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2015-12-07 17:51:20|  分类: 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哈啦哨)

若提到北京香厂路小学,许多人可能不知道,但要说起“红小兵”,曾经历过那一历史时期的我们这一代人还有印象。那么,当年的北京香厂路小学“红小兵”有什么密切关联吗?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香厂路小学╱哈啦哨拍摄)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当年红小兵形象网络上收集

偶见香厂路小学

前不久,我听说北京西城区香厂路有几座民国时期建造的模仿老上海风情历史老建筑,便于20151126日带上照相机乘坐公交车,想到那儿一睹家乡老建筑的昔日风采。5路公交车驶过前门后,我在珠市口西大街板章路下了车,虽然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念电大时常骑自行车在那一带转悠,但如今变化很大,再加上现今的香厂路既是条不大的路又是条不出名的路,我根本就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便问路人,几个大人不知道,反倒是旁边玩耍的两个小孩说知道香厂路小学在哪里。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珠市口西大街╱哈啦哨拍摄)

我按照小孩所指方向向西再向南拐入板章路,再往前走即可抵达香厂路。可我在路过板章胡同口时远远看见北京风雷京剧团,这个京剧团的名称好像带有点“文革”味道,板章胡同虽然狭窄不大,但我仍想进去瞧瞧拍拍照。据说,这个京剧团成立于1937年北京天桥,前身叫“民乐社”,1942年改为“鸣华社”,1952年改叫“鸣华京剧团”,1959年更名“新燕京剧团”,1993410日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曾到该团观看演出后给予高度评价,留言题词写道:中国过去是伟大的,未来会更伟大,我永远忘不了这次演出1971年该团更名为北京风雷京剧团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板章胡同╱哈啦哨拍摄)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北京风雷京剧团╱哈啦哨拍摄)

正当我走近北京风雷京剧团时,发现香厂路小学就在京剧团的对门。据说该校建于1965年,建校时校址在万明路和香厂路交口处的原新世界商场旧址那里,后新建校舍搬到香厂路31号,学校有一校两址。在板章胡同的香厂路小学并不大,我见校门开着,便跨进几步拍了几张照片。此时,传达室里出来一位30多岁男子,我问他:“这里就是‘文革’时期的‘红小兵’发源地吗?”他摇摇头说不知道。这也难怪,“文革”结束40年,“红小兵”直到“红小兵”撤销,他还没有出生呢!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北京香厂路小学╱哈啦哨拍摄)

“红小兵”的发源地

别看如今的香厂路小学一点儿也不起眼,可在48年前,此小学曾在“文革”中“耀眼”了一把,成全国“红小兵”组织的发源地。香厂路小学成为这场运动的发端者,而《香厂路小学红小兵条例》也成为全国红小兵的范本,随后,北京以及全国各地的小学纷纷效仿,成立了“红小兵”而从这一天起,香厂路小学也成为“文”在小学生中的样板和代言人,“文革”的进程和风向也体现在对该校的一系列报道当中,可谓出尽风头。

200960周年国庆,媒体纷纷推出60年大盘点,《南方日报》将“红小兵”一词列入《60周年流行语》,并将其解释为:“由小学生组成的造反组织。1966年文革开始,一切既有党政系统、群团组织都被认作是党内走资派所操纵的官僚化御用工具,缺乏革命性,群众自发组建的造反组织才是最彻底的革命派。小学生受大、中学校红卫兵的吸引,仿照他们的做法,绕过少先队(被称作缺乏革命性的“全民队”),组织了红小兵;最早由北京香山路小学发起。”(注:北京没有“香山路小学”,报社笔误,实为“香厂路小学”)(以上文字来源于《探访文革“红小兵”发源地》作者肖喜学)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当年批转建立“红小兵”的文件网络上收集

19761023日,新华社编发《决心最紧密地团结在以华国锋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周围,彻底批判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四人帮”反党罪行》。在提及“红小兵”时,仍然拿香厂路小学说事:“香厂路小学的红小兵参加游行回到学校后,立即出板报、写儿歌,投入批判“四人帮”的战斗。他们写道:革命战旗迎风扬,特大喜讯传四方,革命人民心激荡,挖出反党“四人帮”。红小兵,斗志昂,挥起铁笔上战场,愤怒声讨野心狼,誓死保卫党中央。”随着政治风向的变化,香厂路小学作为红小兵的代表也迅速跟上形势,与“四人帮”划清界限,向新的领导人表忠心。197810月,共青团十届一中全会决议,少年儿童组织仍恢复中国少年先锋队的名称,撤消了红小兵。这同时意味着香厂路小学作为“红小兵”标杆的时代结束,香厂路小学从此失去光环,淡出人们视线……(以上文字来源于《探访文革“红小兵”发源地》作者肖喜学)

《好搜百科》对“红小兵”结局是这么描述的:“19781027日共青团十届一中全会决议,少年儿童组织仍恢复中国少年先锋队的名称;撤消了红小兵。在恢复少先队的时候,凡是过去的红小兵,以及14周岁以下的红卫兵,都全部转入少先队。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1976年小学生在表演“打倒四人帮”╱网络上收集

那时期小学母校的活动

儿时我就读于上海市普陀区曹杨新村第一小学。1966“文革”开始,我们正念小学四年级,记得那年我爬上马路边梧桐树,观看北京到上海大串联成群结队的红卫兵冲击上海老市委大楼,不久这股冲击风刮到了我们曹村一小。那时我年纪小,不记得曹村一小的造反派以及积极跟风的教师都有谁,也不十分清晰记得起“文革”开始直到19691我们那届学生延时毕业离校期间老师们组织小学生搞过的所有活动,但有些事仍有深刻印象。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曹村一小曹杨新村村史馆展览照片

曹村一小最早被从“革命教师队伍”中揪出批斗的坏分子”是我班受学生及家长尊敬的班主任孙菊英老师,冠名为“地主婆”,从此在校监督劳动,受尽凌辱与折磨,1971年孙老师被其妹、当年中国女乒总教练孙梅英经有关部门特批接到北京),因此我班(四年级3班)也开始成为全校最乱的班之一无法正常上课听课,不断更换代课班主任,先后有校长王彩娟、副校长董淑仪、赵老师、张老师、屠老师等。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文革中的小学生网络上收集

随着受人尊敬的校长王彩娟(原纺织厂选派来担任)、副校长董淑仪(和蔼可亲的长者)与刚提拔的年轻有为副校长张运来被打成“走资派”受到批斗,以及批判“师道尊严”和所谓课闹革命”,教师威信扫地,学生不好好上文化课,经常念红宝书语录,背“老三篇”。我们班临时班主任赵老师,已不记得具体大名,因其平时讲究仪表被学生们起绰号“赵包头”,赵老师脾气容易起急,一急起来有个习惯,手边逮什么东西摔什么,淘气的学生掌握这一特点故意在课堂上惹他生气,赵老师果真上当发火了,抓起手边的红宝书摔在讲台上,那还了得,淘气学生趁机带领大部分同学大声起哄叫道:“哦,反动!老师反动!”全班顿时大乱,上课无法继续下去,赵老师无奈,只得当着全班学生的面,对着墙上老人家像毕恭毕敬九十度三鞠躬,每鞠一躬就说一句:“我有罪,我向毛主席请罪!”可赵老师常健忘,此情景后来仍时有发生,好在淘气学生并非是学校里别有用心的成人造反派,仅为觉得好玩,没人欲加之罪去向校革会与工宣队汇报,否则赵老师就惨了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那年月人人手捧红宝书”╱网络上收集

在曹村一小二道内门教学楼门厅里有幅较大的老人家画像,当年是“牛鬼蛇神”们除了时常接受开会批斗,每天还要排好队低着头长时间九十度鞠躬撅着“早请示”“晚汇报”的地方,看着那些人就觉十分痛苦,还会受到个别小学生的拳打脚踢揪头发吐口水羞辱,我没见过三位校长受此羞辱,也许是以前受人尊敬、学生良心尚存吧那里最初仅有“地主婆”孙老师、“走资派”王董张三校长,后来“坏分子”队伍逐渐扩大。年纪稍大的顾老师被打成地主还乡团团长”入列,甚至还被一个小学生用螺丝刀在身上捅了一刀鲜血直流;顾老师班上的一个小男生被查用刀在课桌上刻写“反动标语”,革委会硬说是顾老师授意,罪加一等,小男生陪斗陪“早请示晚汇报,还常受到其他学生拳打脚踢(据说工作后当年那个小男生担任了某企业党委书记);年轻的小陈老师因父母历史问题被打成“国军校官的反动狗崽子”,并说他与阎老师在体育室联手在黑板上书写“反动标语”,两人均被加入批斗以及“早请示晚汇报行列,后被判刑入狱。……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文革时期曹村一小鲁申拍摄

那阶段少先队组织已瘫痪。原先校门口检查进校小学生个人卫生的值日生,有一段时间成了“剪刀队”,值日老师带领下,手拿剪刀、剃头刀与菜刀与“封资修作斗争”,见认为身穿奇装异服的学生就上去用剪刀剪,见认为发型有点怪异的学生就上前用剃头刀剃,见认为穿尖头皮鞋或高跟皮鞋的学生就上去用菜刀剁。我曾瞧见一个归侨小学生手拿剁去鞋头的皮鞋、穿着被剪成一缕缕布条的瘦脚裤,坐上三轮车哭哭啼啼回家。我班原先担任少先队大队长的施同学带着一帮同学,学红卫兵造反去冲击普陀区委,中午到区委食堂抢别人馒头吃。班级代理班主任张毓萍老师平时对学生比较严厉,施同学带着其他同学去中山公园附近张老师家造反,将她家坛坛罐罐从二楼扔下来,气哭了张老师,再也不敢管理学生。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曹村一小的校门与传达室网络上收集

要是以北京香厂路小学1967年建立“红小兵”时间推算,曹村一小应是1968年也即我们念小学六年级时成立“红小兵”。那时我们期望也能像红卫兵那样去祖国各地大串联,其实就是想到处走走玩玩,但那时不允许“红小兵”串联。于是,我班“红小兵”排长施同学想出一招——不让去外地玩,我们就在市内玩,十来个同学组成宣传队,以此为由手捧红宝书免费乘坐公交车,在车上为乘客唱语录歌。施同学的父母是公交公司司售人员,可能他常坐公交车,对哪路车到哪里好玩一清二楚,为此他成了宣传队的绝对带路人。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海市红小兵臂章网络上收集

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红小兵宣传队网络上收集那一段孩子们曾经历的历史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曹村一小校革会颁发红小兵积极分子奖状网络上收集

由于“文革”原因,前几届学生不能期毕业,我们本应1968年毕业进中学,却拖到19691月从小学毕业,19694“九大”召开前进入梅陇中学,在我印象中,中学初一时并无“红小兵”活动,从而结束了我们短暂的“红小兵”经历。现在回过头来说,就我个人看法,孩子们年少幼稚,是非辨别能力差,没有形成人生观、世界观,当年“红小兵”出现一些过错绝对不能怪罪于孩子们,孩子是无辜的;再说,“红小兵”利用绝大部分时间在学雷锋做好事,互帮互助“一对红”,接触社会并在社会中锻炼学习,尤其是在“复课闹革命”以后,这些活动对少年健康成长无疑起着积极作用,也为经历过那个历史时代的那一代人难以忘怀,尤其是当年宣传队员会聚在一起共同回顾。然而,当年红小兵是整整一代少年儿童的光荣和梦想,它虽无法为未曾亲身经历的人们理解,可也不该被无情尘封。

“红小兵”题材视频

(“文革中唯一一部红小兵题材电影《小将》

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小兵”)

(“红小兵”穿越到现代婚礼现场大跳“忠字舞”

(南京市栖霞、钟山区红小兵宣传队35周年聚会)

(南京市栖霞区、钟山区红小兵宣传队45年百人大聚会——串烧舞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