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师傅系列(三) 都是修表惹的祸 木瓜  

2014-07-21 16:13:42|  分类: 木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是修表惹的祸  上  

          木瓜

伟龙实在不能算是俺的徒弟。他和俺的年龄一般大。他原本就是厂里的职工,是个有妻有儿有家室的人的。不过那会儿他真是背了运变成了个一无所有孤苦伶仃的倒霉蛋了。

师傅系列(三)    都是修表惹的祸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那天组长曹师傅把俺叫去说:伟龙调到我们组里来了,以后就做机床,你就照应照应带一带吧。伟龙嘴甜,一步上来就拉着俺的手“师傅师傅”的叫个不停,看那样像是恨不得马上跪下来给你磕个头。俺拽不过,就这样像是被挟着当了伟龙的“师傅”。

伟龙一来就热闹了,不时会有人来看看他,认得他的人还真不少,反正比俺多了去了。

一会儿曹师傅把俺叫到一边告诉俺,伟龙原是夹板车间的,因犯了盗窃的事被劳动教养了。现在刚解教才放出来,他不愿意再回原来的车间,就调到我们这儿来了。难怪一来就招来不少人。

师傅系列(三)    都是修表惹的祸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伟龙干活实在不咋样。俺算是不像样的,他比俺更不像样!俺是干到了数就停车,玩去了!他是个属猴的坐不住,在他的机床边是老见不着人影,月底活来不及了,才会看见他的人影在你眼前晃,还“师傅师傅”的叫个不停,求爷爷告奶奶的帮他看机床干活的,自己又不知上哪忙去了。

其实伟龙是有些小聪明的,他和组里前后左右各路人马,大姑娘小媳妇老阿姨的关系搞也是特别的融洽,花言巧语的老挂在嘴皮子上,嬉皮笑脸哄得大家也挺高兴,所以谁也不讨厌他。你别看他活干的很稀松,可他整天在忙忙碌碌最喜欢最乐意干的还是帮别人修表。后来伟龙告诉俺,他的事坏就坏在这修表上,都是修表惹的祸。

一天快下班时曹师傅突然问:怎么好像一整天没见着伟龙啊?可不,这一提还真是一整天没见着伟龙身影了。第二天一上班又没有见着他的人影,曹师傅对俺说:去他宿舍看看吧!

跑去一问才知,伟龙已在附近租了农民的一间屋早搬出去住了。

真不知这小子又在搞什么鬼明堂?

此时,有电话打到车间里来了,是伟龙的房东打来的,说他病了,请单位里来个人吧!问清了地址后俺就骑着自行车去了。

他住的地方离厂并不远,就在穿过真如街后山门不远处的农家屋里,只是离了马路后是要走上一段乡间土路的。跑去一看嚯!那农家的小楼盖的还真是不错,一幢挺漂亮二层楼,在二楼的一间很敞亮的屋子里这才见到了那个倒霉蛋伟龙。只见他趴在床上脸色焦黄,眼眶着实得是陷下去了不少,表情更是痛苦不堪,额头上还渗着细细的汗珠,嘴里哼哼哈哈的呻吟着。怎么两天不见就成了这幅熊样?师傅系列(三)    都是修表惹的祸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师傅哎!你可算是来了,已经是两天两夜没觉,没吃东西了。”

怎么了?伟龙有气无力的说:“屁股上长了个毒疮,疼的是坐不能坐,动也不能动,躺不能躺,睡也不能睡,饭也不能吃,只好这样趴了两天两夜了。师傅哎,你要是再不来生怕是见不着了。”俺说:伟龙你不会是做了什么缺德的事吧?要不怎会腚上长疮呢?“那是顶上长疮!屁股上长疮纯属自然的正常现象。”

怎么好呢?再这样熬下去,看样子用不了两天伟龙你就快要牺牲了,即使不是疼死也得饿死啊!要不咱这就上医院?“可动不了啊!一动就是要命的疼啊!”于是俺试图将伟龙弄起来,这一动静伟龙就疼得撕心裂肺的惨叫,搞得俺也下不了手了。商量了一下说去弄一部黄鱼车来车吧。

师傅系列(三)    都是修表惹的祸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俺到厂后勤科弄了一辆黄鱼车,可俺从来没踏过黄鱼车,不会骑。总以为和踩脚踏车也差不多吧?于是骑上就走,可没想到 龙头怎么也不会扳,车就在那直打转几乎撞墙了,曹师傅在一旁看得是直想笑,“你到底行不行?”原来黄鱼车龙头的掌控与自行车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弄了两下后几乎是可以了,于是俺就在厂区里兜了一圈,觉得还行,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踏着车上伟龙的住处去了。反正也顾不得伟龙呼天喊地的惨叫了,在房东的帮助下将他弄上了车,就让他短裤背心的趴在车上,再用床单一盖,俺踏着车就往普陀医院赶。不是说那儿有一段乡间土路么,随着黄鱼车的颠颠簸簸,就听见身后的伟龙哎哟,哎哟不停的惨叫着。

到了医院,曹师傅早已在厂卫生科的医务人员陪同下为伟龙办好了就医手续,直接将人送到了急诊外科。那是个四十岁上下的女医生,说要动个小小的外科手术。伟龙趴在手术台上还想对医生说轻点、上点麻药什么的,可医生不吃这一套,唰的一下把伟龙的平脚短裤扒拉下来,屁股上顿时露出馒头大小的又红又肿的大脓包,这下伟龙遭罪了疼得他是汗珠都下来了脸也黄了。医生也不管他乱喊乱叫的,从盘子里操起一把小手术刀,还一边歪头和一旁的另一位医生说着什么“上什么麻药?想都甭想,忍着点吧!”说话之间是手起刀落的,就听见杀猪般的嚎叫声立即响彻急诊间的走廊大厅···走廊里那些个神情萎靡坐等着就医的病人们一下子也为之精神一振,纷纷围拢过来探头往屋里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当然他们能看到的已经是伟龙那被贴满了厚厚纱布、还粘上橡皮胶的屁股了。俺驮上伟龙回家走时,他已经不再哇啦哇的叫疼了,只是一个劲的出虚汗,手术起效果了,看来他是缓过来了。


师傅系列(三)    都是修表惹的祸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到了家,俺将他安顿好,房东也端来了一锅刚熬好的粥。俺忍不住的问:怎么家里就没人管你啊?

顿了一下,伟龙叹口气:“嗨!伤心事,勿提了。”

那天骑了一天的黄鱼车倒是有些得心应手了,下班回家时再骑上自行车倒是不会弄了,车龙头怎么也控不了,眼看着自己直挺挺的摔下车来。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