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我得了飞机恐降症  

2015-11-16 18:01:26|  分类: 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哈啦哨《我得了飞机恐降症》

我得了飞机恐降症

(哈啦哨)

据查网络百科词条:飞机恐怖症指人在坐飞机时,有一种恐惧和害怕心理,这种心理现象就叫作"飞机恐惧症"。别以为很少人会有飞机恐惧症的症状,事实上在生活周遭里,的的确确有人会真的不敢坐飞机,尤其是每当又发生空难事件时,这种害怕的心理就更深植许多人的心里。另外,有些人会怕坐机的原因是对于密闭空间的恐惧感。表现症状:如果在坐飞机时感觉心跳加速、呼吸变快,头痛、焦虑不安,做什么都不自在时,就表示有"飞机恐惧症"了。但是不代表真的得了什么病,只是纯粹太过紧张造成的。

我得了飞机恐降症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得的不是“飞机恐怖症”,而是“飞机恐降症”,却也“病”的不轻。自1976年我在22岁时第一次从云南思茅坐飞机到昆明,一直到现在,始终有飞机恐降症”,虽然没有上述百科词条说的原因是害怕空难,但确实在飞机降落时极度紧张,而且每次都那样。

我得了飞机恐降症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初时“恐降症”并没有那么严重,飞机起飞上升时,我有时觉得耳膜有点压力,不太听得清周围人说话声,咽几口唾液或嚼嚼糖就恢复正常;飞机下降时,我的耳膜压力感觉特别明显,拼命吞咽口水或嚼糖能减轻些,下了飞机常较长时间听不清同事说话。有一次体检,耳鼻喉科医生检查我的耳朵,说我耳膜有过多次陈旧性穿孔,并问我有没有做过耳膜穿孔修补手术?我一脸茫然地说,没有哇,而且觉得听力特别好,戴耳机听立体声音乐两耳对几个声道分辨十分清楚。大夫十分惊奇地说,看来你是自动修补上的。由此可见,飞机下降时的空气压力经常造成我的耳膜穿孔,而且会在不知不觉中自动将耳膜穿孔补好,多次这样就跟“玩儿似的”

我得了飞机恐降症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我的“飞机恐降症”逐渐越来越厉害,每次出差路途遥远不与同事一起乘坐飞机出行不可能。我就怕飞机开始下降的那段时间,虽然只有几十分钟,但我感觉度时如年——紧张、害怕、恐惧,耳膜疼痛得十分厉害,难以忍受,浑身直出汗,想尽量放松自己,以及拼命咽唾液与嚼口香糖也不管用,只能用头顶住前座靠背,在心底默默祈祷这段折磨人的时段赶快过去,直到飞机轮子触地一刹那,我的紧张情绪才得以缓解,耳膜疼痛感逐渐消失。

我得了飞机恐降症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十几年前有一次坐飞机回来,上班时我觉得一个多星期耳朵像被塞上了棉花,听不清别人说话,开会时假模假式带着笔和本子做笔记,其实领导讲什么我都听不出来,更别说记笔记了。于是,我去医院看医生,医生检查了我的耳朵后拿来一杯水要我喝下将水含在嘴里,并要我用手按住自己一个鼻孔,医生拿着一个类似“皮老虎”似的气囊,将管子一头插入我另一没按住的鼻孔,突然将气囊一按,我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吓了我一大跳,耳朵立马恢复正常听力。医生这时才解释,你的耳膜被压力压得往里凹陷不能自然复原,含水堵鼻孔是怕漏气,只有外加压力才能从内部将凹陷耳膜鼓出来,并没有收我任何医药费。

还有一次也是坐飞机回来后多日听不清别人声音去看医生,医生说我耳膜里有脓水,需要拿粗针筒扎穿耳膜抽出脓水。我第一次知道飞机下降压力会造成耳膜出脓,见针粗针筒大并要扎穿耳膜害怕了,医生说,你是想耳聋呢还是扎耳膜呢,我问,疼吗?耳膜扎孔会自动修复吗?结果医生扎了,不怎么疼而且马上恢复正常听力,针筒里还真有不少脓吔。

我得了飞机恐降症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后来,我对付“飞机恐降症”找到了一个妙招,就是准备一瓶水,当飞机下降耳膜感觉有压力时喝上几口,随着吞咽动作,耳膜压力立即得到缓解,我再也不感到紧张出汗了。随着几次坐飞机采取这种措施实验得到良好效果,我以为可以彻底摆脱“飞机恐降症”了,遗憾的是,以后“喝水减压法”失灵了,“飞机恐降症”又一直伴随着我。

我得了飞机恐降症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今年9月下旬我去西藏旅游,去时乘坐火车,返回时坐飞机由拉萨经停西安,然后再飞往北京,当天飞机就这连续两次下降,“飞机恐降症”可把我害苦了,到家后耳膜又听不清人说话,我担心拖延时间会造成耳膜又要灌脓去穿刺,赶紧到医院看专家门诊。我估计又是耳膜被压力压得往里凹陷,在家里曾用给照相机清理镜头的皮老虎按照当年医生方法含水按鼻孔去鼓吹,怎奈“皮老虎”吹压力太小不管用。我见专家只开内服药与点鼻药水,觉得效果慢,便建议专家使用吹气法”,专家说,现在谁还有还用那种原始工具啊?找不到吹气囊!我心想,别看原始,可实际效果管用。人家是专家,只得听他的,连续到医院看了两次专家,仅是开点消炎药。后来我无意在擤鼻子时,耳膜居然恢复一些听力,于是我就有意识擤鼻子,直到耳膜完全恢复正常听力为止,这比医院专家管用哦!

我得了飞机恐降症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看来,我以后还是尽量少乘坐飞机为妙啊。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