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回顾小学母校旧事(中)  

2013-05-22 22:44:07|  分类: 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顾小学母校旧事(中)

(哈啦哨)

两层教学楼

曹村一小两层教学楼坐南朝北呈“U”字型。进了一层内门是大厅,正对面是伟人大画像,文革初期这里成了学校里被打成“牛鬼蛇神”人员的早请示晚汇报场所;对面东侧是上二楼的楼梯,进门左侧当年曾是少先队大队墙报,我上小学时常见大队辅导员张运来老师一人或带着几个学生出墙报;大厅里面西侧有通向“U”字型底端的大楼道,楼道左侧是校领导与教师办公室,最后一间是大教室,(二楼情况类似),楼道的东西两侧有通向“U”字型两边教室长通道,低年级小同学的教室一般安排在教学楼低层,中高年级后搬往二层教室。通过1971年校外辅导员鲁申与小小班八排小干部合影,可以见到当年两栋教学楼、楼外供学生喝的沙滤水用水泥砌起的水池以及大操场、小操场与煤渣铺设的田径跑道局部情形。

回顾小学母校旧事(中)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那时我们四个校外辅导员小伙的胆子真大,曾给“学军排”小男生出了个军训课目,从体育室找来一根粗粗的长毛竹,一头有个男生握着竹杆尖,其他多个男生握住竹杆底部推着前面男生向前跑,一直冲到教学楼并踏上沙滤水台上,然后沿着墙壁向上“走”,最后翻入教学楼第一个窗户内,我们起名曰“单兵强行突破”,可惜,没有成功过;又用叠罗汉方式训练“单兵强行突破”,也没成功过。这就不错啦,没人受伤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那时年少的我们哪懂得计较后果哦!这是训练时遇到下阵雨,我躲进教学楼一层楼道时的身影。

回顾小学母校旧事(中)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正在我当辅导员热情高涨时,一天晚上,我被曹村一小工宣队长“揪”进了他在一层楼的办公室,在那糟老头子吹胡子瞪眼睛拍桌子对我威吓了一通后,我方才知道了自己犯了什么“罪”,原来是五(2)班班主任捕风捉影捏造事实去工宣队长那里将我诬告了。于是,我在王彩娟校长陪伴下到了她的办公室被“软禁”了近两小时,直到他们去曹杨新村找当事人核实调查“无有此事”后,工宣队长没做任何结论和任何解释才将我“释放”回家。虽然王校长劝我不要影响以后的辅导员工作,但这事对我精神打击极大。那时社会都不讲法治,要在如今,我非要告那班主任一个“诬陷罪”。

一层旧房教室及其它

从一层教师办公室大过道西侧出门,走过一层过廊通道就来到一层旧房教室。在我印象中,我们低年级好像在那里教室曾上过课,那是一栋类似农家平房,黑黑的房顶瓦片,不太白的墙壁,雨季时教室里面有点潮湿,估计这栋房子是曹村一小建校前就已经存在的“老古董”,它与北面卫生室、体育室、大队部、单身教师宿舍等可能属于同一时期老建筑了。

旧房教室前面没有水泥地,而是土路,对面有一个用竹栅栏围起来的花圃,种了一些乱七八糟植物。当辅导员的我曾在这条土路上与小学时班主任孙菊英老师对视一眼,作了最后的无言告别。我曾在一篇小文中写道:“‘文革初期,孙老师成为小学里第一个被揪出的坏分子‘地主婆’受到劳动改造不公正遭遇我去小学母校担任校外辅导员时同正在劳动改造中的孙老师不期而遇并有几句对话,但丝毫不敢涉及过去的事情。1971,曾是中国女子乒乓球冠军、时任中国国家队女乒教练的孙梅英得知姐姐被学校折磨得不成人样后,经上海市有关部门批准,亲自来小学接姐姐孙菊英返京去她家。那天,当孙老师回到体育室旁她的破旧宿舍收拾几件衣服夹着简单小包袱走下土坡时,我与她再次相遇,师生四目相对无语,孙老师最后深情地看了我一眼,暗示再见,然后急匆匆地赶往校门口,同妹妹乘坐有关部门专派的小轿车,离开这令她不堪回首的痛苦之地。”为此,这段土路与土坡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通过孙梅英年轻时照片能看出与她姐姐孙菊英略有几分相象,不同的是孙老师戴眼镜。

回顾小学母校旧事(中)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回顾小学母校旧事(中)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不知道把旧房教室西北面那所大房间称作“学校大礼堂”是否合适,因为印象中好像从没当作礼堂起用过,但是我参加曹村一小合唱队后,常在里面参加练声与排练,房间面积确实很大,放了不少长条靠背椅。文革开始,我上五年级时也进去过,那里门不锁也没老师管,可那时里面大变样了,堆摞起许多破旧课桌椅,我进去是为了玩“钻地道”,里面有不少孩子都在这么玩耍——在几层桌椅腿中钻来爬去寻找“出路”,也不担心桌椅倒下来压着自己,直到弄得灰头土脸终于爬了出来,心里觉得可痛快啦。

回顾小学母校旧事(中)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卫生室、体育室、少先队大队部以及单身教师宿舍在一个隆起的小土坡上,在我上低中年级时常去卫生室与大队部。我曾是学校红十字会小会员,胳膊套上白底红十字袖标,常去卫生室参加卫生老师组织的绑扎绷带训练;班里要组织少先队中队会,我和班里同学就去大队部借中队旗和队鼓。体育室与大队部面向大操场的那堵水泥墙显得好像很厚,又处在小土堆高坡上,挺像一座碉堡模样,在组织“学军排”训练“夜袭”课目时,我们曾将它假设为“敌人司令部”,午夜时分,小同学们摸掉了在大队部门前“敌人岗哨”,分别从正门和后窗户冲进大队部,攻占了“敌人堡垒”。

回顾小学母校旧事(中)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