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师傅(下2)木瓜  

2014-04-17 17:29:50|  分类: 木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傅(下)

 木瓜

 二

再后来,俺几乎终于有了个做上正儿八经师傅的机会了。那是在手表四厂车间里工作时,有一天,组长曹师傅带了一个小女孩走到俺面前说:“小刘,让你来带个徒弟呦!”曹师傅的话把俺说的一楞,都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可俺事先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老天就降大任于斯,突然要俺当师傅带徒弟了?说实在的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别说俺了,就连那小女孩也是一愣,大概她也没有这个思想准备,怎么就给找这么个样的师傅?于是就用实在不大敢相信的眼神瞥了俺一眼。

师傅  (下二)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当年操作比赛时的情形)

大概俺当时的样子也实在不怎么的,不是那种做师傅人的卖相。也许她以为师傅么,大概总要四十来岁的样,看上去总还得显得稳重踏实些,看俺这稀里哗啦的样子,绝对很是不牢靠的,年龄看上去好像也没到了当师傅的点(真是没眼力,其实那年俺已经二十六岁多了,都工作了七八年了)就这么个怎么看都是不着调的男生?再说,临出门来厂里报到前,老妈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千万不要去和厂里的男青年瞎搭界,这要是个不三不四的,那岂不是羊入狼口了?于是她很不情愿的吞吞吐吐勉勉强强的叫了俺一声“小刘- -师傅”。嗨!你不愿叫就别叫,何必叫的这么别扭麻烦的?

师傅  (下二)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从那天起,俺就带着俺的徒弟伏姑娘,让她开始了解起自己的工作来。俺们要做的事情是为手表传动零件轴提高工作面的光洁度。要加工的零件很小,两个轴不到15丝粗细(一丝是百分之一毫米)要把两个轴的表面光洁度提高到11级以上,切削量只能控制在两三个mu(千分之一毫米)。

俺拿着图纸,假模假式一边比划讲解,一边在机床上操作给她看,然后再带着她将加工好的零件拿到显微镜下观察,放到投影仪上放大检验。可能是俺一下子说的太多,似乎也有故弄玄虚之嫌,生怕讲的太直白太简单太容易了让人小看了俺,可一复杂就把伏姑娘说的一愣一愣的无所适从,就差把俺自个也绕进去了。

这种加工对机床的要求很高,机床的各种因素都会影响加工质量,对操作的人来讲,就要时时的注意机床的变化,否则很容易出问题造成废次品。

也许是机床也会欺负新人。在我手里明明是很正常的状态,但一到伏姑娘上机,马上问题就多多的不行了。有几次俺临时开溜,回来后发现伏姑娘停着车什么也不干的坐在一边,俺问怎么了?她说:“不行,丁师傅说机床有问题,叫你调整一下。”

小丁是组里的检验员,为人做事十分的过头小心,只要看到一星点的问题,就会草木皆兵紧张的不得了,怎么看都有问题,几乎都成了块心病。小丁一发话,伏姑娘就吓得不敢再动手了。只好等俺来了确定没问题才敢干。好几次俺都是看见伏姑娘愣坐在那儿什么也不敢动。于是俺对她说:你这么紧张干吗?老这样哪行啊?再过两个月给你定指标了,你不死定了?她说:“丁师傅老说有问题,我不敢做。要不,你就别走开,就坐在边上看着我做”。这不要俺命么!本来还以为带了个徒弟可以活络活络到处去逛了,现在倒好要被套住了。俺只好去找小丁,问怎么又有问题了?小丁说我的意思是你多给她看看,不要出什么问题。俺说:你不要老吓唬人家,小姑娘都吓得不敢干活了。但是为了使伏姑娘那种莫名其妙的紧张情绪能够缓解下来,于是俺就坐在了她的机床旁,一边看她干活,一边和她聊天,让她定下心来。

于是,俺们就从她的伏姓开始东拉西扯的闲聊起来。“你是少数民族?怎么就姓这个?”“我哪知道?我爹姓啥我姓啥呗!反正不是少数民族”。原来伏姑娘出身于军人家庭,她的父亲原是警备区驻区武装部的部长、还是政委的?年前因病不幸去世了,家里情况一下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作为老大的伏姑娘再也没有心思念书了,高中一毕业就只想着早些工作,好为家里做些分担,让弟妹们能安心念书学习的。

师傅  (下二)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外滩为宋师傅的儿子拍照保驾)

也因为熟悉起来了,伏姑娘也就不再别别扭扭的叫俺师傅了,索性就和大家一样叫俺小刘了,把“师傅”两字给省了。再后来就连名带姓的叫俺名字了,再再后来连名字也没了,节省到只招呼一声“哎”了。大概是从她心里从来就没有认可过俺是她的师傅。

后来伏姑娘告诉俺,她不喜欢干这活,太费神了,心里有压力,最好去做些简单些的事。那次正好机床大修,伏姑娘就被安排到桌面上做些活,她很高兴,说那活又简单又轻松以后就去干那个活了。组长曹师傅是个很善解人意的老大姐(文革时曾任厂团委书记,后来说人家是三种人给刷了下来),说你这么年轻学些技术多好啊?桌面上的事时间做长了会很无聊的。伏姑娘执意想做简单的活,曹师傅见孺子实在不可教了,就同意了。正好装配车间吃紧了,团委动员全厂的共青团员去支援,曹师傅问伏姑娘是不是愿意去支援装配车间两个月?伏姑娘很高兴的去了装配。

有一天伏姑娘穿戴着装配车间白褂白帽的兴高采烈的来到车间对俺“哎”了一声说:“装配车间好!又干净有敞亮的,我这就弃暗投明正式调过去了。从今以后,不跟你干了!”就这么着,徒弟跑了。俺这才当了两个多月的师傅,这下算是落幕收场没戏唱了。

后来组里另一个叫康敏的姑娘来学做机床。康敏出身书香之家,祖父和父亲甚至他哥哥都是在出版社工作,她一米七几的高个,带着副眼镜,平时安安静静的可是个聪明的女孩。她好像是样样都拿得起,不仅书念的好,运动也在行,乒乓球打得溜转,游泳快得就像是窜条鱼。也许是七五届的技校生在组里已做了几年的缘故,组里所有工种的工序工艺的都了然于心,只简单的跟她一说,就什么都知道了,没几天她就能独立的操作自动机床了。因为一切都简单尽在掌控中,于是俺常见康敏空闲的躲在机床后面打瞌睡。这水平能力的差不多就快赶上和超过俺了,“师傅”根本就是多余的。想想真是没得比,有人亚历山大的当了“叛徒”趁机跑了。有人轻松的信手捻来,还闲的只能用瞌睡来打发大好时光。

师傅  (下二)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康敏闲得不是看课本就是打瞌睡)

 康敏后来和一个新分配来车间的大学生要好上了,听她说新来的大学生是她祖父学生的儿子,他们原来就认识,再后来他们结了婚,一起去了美国。

几年后,有一次俺在厂区里忙,忽听身后一声响亮的叫声“师傅哎!”回头一看,原来是伏姑娘,只见她带着一个小姑娘走来。

“侬穷凶穷恶,哇啦哇啦叫的嘎响做啥?想吓死人啊?!”伏姑娘却笑着对小女孩说,“这是我进厂时带过我的头一个师傅”那小女孩倒是挺乖巧忙开口“师傅,侬好!”伏姑娘告诉俺,这个小姑娘是她新带的徒弟,噢!都做师傅了!可千万别像俺当年那样,带的徒弟还没几天就兔子似得逃跑了?“还好跑的早!要不然,说不定还在受苦受难呢。”

师傅  (下二)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一想,自打伏姑娘“逃跑”了以后,俺就没有再带过学徒工,从此就没有正儿八经的当过师傅了!                                      (2014.4.10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