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斗虫  

2014-03-10 21:27:57|  分类: 木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斗虫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斗虫

    木瓜

同学善隆,一向闲情逸致,多少年来都有豢养上几只蝈蝈、蟋蟀的爱好,静听虫吟,坐观虫闹。尤其是蟋蟀,每年必养,还远赴山东专门选虫,而且对那些养着的虫,真是细致入微的无法言及。

前几年的秋日里,又是一个玩虫的季节,于是善隆特选了几对战绩颇佳的优良好虫,带到国华雨清的小店,为大家作斗虫表演。一为大家添些茶余饭后之余兴,二来也显摆显摆他的养虫能耐。俺当时就支了个架子,将相机固定,用视频的格式把这一蟋蟀打斗的场面拍了下来。场面实在很精彩,看得大伙是如痴如醉,大呼小叫,胡言乱语的。善隆也边引逗蟋蟀,边还不忘为大家做些讲解。如今俺就将那次蟋蟀大缠斗中的其中一对的视频放上网来,这段视频是当时拍的原始素材,也没有做过专门的编辑和处理,从画面到声音都保留着原汁原味(当然以后俺会编的)。就让大伙一起来开开眼,看看善隆同学养的蟋蟀,瞧瞧人家是怎么打架的?!

斗虫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斗虫,亦作鬭虫、斗蟋蟀。邓之诚《骨董琐记·蛐蛐罐》:闻故老言, 道光时长安贵人鬭虫之风极盛。斗蟋蟀始于唐代,盛行于宋代。中国蟋蟀文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是具有浓厚东方色彩的中国特有的文化生活,也是中国的艺术,它主要发源于中国的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的中下游。

斗虫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斗虫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斗虫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斗虫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斗虫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斗虫”记要

木瓜:喓,这只财积好像有点……好好好!狠的狠的狠的。

鳝筒煲:要叫出来点。

木瓜:刘华,坐在这儿看。

鲁申:要站着看。

刘华:喓,发急啰!它已经……

小弟:天窗开好,开天窗。

鳝筒煲:要叫出来。拍吗?

木瓜:好,开!

鲁申:拍了吗?

木瓜:拍了,已经拍了。

刘华:谁凶啊?喓,好玩哦!

木瓜:赞,赞赞赞!

鳝筒煲:这儿的一只凶。

刘华:靠我这儿的一只凶,是吗?

小弟:这只牙齿大嘛。哎喓,咬啰!

刘华:打得两个人翻起来。

木瓜:还要打,再打。两只都叫了。

鲁申:牙齿坏掉啰,牙齿坏掉啰。

小弟:一只牙齿没并牢,不行了!这只不行了,咬伤了。

木瓜:来了,来了,两只都在叫。

鳝筒煲:紧张吧?咬了。

木瓜:写篇小文章。

刘华:你看那儿,我看这儿,这儿看得有劲!

木瓜:我看上面清楚,拍出来肯定没有问题了。快点快点,现在……

小弟:咬在脚上,咬在脚上。

刘华:翻跟斗咾。

木瓜:现在可以下注了,下注、下注!

鳝筒煲:结棍吧!

刘华:啥人在啥人那里,你晓得吧?

鳝筒煲:我晓得的。

刘华:现在靠我这儿的是哪一只?它基本上是靠着自己的地方,是吧?它知道这块地方是它的。

木瓜:但是不输好像,嗷喓,这只还叫。现在已经打了一分半了。

刘华:呵呵呵,好玩噢!

鳝筒煲:上趟一只小的把那只小的打了五分钟,结棍!玉峰看了不舍得。

刘华:老十三的哦,它牙齿咬它的那个嘴巴哦!

玉英:翻身了。

刘华:哦,要输了,输了。

木瓜:不输的,顶牢了!现在就看啥人早饭吃得多了,撑得住吧。

刘华:两只腿使劲撑牢,

小弟:喓,并牢哦,结棍哦!

木瓜:哎喓,这只好的,这次打得蛮精彩的。

小弟:噢,在咬牙齿。力气没有了,就好像打拳击一样,打也打不动了。

木瓜:让它们歇一歇,吃一口茶。

鳝筒煲:哎呀,最后还是这只小的赢,小的打得好!哎,还要来,还要打。

木瓜:噢,那输掉了。

鳝筒煲:牙齿走掉了,自己退出来了。

小弟:吃不消了。

鲁申:牙齿并不拢啰。

鳝筒煲:叫嘛,痛叫呀!没了,没了,坏掉了,牙齿跷掉了。

小弟:牙齿并不起来了。

鳝筒煲:打不过它,还是那只小的好。

刘华:它不会冲到人家家里打的,它想想这是它的家里。

鳝筒煲:会的会的,它没有听到它叫呀。打了几分钟啦?

木瓜:刚刚打了两分钟,大概。

鳝筒煲:噢,蛮精彩。这只小的上趟打了五分钟唻,赢的,养到现在。

刘华:吔,它进去啰,要去咬它啰。它逃了,它逃了。

鲁申:不行了,不行了,那只脚不对头。

木瓜:开牙还开的。

鳝筒煲:开牙开的,休息了还来。

刘华:一只左脚拖法拖法。

小弟:不要引须了,让它休息休息,吃不消吃不消。

鳝筒煲:好了,就这样好捉掉,就这两只。

小弟:捉掉捉掉。

鳝筒煲:小的蛮结棍的哦!

小弟:作孽!

鳝筒煲:作孽不搭界,总得要被打掉的,财积么。这只牙齿坏掉了。

刘华:那么,要死掉了。

木瓜:死不会死掉的,吃东西好吃的,咬人不会了,噢噢噢,咬财积不会咬了。

玉英:结束啦,算?

鳝筒煲:还有了。

玉英:这只算输了赢了结束了啰?

群口:输掉了,输掉了。

小弟:它牙齿都并不牢了。

玉英:吆系!

鳝筒煲:可以吧,精彩蛮精彩的哦!(编辑 憨瓜)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