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  

2013-07-17 21:18:09|  分类: 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

(哈啦哨收集并翻译普通话)

   

标题是我用上海话起的,翻译成普通话的意思是:“上海话讲过去的事情”。

1975年我远离上海到北方工作且很少回上海,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2006年中学同学聚会邀我回上海前,中学老友鳝筒煲对其他老同学说我可能已经听不懂也不会讲上海话了。由于我长期生活在北方,语言环境也许使我听不懂上海话,尤其是我离开上海后出现的新词汇,但是骂人话还是完全能听得懂的,可别当着我的面用上海话骂我哦——开个玩笑。

下面是从网上收集的一些上海话短文,我试着用普通话来翻译一下主要意思,看看我还能看得懂、听得懂上海话吗?更主要的是能从这些文章中看到过去上海人日常生活片段,细细品味还是蛮有味道的。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从看电影到等退票

来源:新民晚报    新民网编辑:田诗雍    作者:阿仁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图/阿仁

报纸浪讲,近来个好几部国产电影侪老卖座,票房个价值已经超过了好几个亿。这点铜钿银子放到欧洲、美洲去是要压塌一片电影院个。不过任何阿拉中国被十三亿人头来一平均,这就吓勿煞人了。现在还有多少朋友三日两头去跑电影院个?用不着到网上去做民意调查,只要侬有空问问侬周围个亲戚朋友就会有答案了。

老老早早——卅年前后吧,大家业余生活里白相个大头之一应该算是到电影院去看电影了。伊个辰光,上海滩浪个电影院真勿算少。南京路浪有大光明、新华。淮海路浪有国泰、淮海、嵩山和八仙桥个大众剧场。交关剧场是有戏个日脚里卖戏票,呒没戏个空档里就放电影。延安路浪有沪光和上海音乐厅。衡山路浪是衡山电影院,东湖路浪是立体电影院。辣当时戴了眼镜看立体电影算老时髦个,只不过一年到头永远只放一部片子《魔术师的奇遇》。复兴路东头个叫长城电影院,西头个叫上海电影院。就是现在个新天地这一片天地里,还迓辣一只戏馆叫大庆剧场,是专门放放末脚一轮老片子个推扳影院。

搿个辰光个电影院上半天有早早场、早场,下半天有第一场、第二场,夜里向有第三、第四场。平常有学生场,礼拜天有儿童场。早早场、早场、学生场、儿童场票价侪打折头个。有点身价个老克勒们搭仔轧朋友轧得热络个小青年侪只看第四场个电影。看好电影,荡荡马路,数数电线木头,我送侬、侬送我,也是一段电影故事。上海人看电影个高潮是辣国门初开之后,一批一批外国电影冲进来了。上海电影译制片厂里个配音演员们忙煞,随后红煞。后头还行出了内部电影,宁波路浪个新光电影院就此一炮走红。

老上海人去看电影,票子是辣八天之前就去买好了。临时想到看一部新片子,只好到电影院门口去等退票。由此黄牛党就发展壮大了。路灯亮了,离电影院十间门面之外就吆喝声满街:“票子有伐?票子有伐?”“当场票要伐?当场票要伐?”黄牛加价几只角子算是温柔个一刀,等到退票个常常还连呼万幸,兴冲冲个看电影了。

等退票后来也成了上海闲话里个一句俗语。等退票形容个是侬所中意个女士或男士已经有了恋爱对象,侬只好辣辣边浪静观其变。对方一旦分手一拍两散,侬就马上献上爱意。退票等到了。等退票意义个延伸后来又用到方方面面。

如今看电影早不是万难个事体了。可以足不出门孵辣屋里向看电视、看碟片。上上网是跑到啥地方侪可以笃笃定定看一大堆电影。从看电影个变迁也可以感觉到社会进步个脚步声,对

 

哈啦哨将以上内容翻译成普通话并配图

报上说,近来好几部国产电影都很卖座,票房的价值已经超过了好几个亿。这些钱放到欧洲、美洲去是要压垮一批电影院的。不过任何东西被我们中国十三亿人头来一平均,这就吓不住人了。现在还有多少朋友三天两头去跑电影院的?用不着到网上去做民意调查,只要你有空问问你周围的亲戚朋友就会有答案了。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很早很早以前——三十前后吧,大家业余生活里玩的较大娱乐活动之一应该算是到电影院去看电影了。那时,上海滩上的电影院真不算少。南京路上有大光明、新华。淮海路上有国泰、淮海、嵩山和八仙桥的大众剧场。许多剧场是有戏的日子里卖戏票,没戏的空档里就放电影。延安路上有沪光和上海音乐厅。衡山路上是衡山电影院,东湖路上是立体电影院,在当时戴了眼镜看立体电影算很时髦的,只不过一年到头永远只放一部片子《魔术师的奇遇》。复兴路东头的叫长城电影院,西头的叫上海电影院。就是现在的新天地这一带,还躲藏着一个戏馆叫大庆剧场,是专门放最后一轮老片子的差劲影院。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那时的电影院上午有早早场、早场,下午有第一场、第二场,晚上有第三、第四场。平常有学生场,星期天有儿童场。早早场、早场、学生场、儿童场票价都是打折的。有点身价心态年轻喜欢打扮的老年人们与谈恋爱谈得火热的小青年只看第四场电影。看好电影,遛遛马路,数数电线杆,我送你,你送我,也是一段电影故事。上海人看电影的高潮是在国门初开放时,一批一批外国电影冲进来了。上海电影译制片厂里的配音演员们忙得不得了,随后红得不得了。后来还搞出了内部电影,宁波路上的新光电影院就此一炮走红。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老上海人去看电影,票子是在八天前就去买好了。临时想到看一部新片子,只好到电影院门口去等退票。由此黄牛党就发展壮大了。路灯亮了,离电影院十间门面之外就吆喝声满街:“票有吗?票有吗?”“当场票要吗?当场票要吗?”黄牛加价几个钱算是温柔的一刀,等到退票的常常还连呼万幸,兴冲冲地看电影了。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等退票”后来也成了上海话里的一句俗语。“等退票”形容的是你所中意的女士或男士已经有了恋爱对象,你只好在边上静观其变,对方一旦分手一拍两散,你就马上献上爱意,“退票”等到了。“等退票”意义的延伸后来又用到方方面面。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如今看电影早已不是难事了,可以足不出门呆在家里面看电视、看碟片,到网上是找到哪儿都可以稳稳当当看一大堆电影。从看电影的变迁也可以感觉到社会进步的脚步声,对吧?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茶 水 摊

来源:新民晚报    新民网编辑:田诗雍    作者:马尚龙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 麟康

开茶馆,望兴旺;摆茶摊,为糊口。同样是做茶水生意,相差就大了,再讲,孵茶馆个侪是呒没事体个,吃茶摊个侪是做生活个、读书个、出汗个。

茶水摊摆辣晒不到太阳个阴头里,等到要晒到太阳个辰光,茶水摊就搬到了马路对面。茶水摊个老板娘——搿个称呼实在也是勉强,一个摆摊头罢了,绝对呒没像《沙家浜》中阿庆嫂一样个八面玲珑,但是小本经营又是勤快,又是卫生,也面慈目善,客客气气。小台子浪个八杯十杯大麦茶,侪是冷透了个,适合年轻人个牛饮,小朋友来了还有冷开水,1分一杯,老少无欺。每一个茶杯侪有茶杯盖,玻璃个,有些茶水摊简陋一点,也必定要用一块块小玻璃用作茶杯盖,挡脱个不是灰,是苍蝇小虫一类;茶水摊虽小,爱国卫生很重要。喝过个茶杯,老板娘倒是一定会浸辣消毒水里个。茶水摊虽然也有两条长凳,是拨过路人歇歇脚个,要吃功夫茶是不可能个。棒冰雪糕倒是有个,光明牌个,其实也只有一只牌子个冷饮。雪柜是不可能有个,就辣大口个保温瓶里;有大人带小人经过,亲切个招呼一句,讲不定就拿一根雪糕卖脱了;8分钱,当然比茶水好赚。剥下来个包装纸,禾聚(shou)起来还可以卖废品。

茶水摊个老板娘是哪能一个身份?连小业主也算不上,只是一个无证小生意,虽然搁仔脚坐辣,心里多半是辣羡慕马路旁边两扇大门紧闭个国营纱厂个挡车女工,因为小业主生老病死呒没劳保。辣解放后个很长一段时间,劳保就是生活等级,就是政治身份。从国营个纱厂到无业茶水摊,辣普通人常识看来,可以讲天差地别。

当然搿个茶水摊摆辣马路旁边,看中个只是搿一块地方既阴凉又人来人往,而不是纱厂个女工,纱厂女工侪是“做人家”个,下仔班,嘴巴再干,也不会辣茶水摊吃茶个,肯定就是回屋里厢去吃了,也侪是冷透了个。茶水摊老板娘有所不知个是,挡车女工虽然地位老高,但是每一次看到茶水摊女人脚翘翘个告人家搭讪,侪会辣一面孔勿屑当中,暗生羡慕:伊一日坐到晚,生活也勿要做,老开心个,阿里像阿拉挡车工,还要翻三班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哈啦哨将以上内容翻译成普通话并配图:

开茶馆,盼兴旺;摆茶摊,为糊口。同样是做茶水生意,相差就大了,再说,坐茶馆的都是没什么事情的闲人,喝茶摊的都是工作的、读书的、卖苦力的。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茶水摊摆在晒不到太阳的荫凉处,等到要晒到太阳的时候,茶水摊就搬到了马路对面。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茶水摊的老板娘——这个称呼实在也是勉强,一个摆小摊的罢了,绝对没有像《沙家浜》中阿庆嫂一样的八面玲珑,但是小本经营又是勤快,又是卫生,也面慈目善,客客气气。小桌子上的八杯十杯大麦茶,全是凉透了的,适合年轻人的牛饮,小朋友来了还有凉白开水,1分一杯,老少无欺。每一个茶杯都有茶杯盖,玻璃的,有些茶水摊简陋一点,也必定要用一块块小玻璃当作茶杯盖,挡住的不是灰,是苍蝇小虫一类;茶水摊虽小,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爱国卫生很重要,喝过的茶杯,老板娘必定会浸在消毒水里的。茶水摊虽然也有两条长凳,是给过路人歇歇脚的,要喝功夫茶是不可能的。冰棍雪糕倒是有的,光明牌的,其实也只有一个牌子的冷饮,雪柜是不可能有的,冰棍雪糕就藏在大口的保温瓶里;有大人带小人经过,亲切地招呼一声,说不定就将一根雪糕卖掉了,8分钱,当然比茶水好赚钱,剥下来的包装纸,积攒起来还可以卖废品。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茶水摊的老板娘是怎样一个身份?连小业主也算不上,只是一个无证小生意,虽然架着腿坐着,心里多半是在羡慕马路旁边两扇大门紧闭的国营纱厂挡车女工,因为小业主生老病死没有劳保。在解放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劳保就是生活等级,就是政治身份。从国营纱厂到无业茶水摊,在普通人常识看来,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当然,这个茶水摊摆在马路旁边,看中的只是这一块地方既荫凉又人来人往,而不像纱厂的女工,纱厂女工全是特别节俭的,下了班,口再渴,也不会在茶水摊喝茶的,肯定就是回家去喝了,也都是凉透了的。茶水摊老板娘有所不知的是,挡车女工虽然地位很高,但是每一次看到茶水摊女人脚翘着同人家搭讪,都会在露出一脸不屑之中,暗生羡慕:她一天坐到晚,工作也不要做,很开心的,哪里像我们挡车工,还要三班倒呢!

上海闲话冈老早搿事体(三)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评论这张
 
阅读(500)|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