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师傅(上) 木瓜  

2014-01-25 14:57:03|  分类: 木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 

          (上)

        木瓜

    

师傅,以俺的理解就是给你传授某种行当中所谓技能规矩的师者。

俺细想来,俺这几十年来几乎就不记得有过师傅,难怪俺这辈子至今也是没有学到过一星半点的技能手艺什么的,混到现在还就是个身无一技之长啥都不是的主。 

师傅(上)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不过要说俺有近似师傅者的那最早的“师傅”要算是俺的中学同学李志瑜了。志瑜,俺的近邻,他家离俺家就差几个号,刚进中学那会儿,俺俩总是一起上学,放学后又一起回家的。他长俺一岁,个不高却挺结实,一张少年老成的脸,性格也是沉稳有余活泼不足。他所以成了俺貌似的“师傅”,是因为有一天晚上俺看见他不声不响的迈着他那特有的“咯楞,咯楞”的步伐,神神秘秘的消失在夜色中。于是第二天在上学的路上俺就好奇的问他,“昨晚上,鬼鬼祟祟的上哪去了?”他以为他的秘密已全暴露了,于是很坦白的告诉了俺“我到师傅那儿练武去了”。俺从前是在真如集市上看见过卖膏药的人打拳劈石比划拳脚的,那真看得俺是五体投地佩服的不得了,少不了回到家也会学着样比划几下的,似乎顿时觉得自己因此也有了江湖好汉的气概了。师傅(上)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如今知道好朋友,竟是武林中人,那自然是叫俺肃然起敬刮目相看的。志瑜见俺似乎有兴趣,于是比划了几下手脚,说:“要不咱们一起练吧!”上哪去练?“晚上我们就到学校里去练吧!”可俺不会呀!“没事的,我来教你,”就从那刻起,志瑜竟也有了做“师傅”的感觉来了。白天从他的师傅处刚“批发”来的东西,一到晚上就急着传授给俺。还真像模像样一招一式的教俺。不过练武实在是一件苦而乏味的事,加之在学校操场的角落里黑灯瞎火的啥也看不清的瞎练,而不远处教学楼里灯火通明,不时的传来同学们的笑闹声,没多久就把俺练的只想着逃跑了。可志瑜还是在那有板有眼不厌其烦的示范带教着,还时常将他的特别钟爱的一根长棍展示給俺看:“现在这种材料不好找了!可花老钱了”。说着还摆着功架用长棍击打着地面“啪啪”作响。俺是很羡慕的,可志瑜就是舍不得让俺也甩上两下试试他的长棍。

师傅(上)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俺班的善隆、老家同学是实在看不下去俺在那儿黑咕隆咚中遭罪了,再也忍无可忍了,于是就跑来策反俺,让俺跟他们去混。俺自然是就坡下驴弃暗投明奔亮处去了。可怜志瑜同学他那“师傅”也就算做到头了,最可惜的是原本俺能练出来的那一身武功也就全废了!

 师傅(上)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后来俺工作了,去了新海玻璃厂,照理一到厂里就会安排个师傅来带你,可是在农场的厂里,当时是还没有这种师徒带教传授技能的传统和文化的。大概一是建厂的厂龄都很短,只有一二年(俺厂建于七零年)。二是从上到下的都是年轻人,大家都是年龄相近,差不了几岁,而且也都是刚从新手转来,彼此间的操作技能并无明显的高低之差,加之相互间也都是习惯名字相称,厂区里也从未有过“师傅”的称谓使用流行,以至后来也全然没有这样的概念。即使新来的职工要学习工作技能,当时厂里通常会让你到上海去培训一下,回来就顶岗。
师傅(上)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俺是没有争取到去上海培训的机会,于是只能在车间里做些辅助性的工作,直到有一天生产组长把俺几个叫去说:“这活儿你们看都看会了吧?现在就自己动手弄着玩吧,过几天行了就顶岗!搞不懂的可以问大家”俺这人不好琢磨,也懒得问人家,于是顶岗是落在最后面的,做的活那也是最差劲的。只是大家好像也都是没有带教全是无师自通的,回顾起来谁也说不上谁更像是师傅、徒弟的。

 回到上海后,俺是到了手表四厂的动件车间,因为是个男的年纪也不算大,所以一到传动组,就被叫去做机床了。

 组里工作有机床、桌面之分,桌面上的工作全部是有女同志承担,机床的工作操作起来比较复杂,繁琐,一般是由男同志承担,而我们组里几乎多是女生,尽管很多人在组里工作了很多年,却从没有上过机床。所以俺上机床时是没有人带的。好在俺们组长雅珍是一个全面手,她会时不时的跑过来看看,帮俺解决一些摸不着头脑的莫名其妙的事,几乎是要成为俺的师傅了。

师傅(上)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正在桌面校平的徐玲)

 可几天后,雅珍到机床边对俺说:“我要调厂部去了,你这里要是有问题可以找调整工董师傅的。”喔!就是那个死样怪气的?“别瞎说,那可是我老公!”

师傅(上)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桌面铆装的王秀华)
           调整工是安装、调试、维护机床的工种,一般很用心的新手也要干两年才能悟出些道道,所以手里都会有几把刷子。这个叫“董格利的人可是个心眼不大的人,老瞎担心别人来了会挤兑了他,所以有时想请他来帮个忙,他老是不阴不阳爱答不理的,向他借校整机床用的仪器仪表时,老大不情愿的,顺手拿些没人要用的老旧,精度很差的仪器具给你。于是俺也就不顾他了,自己动手把机床大卸八块,拆的七零八落的。他又难受了,跑到车间里去嘀咕俺,说没通过他就把机床给拆了什么的。好在俺的车间主任是个的又实干、又明事理的人,(比俺大三岁,师大二附中六八届毕业生)倒是常会跑来帮俺一起拆装机床,指点迷津。结果把他的那副好工具都落在俺那儿,过了好久后又突然想起来了跑来问俺要。俺知道工具很重要,没它什么也干不成,于是对他说:“哪有的事?自己弄丢了,别赖好人?”

师傅(上)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铆装)
          说来也不怪,俺虽没有师傅带,却挺习惯这种“无师自通”工作状态,没多久就能自己正常操作了,车间和组里都很高兴,这当中自然也是少不了俺身边很多人的指点和帮忙的喽。

师傅(上)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沈师傅在校她的机床)
             再后来,车间里进行了调整,成立了个机床组。本来散落在各小组的机床、机床工,调整工的都归笼到一个小组了。来做大组长的是“董格利”的师傅“老爷叔”了。
师傅(上)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这就是当年我们机床组的照片)
  

“老爷叔”已快近退休的年龄,矮小的个子,那可是个油盐不进的主,解放前他是做小皮匠修鞋的出身。他精打起小算盘来全厂是谁也算不过他,为自己算计的也是滴水不漏,门槛精的是不能吃半点亏的人,也是常拿自己调整工的独门小技来耍耍态度,每当要加工资、分房子了,他就开始以此来要挟为难厂里,为自己谋得好处。所以人称是没商量的“老爷叔”。据说当年“董格利”当兵回来后就是拜他为师,他学生意可是吃尽了“老爷叔”的苦头。老爷叔是很知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那条颠簸不破的道理的。全都教给了你,我还咋混啊?于是他耍尽一切手段故意为难这个有点刻板的徒弟,总会找些不打紧的活对付他,到了紧要关头就找借口把“董格利”支开去,自己却背着人偷偷摸摸的下手,做什么都是藏着掖着的决不让别人看见,生怕被偷学了去与己不利。你要想问他个明白,他就支支吾吾的东拉西扯,顾左右而言他的玩些小滑头。

师傅(上)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小戴正在调整机床)
          “老爷叔”当了大组长管起全组来自有他自己的一套心术,他自以为是锚准了组里每个人的心相,谁都在乎些什么的,总会想出些稀奇古怪的办法来对付大伙。有些做法是让人又好气又好笑,常把人挤压的非常的难受,却又不好发作。那时“老爷叔”已是车间里资格最老的老师傅了,表面上看大家也不好对他多说些什么,好像是服服帖帖的,可背地里对他是咬牙切齿恨得不行,没少说他的不是。

师傅(上)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正在磨钢轮的陈华)
             当时俺们组里除了“老爷叔”和一个“老阿姨”外都是年轻人,好在大多数人都明事理,上班时一般都在“老爷叔”的视线内活动,可俺却不大在乎这些,经常跑到车间以外去玩。

   车间边有一个太平(安全)门,门外是大楼的室外消防安全楼梯,坐在楼梯上可以看见厂区外的一个建筑工地,俺是常常和要好的同事坐在那聊天看风景。

师傅(上)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和好友国平坐在安全楼梯上聊天观景画画)
          说来也怪,老爷叔只要是在班组里一看不见俺的人影,就满世界的找人,还到平时和俺走的近的同事跟前一一去问人家:“小刘来过没有?看见小刘没有?”俺这就被盯上了。

 有一次同组的一个兄弟急促地跑来对俺说:“你还坐在这儿呢?你苦喽!老爷叔寻你寻得来是面孔通通红,汗水汤汤滴,把衣服都敞开来了!找人找得这幅卖相,从来没见过!事情很严重!”

等问“老爷叔”弄得汗水汤汤滴急吼吼的到处找俺究竟啥事?他说,“没啥事体!你上班乱跑到哪儿去了?”俺说:能跑到哪去?俺就在车间里最最安全的,最最太平的地方待着呢!

可没多久,那扇安全门也不知怎么的就被锁死了。

师傅(上)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厂外建筑工地的一角)
           那段时间里,“老爷叔”有事没事的老找着俺,调整机床或是修理机床的事老是要叫俺去帮他搭把手。这可是很反常啊?从前他要做事老是背着人干,现在老叫着俺帮着干,还真是把俺弄烦了。几个好事的就说:“你完了,“老爷叔”好像是看中你了,你就等着倒霉吧!”

小组开会有时也蛮有意思,老爷叔老想摆摆威势,可俺们有时忍不住的喜欢搅和搅和,其实俺也不是存心和他捣蛋,只是好玩而已,常常是小组会开着开着就开成无轨电车玩笑起来了,经常搞得本来蛮正经的班组会,变得嘻嘻哈哈了。所以每当俺要求发言,“老爷叔”马上就拍桌制止:“小刘!你又跳出来想干吗?”俺怎么又跳出来了?你当俺是蟋蟀?还是蚂蚱?不是蹦,就是跳的。我谈谈自己的想法不行啊?“不行!现在就是不行!”他恼羞成怒的样反而引的大家哄堂大笑。

师傅(上)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一次老爷叔对俺说了真心话了,那天他看着俺老半天后,摇晃着脑袋说,其实每个人都会有自己在乎的,想要的,所以我就知道怎么来对他们了。可你对什么都无所谓也不在乎的,这倒弄得我也没什么办法了。小刘,我老了,做不了几年了,只要你看得起我,就留在组里好好的做,我把这几十年来积累的技术、经验、巧开统统的教给你······
师傅(上)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正聊天的王明娟)
 俺嘴里对他说,“老爷叔”你正老当益壮,现在可是发挥你老师傅特殊能力的最好时候啊!心里倒不觉有点好笑,你还老琢磨人家的心思,尽想些如何算计人的歪法。你怎么就不盘算盘算俺的心思?俺怎么就会稀罕你那些一二角落里的陈芝麻烂谷子?!不过话要说回来,老爷叔这样的老来麻烦俺,看来那也算是很待见俺的了。

后来厂宣教部门打算把俺要过去,“老爷叔”得知后,急的什么似得忙跑到车间去对主任讲:“小刘可是我们的人才,不能把他调走的,我要派他大用场的。”还真是要急死老百姓了!

师傅(上)   木瓜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组里的检验员 小丁)
            最终,俺也没有跟着“老爷叔”去当他的徒弟,他也没有做成俺的师傅。尽管他事事时时都想要来管着你看着你让你不胜厌烦。但俺总觉得他对俺就像是一个长辈对小辈的那种感觉,他就像是一个挺专制的老家长,看管一帮乱哄哄蠢蠢欲动老想要作乱坏事的小子们,生怕你们到处闯祸惹是生非的。其实他也是挺在意传承这件事的,只是不到最后关头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教给“外人”的那种人,只可惜俺没领他的情,所以到头来,俺还是个没有师傅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