西呆过两个月,不过不在新余,而是山里的上高县选矿车间,这样,所以晓得老俵管棒冰叫冰棒。那时候,山里真是穷得叮当响,两个月了,父亲单位的食堂里只卖过一次鸡蛋,也只见过提着竹条外壳暖壶的老俵卖过一次冰棒。本来油水就缺得厉害,还没的吃,于是家父的一位山东同事就经常带着我潜伏到老俵的地里,偷大蒜,回来用火烤了吃,有时也偷辣椒,让话务员阿姨炒菜吃。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二——赤豆棒冰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二——赤豆棒冰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到了北京之后,虽然老惦记那赤豆棒冰,却总也没有看到。回上海探亲,也都是春节了,没得卖的。

2002年夏天,为了做抗美援朝的系列片,我和同事去上海采访。那天结束得早,于是逛完南京路,就沿着山东路到福州路,一路开逛外文书店、古籍书店和上海书店,不曾想,就在山东路和福州路交界地附近,有小贩推着自行车叫卖赤豆棒冰。闻声,我赶紧跑了过去,买了两根(同事不吃),坐在路边迫不及待地品尝起来。还是原来的做法,原来的模样,应该也是原来的味道,却不如想象的那么好吃了。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二——赤豆棒冰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二——赤豆棒冰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二——赤豆棒冰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山东路和福州路把角处,原先是外文书店的分部,可以买到原版翻印的外文书,价格很便宜,我学生时代是那里的常客,可是现在却没了。

我一直疑心,棒冰的口感不如从前,跟这家书店的消失有关。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二——赤豆棒冰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二——赤豆棒冰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