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师傅系列(三) 都是修表惹的祸 下 木瓜  

2014-07-24 15:30:45|  分类: 木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傅系列(三)

   都是修表惹的祸 

     

                木瓜

 

没几天,伟龙屁股上的脓包好了,又嬉皮笑脸的跑来上班了。还跑来对俺说这几天他只能半个屁股坐着,干活有些小困难,问俺想不想听他的“伤心事”?想听的话就得帮他干活。俺这人还特不好意思回绝别人的请求,于是伟龙也就将他“前世今生”的告知了俺一些。

 师傅系列(三)   都是修表惹的祸   下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你别看我总是嬉皮笑脸的,其实我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蛮作孽的·····”

“是蛮作孽的,”俺又老话重提“你病了,你老婆跑哪去了?怎么也不管?”“她不知道这事,我们不住在一起了。”他定了一下,“她带着孩子住在她娘家了。”为什么?“嗨!还不是因为被劳教的事!她和她家人因为这事脸上都挂不住了,我还在里面呢,他们就想散伙啦······”

喔!看来他的婚姻家庭确实出了问题。

原来伟龙出身于一个再婚家庭,刚出生时父母就离异了,从小就随亲妈嫁到了继父的家。后来他妈和继父又有了弟弟妹妹的,所以一家人从来就是另眼看待他这个“拖油瓶”的。

中学毕业那年他参军了,能够离开这个总挨白眼没多少温暖的家他还是挺高兴的。当兵走了少了个累赘,且在人眼里这还是件光荣的事,家里人也挺高兴。只是几年后从部队复员的他又回到了这个家,不过那时他已经算是见过些世面经过些风雨的大人了,也不用像过去那样哆哆嗦嗦的看人脸色过日子了。那时家里人也算是客气,彼此相安无事。

师傅系列(三)   都是修表惹的祸   下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到手表厂工作后,他也觉得挺满意,他是个喜欢摆弄小物件的人,在厂里玩些装表修表的小手艺倒也是很合他的心思的。在车间里他认识了后来的老婆,一通甜言蜜语的就把人家给哄过来了。本来一切都是顺心合意的,可真要结婚办事了,恼人的事也随之而来了,为腾婚房和家里人的矛盾就激化了。

本来他在家里就不受待见,二十多年来就没有看见过家里人的好脸色,没过上几天的舒心日子。现在为了终生大事,和家里人闹翻了他倒也不在乎了,只指望婚后自己的小日子会好起来。可没想到婚后和家里人的矛盾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了,特别是和他亲妈简直就到了水火不能相容的地步,还骂他就像是他从来未谋过面的亲爹一样,是只白眼狼 。此时新仇旧恨的,一股脑的全都发泄出来啦。相互间不仅恶言相向,什么事都恶势做,伟龙老婆受不了,抱着才出生的孩子回娘家去了。于是他和他亲妈一家人的真成了死敌了,谁也不让谁的日子好过,谁都想把对方往死里整。师傅系列(三)   都是修表惹的祸   下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不是说过伟龙是有些小聪明喜欢摆弄修理手表么。厂里这样的人很多,都把掌握这种小技能的看成是专门的手艺,所以也都会在厂里攒一些手表小零件的放在干燥缸里备着,要用时可以很方便的取之,只是大家通常只在单位里修修玩玩的。

伟龙他除了在厂里玩修表,还常常喜欢利用业余时间和休息天在家里修表。所以他是要在家里也备一套工具放些表的零件的。当然给人修表有时是会收些钱的。于是就在厂里找了个干燥缸,放些手表零件的带回家了。

这会儿他和家里人都闹翻了,家里人正愁找不着整死他的把柄儿呢,正好逮着这个机会,于是说他盗窃公家财产将他给告发了。他亲妈还亲自带着人来家中搜查,结果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了,全然是“人赃具获”抓了个正着。据说还在玻璃缸里找到几块主夹板。这就严重了,主夹板是手表里的最主要部件,所有的手表零件都是安装在主夹板上的,有了主夹板就能组装出手表来了。生产一块主夹板工艺也是非常之繁杂的,一个车间几十道工序的,所以厂里对主夹板的管理还是相当严,即使是废次品也要登记回收销毁的。伟龙把几块废次品的主夹板,没做登记回收却拿回了家,还捣鼓捣鼓的组装成了几只表,卖给了个外地人赚了百十来块钱,这就成了大问题了。此时他也无话可辩,只叹自己亲妈的用心之狠手段之辣啊!也只能束手就擒在众目睽睽之下的被拷走了。

师傅系列(三)   都是修表惹的祸   下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姜,到底还是老的辣。全家人在他亲妈的指挥下,毫不手软的看准时机,该出手时就出手,绝不拖泥带水痛快淋漓的把伟龙给发送掉了,一举除去家里人的心头之“患”,还捞得了个大义灭亲的名声。

伟龙惨了,结果因盗窃公物被“判了”个 两年劳教。其实他“罪不当此”唉!他实在是被家里人闷在窝里给灭了。

可事情还不算完,伟龙的老丈人可是个老公安,哪里经受过这种打击?从前可都是他数叨别人家的,如今家里出了这么档子事,女婿因盗窃公物被圈了进去吃“官司”了,被人指指点点可就是他了,这叫他的老脸在大伙跟前往哪搁啊,简直是奇耻大辱。人要面子树要皮,虽说退休了,可今后还怎么在邻里间混?亲家可以大义灭亲,咱家也不能没觉悟不是?于是给女儿下了通牒,挑吧!你跟他,咱就断绝往来了。要不就跟那小子掰扯干净了。老婆一想那死货“官司”还得吃两年呢!为了孩子和娘家人的名声这就和伟龙闹起离婚来了。

虽说伟龙在局子里表现还可以,提前一年出来了。可等他一出来,他是知道的,这家是回不去了,那家也去不了啦,除了几件衣服他一无所有。 最后还是厂里在对面曹杨三村的集体宿舍里给安排了个床位,总算没有沦落到流浪街头的地步。可他亲妈家却一不做二不休的,坚决彻底的要把他赶尽杀绝了,不仅回家没门,还将他结婚时置办的那套新家具也全都给扔了出来。事到如今伟龙也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得在农家租了房间,将家具搬了进去,自己也住进了农家楼。这就是他的屁股长疮都没人管的 “伤心”事了。

师傅系列(三)   都是修表惹的祸   下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可这伟龙却秉性难改,仍然起劲的鼓捣给他惹祸上身的修表的事。他还就热心于此。

后来机床合并成组了,他就更不像话了,今天叫这个帮着看车,明天又叫那个帮着干活的。他那个桌面上整天价摊着的都是拆卸开来要修手表的肠肠脑脑。每到月底他就急眼,一查,离完成指标还差一大截呢,完不成还得扣奖金工资的。组长“老爷叔”可不像以前的曹师傅,是个难缠的主。可桌上摊着的都是要急修的表,这只还没完呢,那只又送来了,搞得他焦头烂额的。

师傅系列(三)   都是修表惹的祸   下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那一回他真狗急猫跳的了,见俺闲着,就冲着俺叫道“师傅,给你两个选择”“你又想怎么着了?”“要么帮我干活!要么帮我修表!?”于是俺不假思索说:“俺自然是想帮你修表的,只是那表不认俺,不会修!实在是爱莫能助、爱莫能助啊!”说完急忙转身就想溜。伟龙急着大声的说:“没关系,我教你修。”拖住俺死死不放手。俺一看跑不了,只好坐下学修表。伟龙从他抽屉里拿了好几只要洗的表,又把他修表的工具放在桌上,对俺说把它拆开来洗一洗再装上。于是俺在伟龙的指点下,按步骤把表的后盖打开,又将零件一个一个卸开放到盛有零号汽油的玻璃缸里泡着,然后再用镊子钳和小刷子轻轻的清洗,完毕后又将零件一一取出凉在薄薄拷贝纸上放在台灯下烘干,再在零件的轴和夹板的钻孔上上好表油,又按顺序倒回去把零件一个一个装配上。这样一个表就算是洗好了。

师傅系列(三)   都是修表惹的祸   下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打那以后伟龙竟做起俺的师傅来了,凡是要洗的表都有俺来为他做,有时一天要给他洗好几只表,只是俺这个人粗枝大叶惯了,常常会把手表的小零件蹦的不见影了,或不知放哪儿去了,总是要花很多时间趴在地上到处找那些掉了的手表小零件,弄得俺是痛苦不堪。拆表洗表装表只是修表的入门,俺是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也就此打住了。不过说起学洗表来,伟龙那可真是俺的师傅,绝对的手把手教的“野师傅”,比俺这个所谓的师傅是强多了去了!

师傅系列(三)   都是修表惹的祸   下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那会儿,俺总想不明白会忍不住问伟龙:你修表算吃大苦头了吧?弄得个家破人离的,为什么还不省心要给别人修表?

“都是朋友么!再说我倒霉时大家也没有另眼看我,我也喜欢帮人修修表的。哎!如果帮人修表能赚些铜钿就更好了!我是真希望有多一些的钱,可以让儿子过得好些,不至于像我小时候那样作孽····”

啊哦!是这样!可一想,这老小子现在因为修表都混成这副模样了,眼看他的家又要重蹈他那“白眼狼”爹的覆辙了,只怕他儿子是也难好到哪儿去了······

师傅系列(三)   都是修表惹的祸   下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后来,厂里是分了间地处南市的又破又旧又小的老房子给他住,他也越来越没心思上班干活了,他也知道,要想摆脱眼前的困境挽回这个小家庭,就得让老丈人家有足够的面子。哪天修表弄表的真赚到钱了,也许他们就会原谅他了。终于有一天他索性就辞职在南市某处摆了个摊,干他的修表个体户去了,还真干的不坏。再后来听说南市区成立了个体户的协会,据说他还当了几天会长呢。至于他最后是彻底离了婚?还是破镜重圆了?就不得而知了。

师傅系列(三)   都是修表惹的祸   下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这以后俺再干“师傅”的差事也都是些“野路子”了,前几年同学相聚,有同学顺老师也在欢网上戏称俺师傅。那自然只是大家在一起玩笑玩笑而已的事,尽管是“大兴师傅”,可对俺这个一向就没有做过正宗师傅的人来说,倒是觉得还蛮受用的!(完)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