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外地同事与朋友小苏的故事  

2013-08-26 21:27:11|  分类: 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外地同事与朋友小苏的故事

(哈啦哨)

小苏,是我几十年以来至今的陕西同事与朋友。以前,我在欢网曾写过当年去广西百色,小文中附了几张照片,顺子一眼看出在点评中说道:“那个小苏太好玩了!”确实是那样,小苏很幽默,也很够朋友。我曾在一篇文中写很多年前去陕西临潼海军大院见朋友,小苏担心我出事,派车陪送我一直进到院中,在我逼迫下才离开,随后每隔一段时间就给我来电话,以至于那位朋友都记住我每次回话中都提起的第一句话“小苏”。下面仅是我俩交往中的几个小片段。

我的外地同事与朋友小苏的故事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我的外地同事与朋友小苏的故事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我的外地同事与朋友小苏的故事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在合肥演出“合肥”

——小苏主演、哈啦哨助演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老白正在给小苏化妆/哈啦哨拍摄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小苏酝酿情绪/哈啦哨拍摄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小苏版本孔雀舞,快跳晕了/哈啦哨拍摄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老白:跪下求你别跳了,会要人命的啊/哈啦哨拍摄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小苏:阿弥陀佛,那就玩别的吧/哈啦哨拍摄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小苏:瞧,罗圈腿怎么样/哈啦哨拍摄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小苏:这两招好玩吧/哈啦哨拍摄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女士们忍无可忍,终于把小苏打趴下/哈啦哨拍摄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哈啦哨登场助演“合肥”/老白拍摄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哈啦哨:没被打晕吧,还能演吗/老白拍摄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演出“合肥”/老白拍摄

在合肥演出“合肥”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演出结束,谢幕合影/老白拍摄

“建国门”

朋友同事小苏曾在旅途中给我们讲过这么一个笑话:一位陕西老哥来北京打出租车,上车坐到副驾驶座,“建国门”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掏出一张20元纸币用浓重的陕西口音对司机说:“见过吗!”司机一听有点发楞——这位外来客也太瞧不起咱北京人了,难道我还没见过20元钱?其实那位老哥说的是去“建国门”,陕西话说出这三个字比较生硬,尾音下滑较轻,又省略了那个“去”字,于是被司机误听成“见过吗”。陕西老哥见司机没反应,以为嫌“打的”车费不够,又从兜里掏出一张50元纸币,再强调一遍:“见过吗!(建国门)”司机生气了,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张100元纸币,伸到陕西老哥眼前晃着,学他的口气大声说:“你见过吗!”

一路笑到德天瀑布

一路笑到德天瀑布 - 渔夫 -                 温故知新

20094月同朋友们去广西南宁德天跨国大瀑布游玩,我们一路坐车一路疯笑,经常是笑出了眼泪。小苏劝告司机:“你想笑就尽管笑,把握方向盘的手可千万别抖,笑出安全事故就不好了。”车上的小苏太逗了,学啥像啥,要是听得懂陕西话,加上他那胖乎乎的动作和表情,就觉得更可乐。一路上谁都不觉得累,司机也如此。

小苏说了一件事:当年西哈努克流亡中国,那天要去古都西安,当地政府组织群众夹道欢迎西哈努克,可是人手不够,赶紧找到附近回民学校,让学生们加入欢迎队伍,来不及排练学生队伍就上街了,他们也搞不清究竟应该怎么表现来表示欢迎。当西哈努克车队快要过来时,由一位阿訇在队前挥手用陕西话(语音比较硬)喊道:“西哈努克来咧!”学生们跺脚挥手齐呼:“来咧,来咧,来咧!”车队从面前过去时,阿訇喊道:“西哈努克走咧!” 学生们换到另一个方向跺脚挥手齐呼:“走咧,走咧,走咧!”

那么,究竟是怎么喊的?请看下面一段随车小导游用我们的DV机拍的43秒钟短片录像,看看这群人在旅游车上是怎么玩的(老哈在最后一排,穿白衣的)。

西哈努克来咧

陕西方言:树上有个雀

德天跨国大瀑布

 

二进宫的120个针眼

(哈啦哨)

6月下旬单位组织体检,取回体检报告已到7月初,我是看不懂那些指标的,还以为同往年一样“三高”等症状差不了多少。将体检报告拿回家让曾是医生的老婆一看,不仅空腹血糖高,更惊呼尿微量白蛋白高出正常指标最高限近6倍(正常0-30,我的是168),家中妻子、女儿、女婿催我赶紧丢下工作去医院看病。在家人的提醒下,我上网查了尿微量白蛋白知识,了解是肾出了问题,若到了透析阶段,我也就只有两年左右活头了,永远告别家人与朋友,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哦,保命吧!

二进宫的120个针眼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医院住院部/老哈破手机摄

二进宫的120个针眼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二进宫的120个针眼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住院部走廊与护士站/老哈破手机摄

挂专家号看医生,大夫立马叫我住院治疗。住院期间不方便带电脑,因为那里人来人往,贵重物品不适合带去,可多日不在欢网出现容易引起老同学和朋友们的关心寻找,于是,我在欢网轻描淡写地打招呼——我去疗养些时日,那里上不了网,我没啥大事。

二进宫的120个针眼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的病号手腕标记/老哈破手机摄

二进宫的120个针眼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二进宫的120个针眼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二进宫的120个针眼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的病房病床/老哈破手机摄

726,我又像一进宫时那样,拖着旅行箱雄赳赳气昂昂走进住院部,主任医师也像一进宫时医生说得那样——你好像是来旅游出差似的。随后的日子可并不好过,每天要往自己手指上扎5针验血糖,护士还要注射肌肉针、挂点滴,晚上10点注射胰岛素;每天睡不好觉,初始一级护理,早上5点刚过护士光顾测血压(与6月下旬体检不同,我出现了血压高),上午主要是注射打点滴治疗,下午几乎是护士1小时一打搅,登记这个询问那个以及按时测血压和送药,没法完整睡个囫囵觉,晚上与半夜里,值班护士至少查房三次,平时我睡得很死,但在医院一有动静我就醒,我对主任医师说——这里是看病的好地方,可不是休息的好地方啊;每顿饭吃不饱吃不好,订伙食的工作人员配合医务人员关于低盐低脂的饮食要求,一天只让我吃半斤主食,严格控制我爱吃的肥肉,弄得我每到下顿饭前1小时饿得发慌,虽然我买了无糖饼干等点心食品,但我一直坚持做个模范病人不吃,一周后体重开始有所下降,胃口缩小;每次治疗后有稍多空隙时间,赶紧跑去楼下吸烟,曾看到一个老烟鬼一边扛着打点滴袋子与杆子一边坐在外边抽烟,样子挺滑稽,我忘了用手机拍下来,由于环境影响,我的烟量大减了三分之二;医院护士看管很严,第一个周末下午我溜回办公室上欢网,结果护士将电话打给家属问病人跑哪里去了,我只得赶紧打车赶回医院。

二进宫的120个针眼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正在打点滴/老哈破手机摄

第一周,临床来了个挺会说话的大连14岁大男孩,闲聊时问我多大年龄,我答后他说不相信,并对陪他的母亲说:“大叔看上去最多四十多岁。”几天后,大男孩复查身体结束出院,我干脆将两人间病房包了下来,以利于安静治疗,无聊时看看电视听听音乐。见我面善,好几位小护士得空时也爱到我的病房聊天,顺便在空调舒适的病房里凉快凉快。

二进宫的120个针眼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无聊时看看电视/老哈破手机摄

一进宫时,部门领导与同事较多人来医院探视,二进宫我不想让他们看望,包括我的家人,我告诉他们,我又没动手术,能走得了,要不,我抽空回去看你们?但好几拨领导与同事还是来了,因为我们部门有个好传统,不管年轻人还是老同志,任何人住院都会去热情探视。期间,大嫂正好来北京出差,顺便也来医院看望我,说大哥从没住过院,我可是第二次住院啦,以前身体挺好,以后真得要注意了。对来探望我以及来电话来信息问候我的人,我很感激他们。

二进宫的120个针眼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同事探视送的花/老哈破手机摄

住院两周后,我的血糖、尿微量白蛋白、高血压等指标基本控制住,虽然病房条件不错,但整个医院病人环境使我不敢再住下去,赶紧向医生要求出院。不知为什么,主管医生从始至终仅说我的指标基本控制住,却不肯明确告诉我或在出院诊断上标明尿微量白蛋白指标,而在血压一栏后括号中注明“高危性”,这使我想起已去世近10年比我大6岁的同事老郭,临出院时医生告诉他情况有所好转回家好好休息,背后告诉家属他只有两年活头,千万别让他知道,让他心情好一些,想吃啥好的想做啥尽量满足他,果真,快到出院两年时老郭永远离开了家人和我们。我心态还不错,回欢网露一下面乐呵一下或自嘲一下,虽然自己形象不好看,但那是需要勇气和心情的,以后可能较少在欢网发表什么啦,仅是可能,也许回光返照疯狂一阵再倒下。

我的外地同事与朋友小苏的故事 - 欢网2011 - 欢聚一堂(2011)

算了一下住院期间,每天往身上扎针8个眼(8X 14天=112个),入院时验血与其中一天连续抽血5次(112个+1个+5个=118个),出院早上又验指血(118个+2个=120个),第15天上午,我带着120个针眼与手背、手臂上青淤血斑,“伤痕累累”回了家。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