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聚一堂(2011)

☆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日志

 
 
关于我

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把忧伤画在眼角,将流浪抹上额头,用思念添几缕白发,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调整心态,珍惜时光,友善待人,爱惜自己。

网易考拉推荐

娘啊,我饿  

2013-03-11 18:18:26|  分类: 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哈啦哨《娘啊,我饿》

娘啊,我饿

哈啦哨

未记事时,我不知道是否饿过,也许有祖父母和父母关爱,以及兄姐的呵护,我不曾饿过。

那时每家粮食配给按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全国实行的定量供应,具体给我家的粮食定量已记不清了。娘啊,我饿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据查网上有人回忆,每月粮食定量大致标准是:三岁以下儿童11斤,三岁以上儿童14斤,小学生18斤,初中以上的大中学生32斤,居民(指无工作的成人)为26斤,干部21斤,技术工种(如车工、钳工、铣工等)32斤,重体力工种(如锻工、搬运工等)38斤。我家10口人,按照以上标准计算,每天人均不到一市斤,加上肚里没油水(买肉等都要凭票供应)和父母不高的工资,娘啊,我饿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操持家务的母亲为家人吃饭问题而需精打细算,如,将每月供应全家的6斤大米积攒起来后,向走街串巷的农民换成虽不好吃但做饭时挺出数的籼米;早中餐喝稀饭,晚餐才吃干饭;多买些胡萝卜白萝卜,我们像兔子一样啃着充饥。吃肉是个奢望,好不容易吃回大肉,二哥总会翘起二郎腿乐得直哼唱,有时,父亲用沾了面粉的冬瓜油炸后冒充猪肉让我们“望梅止渴”。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记事了,正所谓“少年不识愁滋味”,春暖花开时节挎着竹篮跟在比我稍大几岁的二哥二姐后面,娘啊,我饿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蹦蹦跳跳高兴地来到曹杨二中附近农村去挖野菜,我不知道这是为了全家饱腹充饥,只觉得挺好玩,在那里我认识了荠菜等野菜。爷爷回了一趟乡下老家,背来一面口袋红薯干,让我们这些孩子饥饿时嚼嚼,既解馋又解饿,还给我们讲了一个美丽神话,说乡下山里遍地铺着地瓜干,他是一路走一路拣来的,于是在我幼小心灵里觉得乡下特神奇,肚子一饿时就会在脑海中显现出漫山遍野好吃的地瓜干。娘啊,我饿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上小学时,寒冷冬季最不经饿,早上几大碗稀粥根本顶不到中午,好在老师为孩子们健康着想,上午大课间休息时订了热乎乎豆浆,拿着小茶缸喝下几口,对扛到中午放学起很大作用。二姐虽然仅比我大三岁,可确实有姐姐的样,带着我和弟弟到苏州河旁的一家小饭摊,拿出平时积攒不多的零花钱,请我们吃猪油渣豆泡粉丝汤,让我和弟弟开开荤。

小学二年级暑假中的一天,隔壁邻居小哥哥阿根(上小学高年级)对我说,想吃白面肉包子吗?想吃就跟我走。白面肉包子!娘啊,我饿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对我太有诱惑力了,我没问他怎么能搞到肉包子就跟他走了。阿根带我来到武宁路桥帮拉菜上桥的农民推车,为的是省些脚力可以坐车下桥。车将到上钢八厂门口,农民怕遭桥下丁字路口岗亭里的警察找麻烦,叫我俩赶紧跳车,阿根老练地先跳下去,我很紧张,娘啊,我饿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咬牙跳下后两手仍紧紧抓住车杠,结果双膝一直跪在柏油路面被拖着,菜车缺刹车,农民用脚当刹车顶着滚滚向前的前车轮,回过头来着急地大喊,你快撒手啊!……阿根陪我坐在路边,见我短裤下裸露出的两个血肉模糊膝盖(至今留有两个对称的伤疤),问我还能走吗,我瞧血已止住,为吃到白面肉包子,我咬牙站起来说,能!我俩来到熙熙攘攘热闹的曹家渡唯一一家大商场,阿根低头尽瞅着地面,有时迅速趴到地上往柜台底下缝里使劲瞅,娘啊,我饿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我问他干什么,他说,拣别人丢的硬币啊,没钱怎么吃肉包子。我有点胆怯和不好意思,对他说,这样不好吧,拣到钱应当交给警察叔叔。阿根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又不是偷,这是拣,你还想不想吃肉包子啦,你不吃就瞧着我一人吃。可怜啊,人饿志短,我不敢作声了,反正你拣我没拣。还别说,阿根真拣到了钱。正当他又一次看到柜台下一枚5分硬币拣起时,来了几个个子较大的小学生要他交出那枚硬币,娘啊,我饿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阿根坚决不给,那伙人扑上去就一通乱打,我个小又不敢打架,只是哭着拉着叫他们别打了,那伙人打了一阵怕警察来,一哄而散跑了。阿根知道黑市卖肉包子的地方,买来两个,我俩一人一个捧着香香地吃着,他看着我受伤的膝盖,我望着他脸上被揍的鼓包,两人都笑了。这使我想起小人书《三毛流浪记》里三毛的形象。

念中学时挨饿的印象已无,可能那段时期还好些吧。上技校时正长身体,娘啊,我饿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由于有粮食定量限制不敢多吃,学校每月发的生活津贴基本够用(第一年13元第二年16元?),我不想再伸手向家中要钱。那时住校,每周回家一次,饿的主要原因是肚子里缺乏油水,娘啊,我饿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于是我想了一个傻办法——以往每周在食堂吃两次肉,一次一片大肉加鸡毛菜菜底,改为一周仅吃一次肉,却将两片大肉集中一次吃,既不增加额外开销又觉得肚里好似有点油水。那时我担任学校以及社会工作较多,常常是周末回家与家人见一面就立即返校,我一回家还没到吃饭时间,父母早就专门炖好了一只蹄胖让我赶紧吃,不许其他兄弟姐妹和家人染指,那时的蹄胖既要凭票供应又很难买到,可见父母十分偏爱我。

分配到外地工作独立生活后,不像在家中有亲人无微不至地照顾,娘啊,我饿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遇到困难就得自己想办法解决。那时机关工作人员每月26斤粮食定量,有点为难我这么一个年轻力壮饭量较大的小伙子,每天我至少需要吃1斤粮食吧,可粮食定量限制在那里,只得有计划安排少吃,比如常吃所谓“肉丝烂糊面”,2两就是一大碗,刚吃完时觉得肚子很饱,不一会儿就饿了,没办法,饿就忍着呗;娘啊,我饿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我所在的指挥部是矿区“政治中心”,随着与人交往熟络,常有人在我这里落脚,我这人好客常请人吃饭,不会向人收粮票,天长日久,我的粮食定量就更不够吃了,好在机关附近有农贸市场,买点高价粮和荤素菜填补肚子空缺,可38元工资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哦。

最深刻饥饿感觉是我到山东鱼台农场劳动一年时段,冬季到大运河背石头筑坝,挖淤泥挑担开河,初春背麻袋稻种育秧……娘啊,我饿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干的都是重体力活,而农场食堂从不见荤菜,不是豆腐炖白菜就是萝卜烧白菜,唯有一次吃到荤菜,那是为了过春节组织我们下河摸鱼自助了一餐,偏偏食堂的大米不出数却特别好吃,一顿吃8两米饭下去肚子竟然没饱感,这还得了,一个月粮食定量半个月就吃完,后半个月该怎么办?迫不得已,早饭少吃,午饭4两就半碗白菜,剩下半碗白菜拿开水冲一大碗汤喝,娘啊,我饿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晚饭3两像午饭那样如法炮制,周末吃两顿饭,这样来分配每月粮食定量,每天的感觉就是一个字——饿!我所在连里的领导号召食量稍小的女同志每月给年轻小伙子捐献支援富余粮票,让小伙子们平时多帮女同志干点农活,我是“宁饿不屈”,可以帮女同志干活,但决不向女同志伸手求援。连里的老同志有主意,下工时带我们小青年去河沟边挖黄鳝、捞泥鳅,有时还能在河边捡到蹦上来的黑鱼,带回宿舍烧了当下酒菜,既能尝到荤菜,娘啊,我饿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喝酒又能少吃粮食,我就在那时被培养出了喝酒陋习与一定酒量。农场后期我去了西双版纳招工,在“美丽富饶”的地方却每天仍处于饥饿之中(文革时期特有现象),有一天遇到交了钱粮票随便吃荤菜和米饭的良机,我竟然一顿吃了12碗米饭还没觉饱,若是以每碗2两计算,至少整整吃了24两,怪怪隆地洞,简直是饿疯了!

那年月,虽然常在内心深处哀鸣“娘啊我饿”,但一旦探亲回到家中,母亲问起在外吃得饱吗,我肯定会挺起胸脯还特意拍拍肚子说吃得饱着呢,“儿行千里母担忧”,我不能让母亲替我担心忧虑,而此时母亲常会说,这就好啊,吃饱了不想家。

娘啊,我饿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