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三——父亲  

2015-10-26 16:07:55|  分类: 奉献欢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旧事之三——父亲

转帖来自2007629日补牢的博客。文中除前两幅为作者插图以外,其余均为哈啦哨拍摄、后补插图


父亲节,谨以此旧文问候亲爱的父亲大人!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三——父亲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父亲在江西工作的日子里,只有每年春节才回上海探亲。

父亲很小就到了上海,做过很多力气活。父亲说,他之所以会做皮匠、泥瓦匠和部分木匠活,就是因为少年时期在上海吃过苦。

他的几个远房伯伯和叔叔都会吃酒、吃烟,老想让他也学,但是父亲不接受吃烟,酒因为家族遗传的缘故,倒是自来就吃得。

民国三十八年后,新政府开了很多夜校,免费的,父亲每天做完力气活,吃两大碗稀饭,就独自去夜校识字。我到现在都很奇怪,父亲只上了六个月的免费夜校,为什么能读懂《三国演义》和《红楼梦》?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三——父亲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不久,父亲做力气活的工厂解散了,为了谋生存,他报名去了江西新余铁矿。那片山区,父亲从没有去过,但是他为了养活自己,别无选择。当时他根本没有想过,那一去竟然二十多年。

父亲每次回上海,都要出去走走,看看,经常是带着我。

近点的是到曹家渡,远点的是静安寺,再远了,就是南京东路了。

父亲喜欢看手艺人做手艺。记得下了三官堂桥往西拐,沿着苏州河边的路,快到曹家渡华光剧场的把角处,有一些坐摊的手艺人。每次走到那里,父亲都会停下来,看一会,有时一看半个多钟点。其中一个修表匠似乎跟父亲认识的,见了面,都要寒暄,噢,哪天回上海的?

父亲原先的一只手表是进口的,当年买的二手货,用了很长时间后,开始出毛病了,但是父亲舍不得换,经常自己修,后来见毛病越来越严重了,才拿去卖给了修表匠。那只表本来表面都已经泛黄得厉害,但是修表匠把它修理清洁得簇新。父亲觉得很奇怪,对修表匠的手艺好奇。修表匠说,还给你吧,你加上十块钱。父亲说,我不得要,我卖给你的,我还买回来做啥?回来的路上,父亲总在念叨,不晓得他是怎么弄的,跟新的一式。我想,父亲还是很留恋那块老表的,只是不舍得钱罢了。父亲那时每个月都要给上海寄30块钱,春节回来,还把省吃俭用攒下的两百块钱交给外婆过年用。父亲那时候的月工资也就不过670块钱。

6岁的时候,我在江西呆了两个多月,当时父亲已经从新余到了更为艰苦的上高县,在山里的选矿车间。父亲单位的食堂,两个月,只卖过一次鸡蛋,基本见不到肉。那次我拿父亲的菜票全都买了鸡蛋,父亲没有吃,而是只吃了一碗鸡毛菜汤面。于是,我晓得了,为什么父亲回上海探亲的时候,外婆一定要给父亲做加了狮子头、荷包蛋的早茶吃。于是更加晓得了,为什么父亲每次离开上海回江西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红的,虽然从来没见过父亲的泪水。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三——父亲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父亲回来,是我最高兴的时候,因为只有父亲会带我看上海,母亲除了上班,就是帮外婆忙家务,然后给一家人打毛衣、毛裤。

我第一次知道有轨电车,就是父亲带我到静安寺的时候。叮叮当当的有轨电车,穿过静安寺的十字路口,令我好奇,那模样也好玩,于是缠着父亲带我坐去。父亲没有同意,说,我们要走南京路,有轨电车不走那个方向。看我要哭,父亲就转移话题,给我讲静安公园的过去,讲静安寺过去是有和尚的,讲红都电影院是从前的百乐门舞厅,等等。我没有见过和尚,那时候,和尚都被迫还俗了的,于是很难想象和尚的模样。上小学以后,看过一部关于西哈努克的纪录电影,那里面有很多柬埔寨的和尚,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和尚。但是问了很多人,都没有办法让我明白什么叫和尚。父亲说的舞厅我也不明白,那时跳舞都在大街上,我不知道除了忠字舞和我们学校小分队跳的革命舞蹈之外,还会有别的什么舞,后来,看了《列宁在1918》,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舞蹈,叫芭蕾舞,但是和小朋友们一样奇怪:为什么苏联女人跳舞要把裙子都翘起来?

父亲带我看上海,都是走路。过了静安寺,我们就顺着南京西路一直向东走,直到发现了二十四层楼。父亲就指着二十四层楼告诉我,这是上海最高的楼。站在人民公园门口,小小的我,让父亲托着背,仰视二十四层楼,一看半天,不明白这楼是怎么修的,想着,有一天,要到二十四层楼的顶上看上海。那时,乡下来亲戚,往往点名要上南京路看二十四层楼,我就陪过几次,最后一次是在高一吧?现在没有人再叫这楼二十四层楼了。二十四层楼是哪里?国际饭店。

二十四层楼的对面是人民公园。父亲告诉我,人民公园以前是跑马场,边上的上海图书馆(现在改为上海美术馆)是以前的上海跑马总会。父亲从没带我进过人民公园,我要是闹着进,他就说,人民公园里面不好玩,只有树,以后带我去复兴公园骑电马,去西郊公园看动物。话虽这么说,从出生到大,父亲一直也没带我进过公园,虽然父亲最疼爱自己的长子。

那时候,我肯定是怨父亲的,觉得他光带我走路,从来不买吃的,也不玩好玩的。等我懂得父亲,懂得父亲口袋里每一分钱的来历后,父亲已经开始每天接送孙子们上学了。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三——父亲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三——父亲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三——父亲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三——父亲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我到北京工作,是突然决定的。父亲那时不理解,生闷气。我赶火车的那天清晨,父亲早早就搬了小椅子到楼下读《红楼梦》,外公送的我,父亲只说了一句:走啦?我也只是“嗯”了一声。我径直走,没有回头,父亲也没再言语。我知道父亲会看着我,看到消失。他调回上海了,而我走了,到一个亲人也没有的北方,父亲的心思我大概是可以猜到一些的。我不知如何向他解释。到了北京以后,给父亲写了封信,父亲没有回。半年以后,我回上海过春节,父亲不再气了,只是关照我,这么大的人了,别老是嘻嘻哈哈没个正经,以后讨了婆娘有罪受的。

我结婚的时候不愿意办宴席,但是父亲坚持要请一些亲戚来家里聚聚,一共两桌。那天,父亲情绪很高,始终大嗓门,一脸是笑,吃了很多酒。亲戚们劝他少吃酒,他总说,我没事,笃定好了。话音未落,身子一歪,凳子倒了,父亲跟着就坐到了地上,依然一脸是笑,大嗓门:这个凳子不稳。父亲后来到底还是醉了,但是打鼾都像笑。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三——父亲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又过了几年,我回上海探亲,顺便接孩子到北京。回北京的时候,父亲送我们到上海火车站。因为行李多,又带着孩子,手不够用,父亲就解下皮带,把行李拢在一起,帮我们拿到检票口。登车前,回头,看到的是父亲在系皮带,眼睛盯着孙子。我赶忙让儿子给爷爷招手,儿子也乖巧,边招手便大声喊:爷爷再见——

我注意到,父亲的眼睛是红红的,但是还是看不见他的泪水。我们家四代同堂,我儿子在上海由三辈子的人抚养了三年半,如今突然就带走了,所以父亲在检票口站了很久。

父亲其实对我这个儿子的了解是很有限的,他说我从小呆,不爱说话,闷皮,读书还要得,长大了,没个正经,成天说笑话,还说,乱花钱,乱买书,乱喝酒,乱交朋友,云云。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对他说,老头子,少说了,给你买了好酒了,吃完酒,陪你玩会麻将。他马上说,你的麻将水平不成。说归说,吃了饭,父亲还是玩得很开心的。他总关照我,在北京不要玩麻将,你这水平,肯定输钱。我笑笑,北京跟上海麻将打法不同。他马上叮嘱,再不同,你也别玩。他哪里晓得,我其实对麻将根本就没兴趣,多少年都不摸的。

给父亲买的补品,父亲都不吃,送了人。后来,我就不买了,但给他钱。他不要,我就硬塞给他,说,闲了,拿这钱跟母亲出去旅游,最好秋天来北京。

父亲一直想来北京玩玩,我也一直要他来。可是他很无奈,跟我说,本来可以来的,你弟弟生了这对双胞胎,我得每天接送他们上学,哪里走得开呢。

是,哪里走得开呢!

但是我一样会年年劝他来,好陪他爬长城。父亲也许并不很清楚,长城可是远比二十四层楼高的。

曹杨的怀旧文章:上海旧事之三——父亲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